烏克蘭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梅爾基(Carla Melki)剛剛從烏克蘭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薩(Odessa)回來。她和團隊一直評估情況,協助策劃應對該國戰爭的工作。她在難民逃離戰事而趕赴的鄰國摩爾多瓦,闡述俄羅斯的攻擊造成的各種恐懼,以及無國界醫生應對的重點。 敖德薩的情況如何? 部分人從該市逃往摩爾多瓦邊境。留下來的人不大外出。儘管如此,市內有很多烏克蘭安全部隊的檢查站,所以交通很擠塞,行動非常不方便。晚上實施宵禁,每日都有幾次警報。我們在那裡的時候,聽到遠處傳出幾陣爆炸聲,但我們不知道爆炸原因,也不知道聲響來自何處。 市內大部分商店關閉,禁止賣酒,並且實施燃料配給,現金提取亦受到限制。...
自戰事在烏克蘭全國各地爆發以來,無國界醫生的團隊一直日以繼夜的應對緊急需求。 烏克蘭境內的應對 醫院物資 無國界醫生一直與全國各地的醫院保持聯繫,其中很多醫院迫切需要物資治療戰爭傷者,並為長期病和其他疾病的患者持續提供護理。我們已捐贈了大部分在該國預先部署的醫療物資,包括捐贈給該國東部和基輔的醫院處理外科或創傷,以及大規模傷亡事故的套裝。我們的額外物資也已抵達該國。 3月5日(周六),我們把總體積120立方米的醫療用品運到烏克蘭,其中三分之一立即以火車贈予基輔衛生部,用於首都和首都以東其他城鎮的醫院。本周和往後將有更多物資抵達。無國界醫生團隊的一項工作重點,...
當地時間3月5日(周六)下午6時許,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的緊急隊伍與烏克蘭鐵路公司董事局主席卡梅辛(Oleksandr Kamyshin)會面。組織的首批國際物資已抵達烏克蘭,會面數小時前已在倉庫卸貨。 「基輔的醫院急需物資,而我們有他們需要的東西,你能幫我們送到基輔嗎? 」 簡單問題,迅速回答。午夜時分,首批醫療套裝和物資已經裝載好,火車隨即出發。 我們有迫切需要這麼快送出物資。我們正與時間競賽,因為不確定火車還能駛往基輔多久。火車的高速和高運載量是我們選擇的原因。 - 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的緊急項目統籌施托康(Christopher Stokes) 我們選用這些包括手術套裝和創傷套裝等物資,...
馬里烏波爾(Mariupol)是目前受烏克蘭戰爭影響嚴重的地區之一,多名無國界醫生的員工與他們的家人正在該市避難。 連日來的情況大致相同,但今晚炮擊越來越猛烈,越來越近。我們昨天收集了雪水和雨水,以便有些水可用。今天我們試著索取免費的水,但排隊的人很多。我們想從社福組織領取一些麵包,但發放的時間和地點並不明確。 - 一名無國界醫生員工於3月5日說 該名員工又指:「據人們說,導彈摧毀了多間雜貨店,店內沒被炸毀的東西則被急需物資的人們拿走了。目前仍沒有水電供應,沒有暖氣和手機訊號;沒人聽說任何疏散的消息,藥房也沒有藥了。」 收到以上令人心痛的報告後,...
由於數十萬人被迫逃離,無國界醫生正在烏克蘭籌組緊急應對工作,並派員到波蘭、摩爾多瓦、匈牙利、羅馬尼亞和斯洛伐克;另有團隊已在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隨時準備展開應對。 隨着烏克蘭的衝突持續,組織派遣隊伍到波蘭、摩爾多瓦、匈牙利、羅馬尼亞和斯洛伐克,評估跨越邊境的人們的需要,並應對人道需求。 我們也有團隊身處白俄羅斯和俄羅斯,準備提供人道援助。 在烏克蘭,我們的團隊已在馬里烏波爾(Mariupol)分發了戰傷醫療套裝。另外,我們也為30名來自烏克蘭東部的外科醫生,提供創傷護理方面的遠端醫療培訓。 我們的緊急應對小組已抵達波蘭和烏克蘭的邊境,目前正嘗試運送必需的員工和物資往烏克蘭,...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仍然留在烏克蘭,並正尋找方法,隨衝突情況的演變調整我們的應對工作。 我們對於衝突為烏克蘭人民和社區帶來的後果深感憂慮。我們在路上看到,數以萬計受驚的人正在離開。 情況急劇變化,我們不得不做出痛苦的決定,中止我們在烏克蘭東部的工作,當中包括北頓涅茨克(Severodonetsk)的愛滋病護理、日托米爾(Zhytomyr)的結核病護理,以及頓涅茨克(Donetsk)提升平民獲得醫療護理機會的工作。我們一直在當地為受衝突影響的社區,提供需求甚殷的醫療護理。 雖然這些項目現在大多已經停止,但我們已盡一切努力,確保病人獲得的護理能有一定程度的延續。當地人已經歷了8年衝突,...
在烏克蘭東部的奧皮娜(Opytne)村,人們無法得到醫療服務或基本藥物。這條村靠近戰線,位於受烏克蘭政府控制的地區,而對面已被破壞的頓涅茨克機場,則位於自稱為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控制的地區。 由於缺乏交通,加上天氣惡劣而被隔絕,大部分年老村民別無他選,只能居住在衝突地區,長期承受壓力。附近不時的炮擊除了令村民無法獲得定期的醫療服務,跟進心血管疾病、高血壓和糖尿病等慢性病,還令他們出現急性焦慮和抑鬱等症狀。 無國界醫生為此派出流動醫療隊,由一位醫生、一位護士及一位心理學家組成。救援隊於去年12月14日開始以當地一名村民的家為臨時診所,為當地人提供基本醫療及心理諮詢服務。 無國界醫生派駐頓涅茨克州...
在烏克蘭東部爆發的衝突已超過兩年,但數千名的受害者仍然被遺忘在衝突緩衝區。自2014年4月中起,超過9,300人被殺,21,500人受傷(註1)。雖然當地局勢已逐步不被國際關注,但違反停戰命令的殺戮事件依然經常發生,導致死傷頻發。 持續的戰爭造成重大傷亡,尤其是在戰事最激烈時未能離開的人,以及目前被留下在軍事緩衝區、每天面對轟炸的一群。很多長者仍然滯留在該區,只得到一點甚至沒有任何援助,飽受精神健康問題的煎熬,以及只有很少治療長期病患的醫療服務。 無國界醫生是現時少數幾個在接近衝突的地區,為人們直接提供急切醫療和精神健康援助的國際組織之一。 無國界醫生的隊伍以巴赫穆特(Bakhmut)...
無國界醫生對自稱成立的「頓涅茨克共和國」人道委員會,在媒體上針對其醫療人道救援工作作出的虛假指控,表示震驚和強烈駁斥。這些指控包括關於藥品(例如精神科藥物)管理不善的錯誤聲明、針對組織的精神健康項目作出的批評、以及沒有事實根據的所謂間諜活動的指控。 在過去18個月裡,無國界醫生一直努力為戰線兩邊受衝突影響的人提供免費的救命醫療護理。所有無國界醫生的工作,包括藥品的運輸、儲存和分發,以及精神健康項目,一直是與「頓涅茨克共和國」當局一起合作並協調開展的。 無國界醫生在10月19日收到撤回其在頓涅茨克共和國工作認證的官方通知,但從來都沒有獲正式澄清停止工作這項決定背後的原因。...
10月19日,無國界醫生收到人道委員會的書面通知指,組織在自稱成立的「頓涅茨克共和國」的工作認證已被撤回,要立即停止在當地工作。通知書內並無說明是次決定的原因。考慮到當地數以千計脆弱居民的健康狀況,無國界醫生直到現在仍在與當局協調所有工作,並願意繼續合作。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詹森說︰「我們極度關注當前的動向,這將會剝奪數以千計的人獲得救命醫療護理的機會。」他續說︰「這個決定將對無國界醫生在那裡的病人產生致命的影響,我們促請頓涅茨克人道委員會馬上重新考慮這一決定,使我們能夠繼續在這裡提供極度需要的醫療護理。」 自2014年5月衝突爆發以來,無國界醫生已為當地170間醫療設施提供了藥品和物資,...
Subscribe to RSS - 烏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