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尼日利亞東北部的暴力與不安全,繼續令人們被迫離開家園,新一批流離失所者陸續抵達博爾諾州的偏遠城鎮。無國界醫生表示,尼日利亞的難民也開始從喀麥隆被迫遣返。 1月以來,已有超過11,300人抵達靠近喀麥隆邊境的普爾卡(Pulka),導致該鎮人口增加了三分之一,增至超過4.2萬人。用來照顧流離失所者的資源本已極為緊拙,人口急增令資源不足帶來進一步壓力。 班基是另一個接近喀麥隆邊境的城鎮,無國界醫生在2016與2017年間,多次目睹欲前往喀麥隆尋求安全庇護的尼日利亞人,遭到喀麥隆軍方送返回國。一名在班基的尼日利亞難民說:「我們住在喀麥隆的科洛法塔(Kolofata)已超過一年,某天他們沒有解釋,...
無國界醫生在過去數周目睹了處決和平民的恐懼 無國界醫生4月12日警告稱,隨著中非共和國衝突的蔓延和加劇,大量平民被殺害或受傷。數千人為保命正被迫逃離家園,這些人僅獲得極少甚至全無人道援助。 無國界醫生中非共和國項目副總管科爾戈(René Colgo)說,「我們的團隊目睹了處決,並發現遭殘害的遺體被暴露在外,用以恐嚇民眾。平民遭受創傷,很多人逃至灌木叢中,依靠他們能找到的任何東西存活下來。」自3月26日以來,科爾戈一直帶領團隊在巴庫馬(Bakouma)和恩紮科(Nzako)地區提供醫療護理。 過去數月,2014-2015年衝突各方之間的內鬥導致不同支派的分裂,並觸發為控制領土和資源產生的衝突,...
因應伊拉克戰事造成龐大醫療需要,無國界醫生於今年2月16日在摩蘇爾南面一條村落,新開了一間創傷醫院,至今已接收了超過1,296名病人,當中近半是婦女(261人)和15歲以下的兒童(395人)。惠托爾(Jonathan Whittall)早前到這間醫院參與救援項目約三星期,以下是他講述他的伊拉克同事和國際救援人員團隊的工作情況及所見所聞。
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Idlib)巴布哈瓦醫院(Bab Al Hawa hospital)急症室提供支援的無國界醫生醫療隊證實,病人的症狀與暴露於神經毒劑,例如是沙林毒氣的徵狀吻合。 多名在漢謝洪(Khan Sheikhoun)襲擊中受傷的傷者,被送往該鎮以北100公里,鄰近土耳其邊境的巴布哈瓦醫院。八名病人出現與暴露於神經毒劑,例如是沙林毒氣或類似化合物吻合的症狀,包括瞳孔收縮、肌肉痙攣和大便失禁。 無國界醫生團隊提供藥物和解毒劑治理病人,又向在醫院急症室工作的醫護人員提供保護衣物。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亦到過其他治理是次襲擊受害者的醫院,並指受害者表示曾嗅到漂白劑味道,意味他們曾暴露於氯氣...
隨著爭奪拉卡市(Raqqa)控制權的衝突越演越烈,當地居民再次被困於戰鬥之中。六年的戰事裡,他們曾經歷轟炸、戰鬥、迫害及公眾斬首。數以千計的人冒著生命危險越過檢查站和地雷區,以逃到較安全的地方。在2013年初,拉卡開始爆發反對派與敘利亞政府軍的戰鬥和空襲,很多居住在當地的敘利亞人逃離。近年,「伊斯蘭國」控制著這個城市,空襲幾乎每天發生。這令人們更難以逃離,但同時亦難以留守。35歲的拉卡居民穆罕默德(Mohammed*)憶述他極為折磨的逃難之路,沿途曾拔刀相助的人,和他一家人所付出的沉重代價。 敘利亞北部,2017年2月── 「我居住在拉卡市。隨著戰線日漸移近拉卡,並遭到空襲,我計劃逃離。...
從電視機到玩具熊都成為武裝分子撤退時設置的餌雷 無國界醫生在4月3日發佈的報告裡指出,隨著敘利亞北部戰事加劇,爆炸裝置和地雷正對平民造成嚴重影響。無國界醫生呼籲清雷行動迅速展開,減少人們逃離或者試圖回家時面對的風險。 隨著敘利亞北部的前線局勢變換,人們逃離家園,或在伊斯蘭國(IS)武裝分子撤出後返回村莊,發現到處都是致命的地雷,餌雷,以及未引爆的炮彈。無國界醫生的新報告《即將引爆》裡指出,數百人已被設於公路、田野和房子裡的裝置殺死或致殘。該報告基於在敘利亞北部的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病人以及他們的家人的見證編撰已成。 無國界醫生敘利亞項目緊急救援經理克雷爾(Karline Kleijer)說...
無國界醫生指,由組織支援、位於敘利亞北部的一間醫院在空襲中被擊中。 在3月25日下午約六時,一架直升機向哈馬省(Hama)北部的拉坦納(Latamneh)醫院投下炸彈,擊中醫院大樓的入口。院內的醫護人員收集的資訊顯示,襲擊使用了化學武器。 在襲擊發生後,立即有病人和及醫 護 人員報稱出現嚴重的呼吸道症狀和黏膜燒傷,這些症狀均與化學襲擊脗合。 兩人因襲擊身亡,包括醫院矯形外科醫生達爾為什醫生(Dr. Darwish)。13人獲轉介到其他醫療設施治理。 無國界醫生敘利亞北部項目總管雷包登戈(Massimiliano Rebaudengo)說:「達爾為什醫生之死,...
今趟舊凡加克(Old Fangak)旅程,除了完成了改建手術室及醫治了大批傷者外,最大收穫是結識了傳奇人物 Dr Jill。
 
抵步當日,跟 Dr Jill 在醫院碰過面。她個子小小,長得十分和藹,臉上佈滿流露歲月痕跡的皺紋,蓬頭垢面。頭上的銀髮,束上一對孖辮子。穿上樸素且殘舊的襯衫和長裙,衫袋裡裝滿了用以應診的工具。
 
最近南蘇丹的內戰不斷升溫,我們位於博爾(Bor)的團隊收到位於舊凡加克( Old Fangak) 另一無國界醫生項目的求助。
 
龐大的需求僅一小部分獲得應對 敘利亞六年戰爭中,殘酷的衝突所引發的複雜人道危機,令平民繼續受苦,痛苦更不斷加劇,上百萬人無法獲得基礎醫療護理。面對如此龐大的需求,無國界醫生重申,呼籲交戰各方允許援助進入敘利亞,為戰爭受害者提供醫療援助。 無國界醫生中東救援行動經理馬爾科(Pablo Marco)說:「衝突各方、鄰近國家和國際組織必須允許人道救援進入敘利亞,並且不應以此作為政治工具。」他續說:「他們亦必須允許那些需要醫療援助的人,進入能夠獲得專科治療的區域,並使醫護人員能夠接觸到病人。同時,他們亦須確保對先遣急救員、醫療人員和設施的保護。」 戰爭以及針對醫護人員和設施的襲擊,...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