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民主共和國

剛果民主共和國歷來最嚴重的伊波拉爆發踏入第二年,每周新個案數字仍處於高峰;在7月,每周就有80至100人確診感染伊波拉,而且疫情影響範圍持續擴散。烏干達在6月首次確診病例,患者到過剛果民主共和國;與此同時,人口超過150萬的城市戈馬(Goma)本周確診第二宗病例。 去年8月1日宣告疫情爆發後,各界迅速採取大規模的應變措施,並用以往伊波拉疫情所缺乏或嚴重不足的工具輔助,例如一種在試驗階段的疫苗和試驗性治療。 儘管如此,疫情似乎未受控,世界衛生組織在7月將是次爆發列為重大公共衛生事件(PHEIC)。自去年8月,剛果民主共和國已經有超過2,600人受感染,1,700人死亡。 疫情爆發至今一年,...
世界衛生組織把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疫情, 列為重大公共衛生事件(PHEIC)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表示:「形勢相當清楚——不斷有民眾死亡、醫護人員受感染,而且疫情持續傳播,顯示疫情未受控,我們需改變對策,但不能限制民眾活動或威逼受影響的人口。社區和病人應該擔當應對疫情的重心,積極參與抗疫。」 廖滿嫦續說:「無國界醫生親身經歷過應對是次疫情有多困難。我們須仔細評估哪些措施有效,哪些沒有。在追蹤緊密接觸者的機制未能完全運作,未能接觸到全部受影響人口的情況下,我們須展開大規模預防措施,意味著讓民眾更易接種到疫苗,以減少疫情傳播。」 是次伊波拉疫情去年8月1日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
無國界醫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MSF)指出,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北部的伊圖里(Ituri)省正面對多重人道危機,數十萬人迫切需要人道救援。近期,蔓延至朱古(Djugu)、馬哈吉(Mahagi)和伊魯姆(Irumu)地區的暴力事件增長,迫使數千人逃離家園。儘管無國界醫生多次呼籲國際救援機構加大對當地的人道援助,大部分流離失所的人群依然未能獲得最基本的救助。 無國界醫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項目主管奧斯曼醫生(Dr Moussa Ousman)說:「不幸的是,這並非我們頭一次在該國遇到強烈的人道需求;但這一回,我們不僅目睹暴力衝突導致大量人群流離失所,還有麻疹疫情快速蔓延...
無國界醫生在日內瓦召開記者會表示,剛果民主共和國史上最大的一次伊波拉疫情爆發已七個月,社區內缺乏信任的氣氛日深,伊波拉的應對措施仍未能控制住疫情。從今年初起,超過四成新增病例發生在曾有人死於伊波拉的社區內。在疫情爆發的中心加多亞(Katwa)和布騰博(Butembo),四成三患者是在過去三周內感染伊波拉病毒,他們與其他病例的聯繫尚未查明。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Dr. Joanne Liu)表示:「我們面臨著明顯的矛盾:一方面,使用疫苗和新療法等創新醫療手段,迅速且大規模地應對疫情,醫治及時前來尋求治療的人,已有不錯的成果;然而另一方面,繼續有人因伊波拉在社區中死去,...
無國界醫生鑑於再有伊波拉治療中心遇襲,已暫停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北基伍省(North Kivu)的伊波拉疫情流行中心的醫療活動。事發在2月27日晚,遭到襲擊的伊波拉治療中心位於布騰博(Butembo)。 身份不明的襲擊者向建築物的部分設施和一些車輛放火。雖然火勢得到了控制,但無國界醫生的醫療團隊仍須立即暫停對病人的護理。襲擊發生時,這間無國界醫生與剛果民主共和國衛生部共同運作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內有57名住院病人,其中15人是確診患者。 這次事故,與另一宗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伊波拉治療設施受襲事件,僅相隔數天。位於布騰博附近的加多亞(Katwa),2月24日亦有治療中心遭到襲擊,事後也被迫暫停運作。...
無國界醫生決定,暫停剛果民主共和國北基伍省(North Kivu)一間伊波拉治療中心的運作。該設施遭到暴力襲擊後,部分焚毀。中心暫停運作會嚴重限制人們獲得基本的醫療服務;事件亦反映社區接納與否,很可能威脅到應對伊波拉的成敗。 2月24日晚上10時,一批身份不明的人襲擊無國界醫生在加多亞(Katwa)管理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先投擲石塊,繼而在設施裡部分位置點火,毀壞病房和設備。據報一名病人的兄弟在試圖逃離現場時死亡,死因未明。 無國界醫生在加多亞的緊急項目統籌馬薩特(Emmanuel Massart)說:「這輪襲擊令當時在治療中心內的病人、病人親屬及員工深受痛苦。...
由無國界醫生與剛果民主共和國衛生部共同運作、位於該國北基伍省加多亞(Katwa)和布騰博(Butembo)的伊波拉治療中心,正參與針對四種治療伊波拉的潛在療法進行的隨機對照試驗。試驗最初於2018年11月在當地另一所治療中心內進行,無國界醫生的設施目前這些研究中的療法提供有價值的資料。 將進行隨機對照試驗的療法分別為Remdesivir、mAb114、REGN-EB3和ZMapp。這次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疫情爆發初期,根據「在監控下緊急使用未經註册的研究性干預措施」(MEURI) ,一些病人已接受過這些治療。從MEURI轉為臨床試驗是很關鍵的一步,因爲在臨床試驗中能够獲取所需要的科學數據,...
「我在伊波拉治療中心工作一段日子後,被要求與後勤人員進入高風險區更換燈泡,當時是我第一次進入高風險區,我感到很害怕,甚至嘗試拖延進入區內的時間。當後勤人員發現我很緊張時,他說:『如果我們不更換燈泡,人們則不能在晚上獲得救治,他們可能會死。』我馬上意識到我必須放下心中的恐懼,而當我進入高風險區後,恐懼隨即被拋諸腦後。時至今日,進入高風險區時穿著的個人保護裝備彷彿已成為我第二層皮膚。」 無國界醫生的一名救援人員正準備進入伊波拉治療中心的高風險區檢查病人,所有人必須穿著個人保護裝備才能進入高風險區,...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總統選舉由2018年12月22日延遲至12月30日舉行,消息令當地局勢緊張,特別是在北基伍省東部的貝尼(Beni)和布藤博(Butembo)。選舉委員會(CENI) 12月26日公布,受到伊波拉疫情持續和相關風險影響,貝尼和布藤博等三個地方的投票進一步押後。該決定引發暴力抗議,特別是在貝尼。無國界醫生位於貝尼的中轉中心於12月27日遭到局部破壞,無國界醫生團隊一度要撤離數小時。 局勢動盪不安,令監測疾病、識別新症、追蹤接觸者、接種疫苗等工作延誤,感染防控措施亦受影響,例如安全及有尊嚴地埋葬屍體、消毒健康中心和居所。這可能會加快疾病傳播,拖慢疫情受控的時間。不過,...
剛果民主共和國出現該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伊波拉爆發。疫情自今年8月1日起開始,集中在該國東北部的北基伍省(North Kivu)。根據當地衛生部的數據,目前已有366宗通報個案,319例確診個案,其中167人已因伊波拉死亡。 回溯性調查指出疫情可能始於今年5月份。幾乎是同一時間,該國於赤道省(Equateur)亦爆發伊波拉疫情。這兩次爆發之間並無關聯。 警報以及相應應對的延遲可歸咎於多個因素,包括不安全局勢導致疫情監測系統崩潰(行動受限,交通困難),以及該地區的醫療人員因被拖欠薪金,5月開始罷工。 疫情宣告三個月後,疫情的中心由曼吉納鎮轉移到規模更大的城市貝尼。這裡確診人數在10月份明顯增加...
Subscribe to RSS - 剛果民主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