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高興能回到中非共和國的博桑戈阿(Bossangoa)。兩年前我來的時候,這裡剛爆發一場龐大的人道危機。現在打鬥及暴力衝突減少了頗多,但搶劫和盜竊仍然猖獗。 博桑戈阿項目在三年前開展時是一個緊急項目,及後它變成了固定項目,支援整個地區。兩年前我在博桑戈阿所認識的員工,有一半至今仍在當地工作。所以我今次甫抵達時,我感覺有如踏進半個家似的。我的法文仍然很差勁,特別是聆聽的部分,但至少足夠我用來問診以及清晰地下指示。在病人的檔案中寫下指示及手術的細節,更是輕而易舉。

夢裡的奇蹟

高志昌(Ryan)
在很多的項目中,身為團隊中唯一的外科醫生時常會感到很大壓力,而身心都會覺得吃力。你需要作不同的程序以拯救病人的生命或肢體。 當中不時會有讓人感到滿足的時候,但是,你必須接受現實-你的確會遇到未能成功治療病人的時候,然後會感到洩氣。這裡疾病的種類與現代城市常見的非常不同,這裡會出現許多感染、創傷及意外受傷如燒傷的個案,更不必說那些在香港很少需要處理、因槍傷或斬傷造成的傷口。此外,你還要越界進行剖腹生產,甚至是在香港不需要接觸的婦科工作。因此,你需要廣泛的外科手術技能及知識,才能成功治療病人。

淘金熱

高志昌(Ryan)
這個國家的東部因礦產資源,特別是黃金而聞名,因此人人都想要掌控這個地區,包括它一些貪心的鄰居。距離我所在地方盧林巴(Lulimba)15公里,有一個城鎮名叫米西西(Misisi)。它是一個黃金重鎮。至今為止我都沒有機會去那裡參觀,因為從我剛到埗就忙於處理前同事留下的相當多的重要手術,還有在過去的兩周裡一些緊急手術,其中包括不少來自米西西的。採礦事故在這裡很普遍,很多人會一頭栽進去看看自己有沒有發現黃金的運氣,因此他們會用很原始的方法,冒一切風險進入礦井及隧道。

漫漫長路!

高志昌(Ryan)
12個小時飛到阿姆斯特丹,接著11個小時飛到盧旺達首都基加利(Kigali),之後是超過7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到達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邊境附近的大城市布卡武(Bukavu)。 我原本的計劃是飛到金比(Kimbi)的盧林巴(Lulimba)項目,在那裡多花點時間培訓當地醫生。不過我剛好錯過了每周只有一班的周三航班,與其無所事事地等待一星期,我決定自願坐車前往鄰近的巴拉卡(Baraka)項目,先去做些評估。為了在天黑前到達,我們在今天早上6時出發,接下來是約8小時的車程。

啟程

高志昌(Ryan)
這是我第8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目的地是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南基伍省(South Kivu)。我將在那裡逗留3個月,主要負責培訓當地醫生,提升他們的外科專業技術。 情況有點奇怪。對我來說,這一切好像例行公事,我對出發前往救援任務並不感到興奮。可能我需要一些啟發,讓我有更強的意志和動力,幫助那些我在生命旅程中遇到的有需要的人。但願我在未來3個月裡,能夠找到這渴望已久的靈感和啟發。 說到剛果民主共和國,你們可能會感到驚訝。

候召1,800小時

高志昌(Ryan)
作為項目裡,甚至是整個地區,唯一的外科醫生,當我開始工作後,就需要24/7候召。24/7是指一天24小時,一星期7天,即代表我在項目時,所有時間都是候召。接替我的外科醫生到達時,我在博桑戈阿過了75天,連續候召了1,800小時。 每個候召的人都知道,你要比平常更為警覺。無線對講機的聲音或醫院內的任何話語,你都要警覺,並會有「是否找我?」的感覺。所以要在前線入睡是困難的,更不要提非洲的高溫和附近的噪音。

無關美容的整形外科

高志昌(Ryan)
談到整形外科,很多人可能會想到是與美容有關,但在前線,很多病人有著很大的傷口,而且沒有皮膚覆蓋。如果處理傷口的人沒有相關技術,他們就只能不斷清洗和包紮傷口,希望傷口在長時間後能康復,否則傷口便會受感染,病人可能因此需要截肢甚至死去。 最基本的整形手術(或者稱為重建手術更恰當)是植皮。在博桑戈阿(Bossangoa),有很多因槍傷、感染、燒傷或汽車意外而身上有開放傷口的病人。我在兩個月內已為這類病人做了18宗植皮手術,讓他們免於重覆而且沒完沒了的傷口清洗,當然更免於截肢。

遲來的早餐

高志昌(Ryan)
這周五早晨6點20分,在我還未來得及吃早餐的時候,醫院打電話來通知我過去。一名男孩昨晚與朋友在樹叢中玩耍時遭到槍擊,剛剛被送至我們的醫院。他的頭部、胸膛和腹部被獵槍射中後,立即陷入昏迷狀態。 他的顱骨上有3個彈孔,胸膛和腹部分別有4個。由於我們的設施十分簡陋,難以處理頭部的子彈。我們只好迅速趕往手術室,檢查他的胸膛和腹部。他胸口流血不多,但腸道有許多小孔,肝臟還有一處撕裂,腹部內壁上還嵌入一顆子彈。

槍傷的故事

高志昌(Ryan)
槍傷,在我們居住的香港十分少見,而且一般被認為是很嚴重的受傷個案。但原來我在南蘇丹、也門、巴布亞新幾內亞以至現時在中非共和國,已經看過和治療過約50位槍傷病人。 在香港,醫療設施和支援服務非常完備,重傷的病人只要20至30分鐘便可以來到醫院,並且馬上接受治療。但在大部分發展中國家,人們要走遠路,才能自行或在家人和鄰居協助下,來到有外科部門的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