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

殺害男人、放火燒屋、劏開嬰兒、強姦婦女……一個個從緬甸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向無國界醫生訴說在緬甸所面對的暴力事件。有來自緬甸若開邦孟都(Maungdaw)的婦女稱,自己家中的男人全被緬甸軍方殺死,自己亦被毆打,雖最終能逃到孟加拉,卻在一時之間失去全部六個孩子和丈夫。「看起來我還活著,其實我已經死了」她說。 新一輪的羅興亞難民潮始於今年8月。「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襲擊多間警局和一個軍事基地後,...
「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 SDF)和國際聯軍展開四個半月的進攻後,最終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手中奪取了拉卡(Raqqa)。廣泛的破壞不僅印證了戰鬥和空襲的強度,也令人關注到平民的命運──這些平民從進攻行動一開始就被困在這座城市裡,無法獲得人道援助。以下為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行動經理羅伯茨醫生(Natalie Roberts)講述平民在進攻行動期間的情況: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能成功接觸到在拉卡的人嗎? 無國界醫生與其他人道組織一樣,在進攻行動期間無法進入拉卡。在整個敵對的時期裡,...
過去3天以來,沙特為首的聯軍未有允許無國界醫生的飛機進入也門,直接妨礙了組織向亟需的人群提供救命的醫療和人道援助的能力。有鑑於此,無國界醫生呼籲沙特領導的聯軍立即允許人道組織不受阻礙地進入也門,並在當地工作,以便人道援助能夠接觸到最有需要的人。 11月6日,沙特為首的聯軍發表聲明表示,所有也門邊境口岸、海港和機場會立即關閉,但他們會考慮允許「人道物資和人員的進出」。但到目前為止,這個承諾還未兌現。 無國界醫生駐也門項目總管阿姆斯特朗(Justin Armstrong)說:「過去的三天裡,儘管持續要求我們的飛機獲得授權許可,沙特為首的聯軍仍未允許無國界醫生從吉布提(Djibouti)飛往薩那(...
今年8月起,接近60萬名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越過邊境到孟加拉,以逃離暴力。克羅斯醫生(Dr. Ian Cross)在這段時間於無國界醫生的診所治理難民。他遇上了一個很特別的病人。
 
在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無國界醫生位於庫圖巴朗(Kutupalong)的醫療設施內,一個瘦削的10歲女孩正躺在陰暗房間內的一張病床上,她的情況顯然並不大好。
自8月25 日起,已有超過60萬名羅興亞人逃離了緬甸境內針對性的暴力,跨境進入孟加拉以尋求人身安全,這讓在孟加拉境內羅興亞難民的總人數逼近一百萬。新近抵達的人向無國界醫生分享了許多恐怖經歷,包括他們的村莊遭人襲擊並燒毀,還有針對平民的普遍暴力行為。光在首三周,無國界醫生就收治了超過250名因暴力而受傷的新抵達人士。他們的傷勢來自槍傷、嚴重燒傷、爆炸傷害、刀傷及性暴力。 「周三(8月30 日),軍隊攻擊我們,他們的人數超過150 人。在那之前,若開邦的村主席叫我們在村裡人工河的沙岸上聚集。我們齊集在那裡,他們則帶著武器,所以我們什麼都不能做。 然後他們開始在我們面前殺害男人,...
在10月23日星期一(今日),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將出席羅興亞難民危機認捐會議,並將會發言。此會議由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國際移民組織和聯合國難民署舉辦,歐盟和科威特協辦。隨著緬甸若開邦爆發新一輪暴力衝突,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正面對難民湧入的危機。廖滿嫦醫生日前曾到訪當地,本文記述了她在當地的所見所聞。 「在過去兩個月,接近60萬名羅興亞難民湧入孟加拉尋求安全棲身地。目前人數增長未有減慢的跡象──單計過去兩周就有四萬人從緬甸過境,顯示在若開邦的暴力仍然持續。 若非親眼看見,此危機的嚴重程度實在難以理解。難民棲身的營地環境極度惡劣和不穩。...
試想像你是一名在戰亂地區工作的醫護人員,有一天,兩名急症病人被送到醫院,一個是被衝突波及、身型瘦弱的少年;另一個是身型魁梧的大漢,因衝突而受傷,他遵循醫院規定,武器都留在醫院外。你救哪一個? 於很多人而言,是否施救或會有很多掙扎的原因:那少年是平民,身世可憐,是否應該優先獲救?那大漢分明是戰士,有份參與衝突,為甚麼要救他?……那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人員又會如何選擇? 2015年,也門國內爆發全面戰爭,獲沙特阿拉伯為首的聯軍支持的政府軍,與胡塞武裝(Houthi)激烈戰鬥。當時在亞丁(Aden)...
懷特(Kate White),無國界醫生駐孟加拉緊急醫療項目統籌
 
 
「目前,數十萬人擠在一個狹長的半島內,試圖找到他們能夠尋求的庇護。它本質上是一個龐大的農村貧民窟 – 也是可想像的最差的貧民窟之一。
 
這裡幾乎沒有廁所,所以人們試著把自己的塑料布系在四根竹竿上充當廁所。但是除了下面的河流之外,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接收他們的垃圾。
無國界醫生要求交戰各方及其支持者停止攻擊醫療設施 無國界醫生今日在聲明裡指出,自9月19日周二起,發生在敘利亞西北部(主要是伊德利卜省和哈馬省北部)的轟炸急劇增強,醫院要麼因為遭受轟炸,要麼因為害怕被轟炸而關閉,導致病人可使用、目前最為需要的救命醫療護理服務,進一步減少。 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哈馬中心 / 沙姆醫院(The Hama Central/Sham hospital)在當地時間9月26日早上六時半被空襲擊中,導致醫療服務無以為繼。幸運的是,沒有醫護人員或者病人遇害。 另外有三間在伊德利卜省的醫院,於9月19日被擊中,致醫療服務中斷。9月27日晚上,在吉斯爾舒古爾(Jisr al-...
韋達莎醫生(Dr. Natasha Reyes),緊急救援支援組經理
 
第一件讓我感到詫異的事,就是親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武裝分子對馬拉維(Marawi)市攻擊行動的規模之大。
 
自從危機開始後,已有36 萬人流離失所,而激烈戰鬥則進入了第五個月,這同樣是前所未見的。
Subscribe to RSS - 武裝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