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科健康護理

我是一名在新加坡出生、香港成長的兒科醫生,正在南蘇丹戈格里亞勒,進行首次救援任務。
 
目前無國界醫生的醫院是整個戈格里亞勒地區唯一的醫療設施,提供緊急和婦產服務、兒科深切治療、兒科基層護理,以及為營養不良兒童而設的餵食治療中心。
 
局勢平靜,一切如常。這天的打氣說話來自我們的婦產科醫生:「你不能改變環境,季節或天氣,但你可以改變自己。」
 
早會,是無國界醫生霍斯特婦產科醫院(又稱"嬰兒工廠")一天的開始,這裡每天約有50名嬰兒出生。今天比平日冷一些──天氣預報說只有攝氏2度。喝過一杯熱咖啡後,我前往病房。
在巴基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杰曼,走在街上,要找到婦女的蹤影,並不容易。縱然給你找到,她身旁總會有位男性親戚伴隨,並且戴上了面紗,看不見她的容貎。她們通常都守在家裡,不能隨便到醫院檢查,也難以知悉原來無國界醫生有一間可以提供產前檢查和接生服務的診所就在附近。
 
這裡是南蘇丹的延比奧,一個孩童死亡率相當高的地方。
 
雨下得越來越大,我坐在異常冷清的門診部門裡,心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現在是雨季,熱帶地區的暴雨可以來得毫無徵兆,忽然一場大風吹來,轉眼間一團龐大的黑雲已經悄悄地罩在頭上,暴雨可以瞬間將醫院變成澤國,病房與門診之間的泥地會出現幾道急流,水深可以去到足踝以上;醫院以外,山泥和洪水有時可以沖斷路基,截斷本來就已經難行的道路。
一如所謂,發生係Vincent 身上的事,又點會咁順灘先得假?
 
阿頭神色凝重咁走埋黎,(或者Vincent個名真係無改錯),我個Replacement有家人病了,未能照原本日子前來接替我,於是叫我留耐D。
 
口頭雖然好唔情願,心裡卻是暗喜。
在索馬里南部城市基斯馬尤(Kismayo),家長由於擔心衝突逐步迫近,故此已帶同最後一批正接受治療的嚴重營養不良兒童,離開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治療性餵食中心。 於最近數周,武裝衝突的威脅,對在基斯馬尤和鄰近地區,本來已有限的醫療護理工作和病人轉介服務,造成顯著阻礙,人們也難以前往醫療設施。自2011年索馬里中南部發生營養危機以來,無國界醫生一直在基斯馬尤的治療性餵食中心醫治嚴重營養不良兒童,但近日由於病童的父母都懼怕新一輪戰事將至,紛紛想子女出院,然後一起逃難或與其他家人會合,因而該中心的病人數目急跌,中心的工作人員都忙於與父母們商討其子女的出院安排。 較早前,...
卡韋列羅(Pascual CABELLERO)是一位36歲、來自馬拉加(Malaga)的兒科醫生,他剛來到尼日爾中部的一個小鎮馬達瓦(Madaoua)。正如全國其他6個地區一樣,無國界醫生正在當地進行預防和治療兒童營養不良的工作。項目有兩個目的,無國界醫生一方面支援區內數個醫療中心,向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兒童提供門診治療,並同時在馬達瓦醫院工作,接收出現併發症的營養不良兒童。自7月5日以來,馬達瓦醫院已成為卡韋列羅的另一個家。他向我們分享了他的經驗。 你來到馬達瓦後遇到了什麼情況? 這裡有一間國家醫院,資源很少,無國界醫生負責兒科服務,和一所深切治療性餵食中心,接收患有併發症、...
南蘇丹:200,000名蘇丹難民 加沙地帶:外科手術受禁運措施影響 撒赫勒的營養不良:需要全新的治療方法 斯威士蘭:不適當的兒童治療 被忽視的疾病:治療被遺忘的疾病
無國界醫生的死亡率調查顯示兒童急需更好地獲得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最近在中非共和國的部分地區進行一項死亡率調查顯示,五歲以下兒童的死亡數字「高得驚人」。缺乏容易獲得的醫療護理是主要原因,大約百分之六十的五歲以下兒童在家死亡,而百分之十三的兒童則在送往醫院途中去世。 今年四月,一支由一名流行病學家,一名後勤人員和十名當地調查員組成的無國界醫生隊伍,進行了超過兩個星期的調查,在位於西北瓦姆省(Ouham)布圭拿(Boguila)附近的三十個隨機挑選的村落中,向三十個家庭進行調查,無國界醫生在該城鎮管理一家醫院。隊伍搜集了自從二零一一年六月棉花收成季節以來,這些家庭的死亡人數,...
Subscribe to RSS - 兒科健康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