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

東阿勒頗(台:阿勒坡)被圍困的居民已被告知要離開他們的家園,否則面臨被消滅。當他們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有了準備之時,阿卜杜拉*(Amal Abdullah)回憶起四年前,她被告知要撤離自己成長的東阿勒頗社區時的那一天。 「2012年7月中旬,當局通知我們撤離我們在東阿勒頗的社區,否則後果自負。 此前我一生都住在阿勒頗;那裡的生活是美好的。人們相互幫助,生活自由,經濟繁榮。那時我32歲,與父母和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在商廈裡的一家商店工作。 但是後來戰爭爆發了,所有的事情都變了,我們失去了原有的生活。 當局要求我們離開我們居住的薩拉赫汀(Salaheddine)社區時,有些人相信他們的話,有些則說...
我很高興能回到中非共和國的博桑戈阿(Bossangoa)。兩年前我來的時候,這裡剛爆發一場龐大的人道危機。現在打鬥及暴力衝突減少了頗多,但搶劫和盜竊仍然猖獗。
 
阿布哈立德(Abu Khalid)是一位骨科醫生,本來在被圍困的阿勒頗東部(East Aleppo)一間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擔任院長。他在今年8月21日離開阿勒頗,當時他還以為圍困終可解除。但數日後阿勒頗東部再陷於包圍之中,令他無法回去。目前他在接近土耳其邊境的阿扎茲地區(Azaz district),由無國界醫生運作的薩拉馬醫院(Al Salamah hospital)工作。他講述了阿勒頗東部的情況。
槍擊發生時,5歲的尼亞 (Nya) 和她8歲的姐姐正在家附近玩耍。但見勢色不對,Nya的姐姐立即帶著她逃到叢林中。 逃跑之際,尼亞的右臂被流彈擊中。在一片驚慌和被不知妹妹是否已死去的恐懼中,尼亞的姐姐拋下她獨自逃命。留下尼亞一人血流如注,最後失去意識。 尼亞獨自在叢林中度過了兩晚,同時,她的祖母一直在附近尋找她的下落。當祖母終於找到她時,她手臂的傷勢已非常嚴重,並已流了很多血。尼亞的祖母於是把她帶到就近的診所,其後被安排飛機轉送至朱巴。 無國界醫生副醫療統籌盧孔格醫生(Dr Hammed Lukonge)解釋:「當我們接收尼亞時,她手臂的情況非常差。傷口正在腐爛,...
根據無國界醫生在也門(台:葉門)哈杰(Hajjah;台:哈佳)的隊伍所收到的最新消息,無國界醫生日前(8月15日)在也門西北部支援的醫院遭空襲後,因傷送院的5名病人中,其中3名病人在昨天深夜不治,令死亡人數從11人升至14人。 醫療隊伍已竭盡所能地搶救病人,但病人被送到醫院時情況經已嚴重危殆。死者中包括因爆炸而傷重不治的無國界醫生員工哈基米(Abdul Kareem al Hakeemi)。這場空襲導致24人受傷。無國界醫生獲悉因這24人已被轉介到區內不同醫療設施,並正在了解他們的下落,以監測他們的情況。 空襲發生時,受襲的醫院滿是恢復中的手術後病人、產婦、新生兒與在兒科部的兒童。...
過去一年已有4間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設施被襲擊 也門(台:葉門)西北部哈杰(Hajjah;台:哈佳 )省的阿布斯醫院(Abs hospital; 台: 阿博斯 醫院 ),於當地時間8月15日下午3時45分遭到空襲,造成至少11人死亡,19人受傷。 爆炸當場殺死9人,其中包括一名無國界醫生員工,另外兩名病人在轉送往杰邁烏里(Al Jamhouri)醫院途中不治。5名病人仍需留院治理。自2015年7月已獲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阿布斯醫院被部分摧毀,而餘下的病人和員工已被撤離。院方已把醫院的GPS座標多次告知衝突各方,包括沙特阿拉伯領導的聯軍,他們清楚知道醫院的位置。...
「我們每一秒都被危險包圍」 「這間醫院是病人的第二個家」 「我們日以繼夜照顧我們病人最微小的細節」 「加沙的戰事教曉我們,準備早餐的代價確實可以非常沉重;我們每一秒都被危險包圍…」 阿卜杜拉(Nora Abdullah) ── 病人,28歲 加沙,巴勒斯坦 「去年9月底我初次到約旦,必須接受9次外科手術。我受的傷頗為嚴重,特別是面部和顎部。這些傷是由我在拜特拉希耶(Beit Lahiya)的家被轟炸所造成。 我仍能記得事發當日的每個細節。那時大概早上9點,是2014年開齋節的第二天,正值加沙戰爭。 我正在廚房準備早餐,突然之間,一枚炮彈從窗窗戶飛進來然後爆炸。我的丈夫當場喪生,...
過去三週衝突變得更加緊張,這樣大規模的破壞對於住在阿勒頗(Aleppo)(台:阿勒坡)受苦已久的人們首當其衝。持續的空襲重創城東,而炮擊則衝擊城西,導致大量死傷。 隨著唯一通往非政府武裝據點的道路被切斷,阿勒頗東部的被圍困估計讓25萬人受困且掙扎求生。現在該處人口,尤其是戰爭傷者與重病患者,都沒有道路可以出去,而攸關生死的食物與藥物補給也無法進入。圍困也讓住在敘利亞受圍困區域、已處在慘境的眾多人們更加悲慘。 同時,武力襲擊與補給減少的雙重壓力,也壓垮了醫院。光是這個星期,就有四間無國界醫生提供必要藥物補給的醫院,遭到轟炸而毀壞。 其中一間專門提供普通外科與血管外科手術的醫院,...
無國界醫生呼籲將在敘利亞的戰爭傷者通過封閉的約旦邊境撤離。這項呼籲適逢無國界醫生在拉姆塔的政府醫院的緊急創傷外科項目的新設外科部門開幕,該處位在距離敘利亞邊境五公里的拉姆塔(Ramtha),以為了治療大量傷者。 然而,在約旦東北部邊境發生自殺式襲擊導致7名約旦士兵死亡之後,該國北部邊境在2016年6月21日關閉,無國界醫生從那時開始就未曾在拉姆塔醫院的急症室見到任何敘利亞戰爭傷者。 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埃吉盧斯(Luis Eguiluz)說:「關閉邊境意味衝突中最脆弱的受害者,即在戰爭中受到重傷的人們,再也沒有機會存活。必須等到他們有辦法重回約旦,才能獲得亟需的救命醫療護理。」...
無國界醫生正式啟用在約旦安曼(Amman)最近升級改建的整形外科手術醫院,服務鄰近地區無法在自己國家獲得專科手術護理的衝突傷者。此項目於2006年為照顧伊拉克(Iraq)無法取得護理的衝突傷者而成立,後來也增收來自加沙(Gaza)、也門(Yemen)與敘利亞(Syria)的病人。 9年後,無國界醫生決定強化此項目的應對能力,搬入另一棟醫院建築並進行翻新,以更好地應對鄰國持續動亂造成的需求。透過這項舉動,無國界醫生將改善提供給衝突傷者的醫療服務質素。傷者通常由家人陪同,在有需要時提供照顧與康復的支援。 無國界醫生在約旦安曼的項目總管施卡洛(Marc Schakal)說:「我們來自這地區、...
Subscribe to RSS - 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