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統籌

當你跟別人說你在無國界醫生工作時,他們總會問「哦,那你是護士還是醫生?」每個人都以為這是一群醫生在遙遠的地方開設診所。

我剛從阿富汗回來,並完成了無國界醫生的第五次任務。我不是醫護人員,統籌拯救生命的救援項目才是我的工作。

找到無國界醫生

在無國界醫生,有不少出色的女性領導者。無論是在辦事處、後勤支援,抑或前線救援等不同崗位,都不難發現她們的身影。她們在組織內以行動展現女性的力量,確保我們的項目更全面和多元,照顧弱勢群體的醫療需要。她們的貢獻,讓我們得以持續改善組織的政策和工作,並賦權予更多女性,從員工、到我們服務的社區的婦女和女孩。

今年國際婦女節,我們訪問了幾位來自不同國家及地區、曾經或現任無國界醫生不同領導崗位的女性,由她們以女性視角,分享寶貴的工作體驗和想法。

以色列軍隊和以哈馬斯為主的巴勒斯坦武裝團體組織之間的戰鬥,在由以色列非法侵佔的東耶路撒冷出現緊張局面的幾周後再度爆發。
 
賈若查(Aymen al Djaroucha)是一名已在加沙生活了20年的巴勒斯坦人。目前他是無國界醫生的項目統籌。他憶述了這片被被深鎖的圍困之地上發生的極端暴力現象。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已加入對抗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的搏鬥中。直至今日,疫情已擴散至全球200多個國家。
 
在意大利北部的洛迪(Lodi)省,項目統籌萊波亞醫生(Dr Chiara Lepora)正負責應對疫情工作。無國界醫生在這裡支援當地三間醫院,並向意大利中部的一些安老院提供支援。
 
耶甘(Arunn Jegan)是一名澳洲籍的項目統籌,他剛剛完成第二次的任務,從也門塔伊茲回來。
 
無意義的暴力、沒有法律的環境、厭倦衝突但堅強的人們,混亂的國家:以上都是到達也門之前的內心感受。但塔伊茲卻是希望及和平的最後堡壘。城內的市民都說:「如果塔伊茲失守,我們的未來也會失守。」
 
塔伊茲是也門的第三大城市,被戰爭前線分隔。
維馬爾,無國界醫生搜救船「Aquarius」號上的項目統籌
 
「我們目前正位於馬耳及西西里島海岸之間的國際水域。船上有629人,當中11個是兒童,123個是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還有超過80名婦女和七名孕婦。這艘船上擠滿了人,而且已經超載了。獲救的人身體狀況非常虛弱,大多都筋疲力竭,他們已經在海上待了超過48小時。
諾蘭(Kate Nolan),無國界醫生孟加拉緊急項目統籌
 
自2017年8月25日開始,孟加拉接收近70萬名羅興亞難民。早前已有數以萬計的羅興亞人為逃避緊張局勢和暴力,由鄰近的緬甸若開邦進入孟加拉。我認為最令人震驚的是其規模,越境的人口在短短半年間急速上升。而事實上,羅興亞人仍持續進入孟加拉。
 
懷特(Kate White),無國界醫生駐孟加拉緊急醫療項目統籌
 
 
「目前,數十萬人擠在一個狹長的半島內,試圖找到他們能夠尋求的庇護。它本質上是一個龐大的農村貧民窟 – 也是可想像的最差的貧民窟之一。
 
這裡幾乎沒有廁所,所以人們試著把自己的塑料布系在四根竹竿上充當廁所。但是除了下面的河流之外,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接收他們的垃圾。
澳洲人奧納斯(Robert Onus)是無國界醫生在巴格達的阿布格萊布(Abou Ghraib)的項目統籌。隨著伊拉克衝突愈演愈烈,他講述了伊拉克平民當下面臨的局勢,以及無國界醫生的項目如何應對巴格達阿布格萊布地區流離失所者的醫療需要。
 
「無國界醫生自2015年2月開始,為巴格達的流離失所者和被忽視人群提供醫療援助。今年,我們在城市西部的阿布格萊布開設了一家醫療中心。
在阿拉伯半島最貧窮的國家,超過1,300 名愛滋病感染者正接受抗愛滋病治療(antiretroviral  ARV treatment),其中約一半的人位於首都薩那。伴隨2015年3月戰爭爆發,確保病人持續治療是關鍵挑戰。
Subscribe to RSS - 項目統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