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嬰健康護理

「在難民營生活的日子非常難熬,空間狹小且沒有可以給小孩玩的地方。」希迪格(Abu Siddik)告訴我們,他住在孟加拉東南海岸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區的一個難民營,在這僅26平方公里大的土地上,擠滿了86萬羅興亞難民。 「家裡的房子被燒毀,是我離開緬甸的原因。他們不僅虐殺羅興亞人 ,還折磨我們的婦女。生活充滿危險。」 希迪格敘述的場景,是緬甸安全部隊自2017年8月所展開的「清剿行動」,這一系列行動迫使超過70萬名羅興亞人離開若開(Rakhine)邦,穿越邊境前往孟加拉;而在此之前已有20多萬羅興亞人為逃離暴力而先行逃至該國。 動身逃難以前,許多人都曾親身經歷或目睹親友被殺害...
今年3月,中非共和國確診首宗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該國早已因長年的暴力和局勢不穩,而深陷嚴重的醫療人道危機 ─ 500萬人口中有70多萬人流離失所,無法得到醫療護理;很多兒童未能接種疫苗。今年1月,中非共和國衛生部宣布該國爆發近20年來最大規模的麻疹疫情。無國界醫生在該國多地開展大規模的醫療和疫苗接種活動。 恩多古(Ndongue)是中非共和國西部一個與世隔絕的村莊,靠近喀麥隆邊境。無國界醫生在村落中心地帶的一棵大芒果樹下設立了疫苗接種站,提供麻疹和肺炎(PCV13)疫苗接種,很多家長帶著年幼的孩子在接種站排隊。 一些孩子正排隊等候時,臉上被畫上以芒果皮和樹葉弄成的條紋,...
無國界醫生就5月12日於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達什特巴爾切 (Dasht-e-Barchi) 醫院,發生針對孕婦、母親和嬰兒的駭人襲擊,感到震驚和悲痛。 孕婦和嬰兒都處於一生中最脆弱的時期,當時他們正在醫院尋求醫療護理。人數未明的襲擊者突襲醫院婦產科,一連串的爆炸和槍擊維持了數小時。 無國界醫生譴責這種荒唐而怯懦的暴力行為導致多人死亡,亦令原本已難以獲得基本醫療護理的婦女和嬰兒失去治療的機會。這間醫院位於喀布爾西部,當地人口超過150萬。 襲擊後,其中一間婦產科病房的地板血跡斑斑。© MSF 我們深切哀悼多名在事件中喪生的病人,而有證據顯示,至少有一名無國界醫生員工或已遇害。目前情況仍然未明,...
四年前的某一天,法桑內在偏遠的村落工作時,收到懷孕七個月的妻子突然出血的消息。他恨不得馬上回家,但路途遙遠,他只好賣掉鞋子以換取旅費趕回家。回家後,他帶著妻子穿過叢林,走過數英里路,數小時後終於抵達醫療站。雖然他很快就聽到孩子的第一下哭聲,但喜悅很短暫。12個小時後,新生嬰兒在他的臂彎裡夭折。 醫療救援來得太遲了。這類生死一線之差的例子,在塞拉里昂相當普遍。 四年前法桑內的妻子難產,他用盡一切的方法去保住了懷孕七個月的妻子的性命,卻留不住嬰兒。他不希望再有孕婦和嬰兒因為太遲獲得醫治而去世...
阿里斯(Arish)2018年10月在俾路支省查曼區總醫院、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產科部門出生,出院時健康良好,但是出生後僅僅四天,他就因嚴重問題被送回醫院。 母親馬拉卡(Malaika)未有足夠的母乳餵哺他。她說:「我沒奶餵他的時候,就給他喝綠茶頂替。岳母說這是最好的做法,我之前對另外8個孩子都是這樣做的。」 綠茶和紅茶可能危害初生嬰兒,他們脆弱的消化系統承受不了茶的酸性,但是在納希拉巴德(Naseerabad)及賈法拉巴德縣(Jaffarabad),給嬰孩喝茶是常見的做法。馬拉卡憶述以往她給初生孩子喝綠茶後,他們都會生病,有的更患上肺炎,但最後都康復了。 齊亞魯拉(Zialullah)...
無國界醫生的報告指出,也門很多孕婦在分娩時出現併發症,無法安全和及時得到醫療護理,一些病童的父母亦然,結果這些孕婦和病童雙雙被奪去生命。 無國界醫生的最新報告《妊娠併發症——也門的母親和兒童因缺乏醫療護理而死》,概述了戰爭對孕婦、新手媽媽和十五歲以下兒童帶來的影響。根據無國界醫生在塔伊茲省(Taiz)和哈杰省(Hajjah)的醫療團隊觀察,他們正正是在也門最被忽略和最脆弱的人群。 也門衝突踏入第四年,在也門的參戰各方與其盟國已導致該國的公共衛生系統崩潰,無法滿足也門2,800萬人口的需求。 2016年至2018年期間,無國界醫生位於塔伊茲省胡班的醫院和在哈杰省所支援的阿布斯醫院,...
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杜顧歷(左)和助產士李芷殷(右)曾分別前住南蘇丹的多羅難民營參與救援,他們都關注當地婦女產後抑鬱的情況。© MSF 努力向外推擠胎兒後,嬰兒呱呱落地。畢竟已經是5名子女的母親,分娩對她而言已駕輕就熟。嬰兒被送到身前,但她只看了一眼,便別過頭去,不抱也不餵奶。隨著時間過去,嬰兒的血糖值和體溫漸降,若持續下去會有生命危險。這名母親像是旁觀者般坐在病床上不發一言,但每次看到其他母親餵奶的畫面卻會不禁獨自流淚。 原來她的嬰兒有先天缺陷,她第一眼便看見嬰兒有兔唇和裂顎,一下子接受不了,母嬰之間未能產生聯繫。助產士見狀,懷疑她患有產後抑鬱症,於是馬上聯絡心理學家跟進輔導。...
香港助產士李芷殷
 
在南蘇丹馬班縣多羅難民營,無國界醫生是區內唯一提供免費婦產科醫療服務的組織,單在2018年6月及7月,每個月有250至280名婦女到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醫院分娩。當地童婚問題嚴重,女士早於15、16歲時便會結婚、生兒育女。這些年輕婦女的身心發展都未成熟,要順利分娩和學懂照顧新生嬰兒都有一定難度。
 
耶甘(Arunn Jegan)是一名澳洲籍的項目統籌,他剛剛完成第二次的任務,從也門塔伊茲回來。
 
無意義的暴力、沒有法律的環境、厭倦衝突但堅強的人們,混亂的國家:以上都是到達也門之前的內心感受。但塔伊茲卻是希望及和平的最後堡壘。城內的市民都說:「如果塔伊茲失守,我們的未來也會失守。」
 
塔伊茲是也門的第三大城市,被戰爭前線分隔。
5月26日,一個健康的男嬰在搜救船「Aquarius」上出生,這是一艘由無國界醫生與SOS MEDITERRANEE共同運作的搜救船。 名叫「奇跡」的嬰兒於下午3時45分在國際水域出生,他的母親在兩天前,即5月24日被意大利海軍艦艇救起,隨後轉移至搜救船「Aquarius」。 無國界醫生助產士蘇萊曼(Amoin Soulemane)表示,「作為第一胎,寶寶出生得很快。母親大清早開始陣痛,僅幾個小時嬰兒就出生了。母親和孩子的狀況都很好。」 新手媽媽向無國界醫生講述了她在利比亞的一年裡被關押、被毆打,只能得到很少的食物,還被勒索金錢才能獲得釋放。她說,今年年初她和她的伴侶以及其他幾百人一起逃走,...
Subscribe to RSS - 母嬰健康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