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民主共和國

© Emily LYNCH/MSF
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的武裝衝突加劇,大批部隊正在調動。平民首當其衝,但救援人員也成為直接目標。無國界醫生項目經理阿爾赫曼醫生(Dr. Marcela ALLHEIMEN)說:「基伍省的局勢不穩。目前局勢再度惡化,並惡化了數個月。」 該國軍隊近日的叛變令局勢更為不穩,和發生更多的軍事對壘,同時令各個派系的勢力重組。隬爾赫曼說:「我們注意到暴力事件重現。但更糟的是有零星針對平民和救援人員的暴力事件。」 食物、金錢和手提電話等物品被搶奪,大部分用以支援軍事後勤。自二零一一年十一月,無國界醫生的隊伍已經是超過十五宗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包括上周在南基伍省(South Kivu)巴拉卡(Baraka),...
當地時間四月四日(星期三)早上,兩名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護士塞德里克(Cedric)和後勤人員馬里斯(Marius)乘車經過接近北基伍省(North Kivu)的尼亞薩(Nyanzale)時,遭到綁架。 他們在數小時後獲釋,未受到任何傷害。 鑒於事件的嚴重性,無國界醫生已經撤走在尼亞薩醫院和當地兩所醫療中心工作的隊伍。 無國界醫生亦因此暫停了北基伍省的部分項目,並就無國界醫生在該省的工作和做法進行全面檢討。該省的安全情況持續惡化,對當地人民和各個救援組織提供人道援助的能力帶來深遠影響。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多個地區正爆發嚴重的瘧疾疫情。無國界醫生正在三個省份支援剛果衛生部門。迄今為止,無國界醫生已經在馬尼埃馬省(Maniema ), 赤道省(Equateur)和東部省(Orientale)治療了超過一萬七千名病人。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瘧疾是導致死亡的主要原因。每一年這種透過蚊子傳播的疾病令十八萬名五歲以下的兒童死亡。 此次疫情的確切原因仍未能確定。由於缺乏資源、基礎建設和接受適當培訓的醫療人員,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醫療系統無法針對危機作出足夠的應對。 後勤挑戰 在偏遠地區展開緊急醫療援助是對人力和後勤的雙重挑戰。 無國界醫生的項目統籌克爾(Carole COEUR)說:「...
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在三月六日重返剛果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東部加丹加省(Katanga)的舍奈旺拿(Shamwana)繼續其醫療救援工作。兩天前村內一場暴力衝突導致全村居民逃離後,無國界醫生曾一度暫停當地的救援工作。 無國界醫生駐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救援行動經理郭賓士(Katrien COPPENS)表示:「舍奈旺拿過去近六年來一直沒發生過暴力衝突。」他續說:「當聽到武裝組織馬伊馬伊(Mai Mai)和政府部隊爆發衝突導致居民逃亡時,我們感到相當意外,這場衝突居然發生於一直相當安全的舍奈旺拿。我們的病人在驚惶中快速起來逃走,...
© Claudia BLUME/MSF
埃克布勒(Alice ECHUMBE)分享了她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南基伍省,出任哈馬萊圖(Jamaa Letu)中心監督一職的經驗。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的南基伍省,無國界醫生正在把拉卡市管理一所醫院和三所醫療中心。這些設施提供基層和專科服務,包括營養治療、檢測、抗愛滋病病毒治療、結核病治療和生育健康服務。二零一一年的春天,埃克布勒(Alice ECHUMBE)護士被派到當地開設和管理一所名為哈馬萊圖(Jamaa Letu)的無國界醫生家庭健康中心。 埃克布勒︰ 我是哈馬萊圖中心的監督,「哈馬萊圖」在斯瓦希里語(Swahili)是表示「我們的家庭」。無國界醫生在二零一一年五月開設這個中心,...
© Mario TRAVAINI/MSF
無國界醫生擔心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情況,他們並未獲得當地政府的優先考慮,捐助機構又撤走資助。致力抗擊愛滋病、瘧疾和結核病的全球基金,卻正準備在一月二十八日慶祝成立十周年。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獲得護理的情況十分惡劣。位於金沙薩(Kinshasa)的卡賓達中央醫院(Centre Hospitalier de Kabinda),無國界醫生發現有極大量抵達醫院的病人,因缺乏治療而出現嚴重的併發症。晚期疾病為病人帶來難以承受的痛苦。 無國界醫生剛果民主共和國醫療統籌德韋格利爾(Anja DE WEGGHELEIRE)說:「我在非洲中部和南部的多個國家,...
數十年的衝突和政府撥款不足,令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人民難以得到基本醫療護理,除了未能遏止疫情,致命疾病的治療亦受忽略。 剛果民主共和國武裝組織之間的同盟架構轉移、軍事行動持續、社會不穩、治安欠佳、盜匪猖獗和暴力頻生,東部的局勢仍然動盪。襲搫平民和救援組織的情況日增,人民和人道救援工作者變得更加脆弱。 強暴、謀殺、綁架和任意的暴力行為,每日在數以百萬計的居民身上發生。社會持續動盪迫使人們離開家園,同時亦限制了無國界醫生為居民,提供免費和救命醫療護理的工作。 政府在醫療系統上的撥款不足,導致全國缺乏基本醫療建設,很少醫護人員受過適當訓練。雖然當地有龐大的醫療需要,...
無國界醫生強烈譴責一支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北基伍省(North Kivu)馬西西(Masisi)工作的隊伍遭到襲擊。無國界醫生已經暫停了馬西西地區的部分項目,同時十分關注病人的命運。 在十一月二十日夜晚,一群武裝分子強行闖入無國界醫生的宿舍並開槍。一名無國界醫生的成員肩部中彈受傷。他接受隊友的治療後,目前情況穩定。 為了保障隊伍的安全,無國界醫生被迫暫停項目的流動醫療服務,直至另行通知。不過,無國界醫生將繼續為馬西西綜合轉介醫院提供最低限度的緊急支援服務。 無國界醫生譴責今次襲擊,再次妨礙到無國界醫生向人群提供幫助和支援的能力。無國界醫生在金沙薩(Kinshasa)的項目總管漢肯尼(...
無國界醫生促請剛果民主共和國(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政府和相關合作組織立即作出決定,跟進在赤道省(Equateur)和東部省(Orientale)開展的疫苗注射項目,以便在九月初開展注射項目。 自二零一零年底,剛果民主共和國一直受麻疹疫情影響。截至目前為止,當地錄得超過十萬六千宗個案,並有超過一千一百人死亡,當中大部分為兒童。疫情已經蔓延至加丹加省(Katanga)、西和東開賽省(Kasai)、馬尼埃馬省(Maniema)和南基伍省(South Kivu),主要是由於原先計劃在二零一零年進行的補充疫苗注射項目,並沒有開展。...
「我已經沒有選擇,我的孻子埃利澤像一根快要熄掉的蠟燭。」 這所簡陋的建築物,牆壁、地板、屋頂由幾塊塑料帆布搭成,裡面坐著一名憂心忡忡的父親,在他身旁的兒子正躺在床上。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赤道省(Equateur Province)首府姆班達卡(Mbandaka),無國界醫生霍亂治療中心的主病房被間隔成兩間小病房。埃利澤及他的父親韋特茨在第二個「病房」,那是為康復中或病情較輕微的病人開設的。 韋特茨說:「為了前來無國界醫生的治療中心,我們花了一整晚沿剛果河(Congo River)下來。最初,我以為兒子感染瘧疾,但在村裡治療了一星期後,他仍不斷上吐下瀉。我從收音機聽到有關霍亂疫情爆發,...
Subscribe to RSS - 剛果民主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