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

耶甘(Arunn Jegan)是一名澳洲籍的項目統籌,他剛剛完成第二次的任務,從也門塔伊茲回來。
 
無意義的暴力、沒有法律的環境、厭倦衝突但堅強的人們,混亂的國家:以上都是到達也門之前的內心感受。但塔伊茲卻是希望及和平的最後堡壘。城內的市民都說:「如果塔伊茲失守,我們的未來也會失守。」
 
塔伊茲是也門的第三大城市,被戰爭前線分隔。
無國界醫生表示,伊斯蘭國與伊拉克部隊之間在摩蘇爾的戰事結束已一年,數以千計的人陸續返回摩蘇爾,但當地衞生系統備受破壞,仍未重新建立,難以應對當地人的需求。 衝突爆發期間,摩蘇爾的13所公立醫院當中,有9所醫院被破壞,大大削減提供醫療服務的能力,醫院病床數量銳減七成。醫療設施的重建進度非常緩慢,當地人口達180萬,但醫院病床不足1,000張,在出現人道危機的狀況下,只達到國際認可人道救援應對最低標準的一半。 無國界醫生在伊拉克的項目總管納加拉夫南(Heman Nagarathnam)說:「要在摩蘇爾獲得醫療護理服務,對於數以千計的兒童和成人而言是每日的挑戰。這個城市的人口日益增長。...
陳健華醫生
外科醫生
 
十八年後重回敘利亞領土,感觸實在良多。
 
5月23日下午五時至六時期間,逾百名被販賣人口分子綁架並關押在利比亞拜尼沃利德(Bani Walid)西部的難民和移民成功逃脫。他們在試圖逃跑時被槍擊,導致嚴重傷亡及25人受傷,被轉介到拜尼沃利德的綜合醫院。 倖存者大部分是來自厄立特里亞、埃塞俄比亞和索馬里的青少年,他們試圖前往歐洲尋求庇護,據報指他們在販賣人口分子的控制下,在拜尼沃利德和內斯瑪(Nesma)間被轉手多次。 在拜尼沃利德綜合醫院,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支援醫院員工為25名傷者提供醫療護理。其中18人受輕傷,接受了急救和包紮,另有7人受嚴重槍傷和多處骨折,需留院接受進一步治療。無國界醫生還捐贈物資到醫院,以補充他們的醫療物資庫存...
「回歸大遊行」於4月1日在加沙展開後,無國界醫生團隊已為示威中的大批傷者提供治療和手術後護理。加沙地帶今日發生暴力衝突事件,團隊亦正在當地拯救傷者,無國界醫生巴勒斯坦項目總管安格爾(Marie-Elisabeth Ingres)就事件發表以下聲明︰ 今日所發生的事情是不能接受和沒有人性的。根據加沙衞生部門公布的數字,事件造成至少55人死亡,2,271人受傷,當中包括1,359人被實彈擊中受傷,情況令人震驚。目睹大量手無寸鐵的人在短時間內被槍殺,實在叫人難以承受。我們的醫療團隊由4月1日開始,已日以繼夜為男女老幼的傷者施行手術和提供手術後護理。無論是今晚或明天,只要病人有需要,團隊都會繼續救援...
自4月1日,無國界醫生在加沙的團隊已為超過 500名在「回歸大遊行」示威中受傷的病人提供手術後護理。過去三星期在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診所接受治療的病人,比我們在2014年全年所處理的人數還要多,當時正值以色列軍隊在加沙地帶發動「護刃行動」。無國界醫生醫療人員報告指,他們接收的病人身上有異常嚴重,而且極難處理的破壞性創傷。大部分病人承受的創傷將會引致長期嚴重的身體殘障。 上星期五(4 月20 日),加沙醫院的醫療隊準備接 收新一批可能在最近一輪「回歸大遊行」示威中的傷者。根據加沙的無國界醫生外科醫生指出,在最近數周的示威活動中受傷的數百人裡面,有部分遭受嚴重槍傷。絕大部分傷者的下肢有異常嚴重的傷口...
自從「回歸大遊行」抗議活動在加沙展開後,數以百計嚴重受傷的病人湧至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診所。 病人多數是20來歲的年輕男士,他們述說了自己如何感到絕望、求職無望、極度貧窮,以及被遺棄的感覺。很多人逃到以色列邊境,他們都深知當中的風險很大,但覺得反正這樣做都不會有任何損失。大部分人都希望可以盡快康復,重投抗議活動。 無國界醫生診所的候診室於在過去三星期,除了擠滿了近500名持拐杖的年輕男士外,還有一些女性、老人和小孩。 以下的訪問於2018年4月17至18日,在位於汗尤尼斯(Khan Yunis)和拜特拉希耶的(Beit Lahia)診所進行。 葉海亞,11歲,學生 ©Laurie...
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間,被地雷、餌雷和爆炸物所傷的病人數量倍增,其中一半受害者是兒童,有些年僅一歲。 隨著更多人於拉卡(Raqqa)、哈塞克(Hassakeh)、代爾祖爾(Deir ez-Zor)省的戰事平息後回家,這個驚人的趨勢相應浮現。 無國界醫生緊急呼籲所有國際及當地的相關組織和團體,加快和擴展清除地雷行動,以及地雷風險教育的活動,並改善在代爾祖爾省遭爆炸裝置炸傷的傷者獲得救命醫療護理的情況。 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項目總管伊達(Satoru Ida)說︰「病人告訴我們,地雷、餌雷和其他簡易爆炸裝置被放置在田地裡、道路旁、屋頂上,還有樓梯下。據報告,...
我之前在香港的急症室工作,有時會聽到朋友形容那裡宛如「戰場」。那時我會笑著認同他們。
 
我從未知道那時我有多錯。
 
在香港,我可能會為呼吸困難的老年男人診症,也可能會見到腹痛的年輕男人;我亦可能會見到懷孕初期陰道出血的少婦,或是發燒和流鼻水的小孩。
 
無國界醫生(MSF)指出,也門受霍亂爆發影響最嚴重的阿布斯(Abs)北部區域需要緊急擴大援助。無國界醫生稱,疾病由受污染的水源傳播,因此改善水利衛生的活動對於從源頭上解決問題至關重要。 無國界醫生也門項目經理桑切斯(Gabriel Sanchez)說:「在阿布斯地區,我們的團隊看到衛生狀況極差,清潔飲用水不足。很明顯這是目前霍亂爆發傳播的一個主要因素。甚至在霍亂爆發前,水利衛生就已是一個問題,目前尤其令人擔憂。要麼我們現在就采取行動,否則在未來數周數月我們將面臨一場甚至更大的人道危機。」 位於哈傑省(Hajjah)的阿布斯在3月下旬報告了首例霍亂個案。從那時起,霍亂個案的數量激增,...
Subscribe to RSS - 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