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共和國

這周五早晨6點20分,在我還未來得及吃早餐的時候,醫院打電話來通知我過去。一名男孩昨晚與朋友在樹叢中玩耍時遭到槍擊,剛剛被送至我們的醫院。他的頭部、胸膛和腹部被獵槍射中後,立即陷入昏迷狀態。
 
無國界醫生在中非共和國的北部城市恩代萊(Ndele)的人員和設施剛遭到襲擊,組織撤走部分人員。 6月2日凌晨1時30分左右,4名武裝男子進入無國界醫生在恩代萊的房子,進行暴力的武裝搶劫。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埃古倫(Javier EGUREN)說:「我們就隊伍遭到攻擊,感到震驚。我們一直堅持為中非共和國的人民提供醫療援助,但最基本條件是必須得到衝突各方的尊重。否則,我們難以開展工作。」 隊伍的部分人員已經撤離恩代萊,而無國界醫生正評估現時的情況,並與當地政府商討能否繼續該區的項目。埃古倫解釋:「我們每周在這裡進行1,600宗診症,當中約三份一是5歲以下的兒童。我們是市中唯一提供醫療護理的組織,...
槍傷,在我們居住的香港十分少見,而且一般被認為是很嚴重的受傷個案。但原來我在南蘇丹、也門、巴布亞新幾內亞以至現時在中非共和國,已經看過和治療過約50位槍傷病人。
 
無國界醫生隊伍在卡博城鎮邊緣開設流動診所和支援醫療中心。©María SIMÓN
西蒙(María SIMÓN)親身見證到中非共和國歷時超過一年的衝突日漸惡化。過去7個月她於中非北部的卡博(Kabo)出任無國界醫生的救援行動統籌一職,她承認這工作很不簡單,比之前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工作更艱難。這篇訪問會說明一切。 告訴我們你這次在不同時段的重要經歷吧。 好的。我在10月到埗的時候,反巴拉卡(anti-Balaka)民兵部隊已經向塞雷卡(Séléka)聯盟發動攻擊,然後取得政權。那份不知將會發生甚麼的緊張氣氛瀰漫空氣之中。所有在班吉(Bangui)發生的事情都會在全國產生迴響。11月的時候,基督徒與回教徒關係愈益緊張,到12月終於爆發。政府更迭、反巴拉卡部隊的襲擊,...
經過超過7小時的車程,我才抵達博桑戈阿。我們在早上6時15分出發,在半路和一位正要離開任務的救援人員換車。她是一位荷蘭藉的醫生,兩年前曾和我一同在南蘇丹的納塞爾一同工作,後來我們成為了好友。真可惜,我們只能這樣見面,而沒有機會再度合作,因為她已經在項目工作了6個月,筋疲力盡,是時候離開好好休息一下。
 
經歷40小時的機程和轉機,我終於來到中非共和國的首都班吉。雖然身心俱疲,但我在一大清早到達後,還要出席一連串的簡報會。遇到這種情況,我有時會問自己:「為甚麼還要出發?為甚麼每年都要去一次前線救援?為甚麼不退後一點,享受些壓力較小、輕鬆一點,甚至尊貴一點的生活?」
 
在博吉拉(Boguila)發生針對平民的殺戮和虐待事件後,無國界醫生縮減於中非共和國及鄰近國家項目的醫療工作。 4月26日,16名平民於博吉拉醫院被殺害,當中包括3名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為抗議這宗殘忍的暴力事件,無國界醫生將縮減於中非共和國及鄰近國家項目的工作,為期一周,期間只會提供緊急醫療護理。組織亦將評估員工的工作環境,以及事件對未來醫療工作潛在的持續影響。 無國界醫生總幹事凱恆金(Arjan HEHENKAMP)說:「我們促請中非共和國過渡政府,以及所有參與衝突的武裝組織,馬上公開讉責這宗可怕的襲擊。」 凱恆金續稱:「我們要求所有武裝組織,對其控制地區上的居民負起責任,...
上周六(4月26日)下午,中非共和國北部城鎮博吉拉(Boguila)的無國界醫生醫院範圍發生一宗持械劫案,16名平民被殺害,當中包括3名無國界醫生的當地員工。 對於有手無寸鐵的平民,在清楚標示為無國界醫生醫療設施的地點被無故殺害,無國界醫生予以強烈讉責。無國界醫生於中非共和國的項目總管阿爾齊安諾(Stefano ARGENZIANO)說:「對於針對我們醫療人員和社區的殘忍暴力,我們感到非常震驚和悲傷。我們的首要工作是醫治傷者,通知他們的家屬,並保障我們員工、病人和醫院的安全。」 阿爾齊安諾續說:「這宗駭人的事件已迫使我們撤離主要的工作人員及暫停在博吉拉的工作。我們仍然致力向社區提供人道援助,...
中非共和國北部地方的暴力衝突升級。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警告,那裡的人群所獲得的救助本已有限,衝突升級將阻礙為他們提供至關重要的人道援助。 亡命的武裝組織和進一步加劇的混亂遍及全國各地,連首都班吉也不例外,導致安全局勢惡化,社群極易遭受極端暴力。國際人道機構亦遭到搶劫和掠奪。無國界醫生隊伍在博吉拉(Boguila)、卡博(Kabo)和恩代萊(Ndele),以及班吉的姆波科河国际机场內的營地,也遭受過多次武裝入侵及搶劫。僅在上周,無國界醫生親歷4次此類嚴重事件。因此,無國界醫生被迫縮減了在卡博的醫療項目。 無國界醫生反復促請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國及各捐助國,確保中非共和國平民的安全,...
© Aurelie LACHANT/MSF
隨著暴力事件繼續在中非共和國西北部蔓延,無國界醫生隊伍於受到衝突及相關後果嚴重影響的城鎮布阿爾(Bouar),開設了一個新項目。目前,當地有約6,000人受困而無法逃走。 無國界醫生在上月為布阿爾的醫院提供支援。副緊急項目經理于贊尼(Florent UZZENI)現正身在中非共和國,講述在當地看到的情況。 布阿爾目前情況如何?為何無國界醫生決定在這裡工作? 自2013年3月開始的不安全局勢,造成了人口的遷徙潮。最近一次流徙潮在1月發生。數個武裝民兵組織在經過布阿爾時,引發針對平民的打鬥和暴力事件。自1月以來,這個小鎮聚集了數千名武裝分子,令局勢難以預測,社區內充滿焦慮和不安。不過,數天前,...
Subscribe to RSS - 中非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