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海地南部地區,在當地時間8月14日星期六上午8時30分發生7.2級地震,大灣省(Grand’Anse)、尼佩斯省(Nippes)和南省(Sud)情況尤其嚴重, 而海地其他地區亦有震感。 海地民防局(Haitian Civil Protection General Directorate)表示,大灣省、尼佩斯省和南省有13萬7千戶受到影響。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UNOCHA)指出約有65萬人需要緊急人道援助。 據海地民防局資料顯示,截至8月22日,死亡人數已超過2,200人,逾12,000人受傷。受影響地區內有不少城市仍然和其他地區隔絕,最近的風暴亦引發山泥傾瀉和水浸,造成更大破壞,...

克尼贊(Xavier Kernizan)是一名骨科醫生,原本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太子港的泰巴爾(Tabarre)醫院工作。自 8 月 14 日地震以來,他一直在熱雷米(Jérémie)與無國界醫生的外科團隊一起工作。

地震當天,你在做甚麼?

海地當地時間8月14日(星期六)上午8點30分,該國的南半島發生地震。一場 7.2 級地震對大灣省(Grand'Anse)、尼佩斯省(Nippes )和南省( Sud )三個省的大廈、房屋和主要道路造成嚴重破壞。 據海地當局估計,暫時死亡人數超過 1,400 人,逾 5,700 人受傷。雖然在目前情況下,難以掌握各區受災的全面情況,但無國界醫生已在幾個地方開展評估工作,也開始在薩呂港(Port-Salut)、萊凱(Les Cayes)和熱雷米(Jérémie)等城市展開應對工作,並準備在未來數天擴大救援活動,運送醫療設備、必需品和派出包括醫療隊在內的人員,為傷者提供護理。 首階段應對工作...
在最受颶風馬修(Hurricane Matthew)影響的地區中,很多社區仍然無法得到援助,風暴使這些地方難以前往。無國界醫生的病人和員工訴說了他們的故事。 位於熱雷米(Jérémie)附近山區內的洛皮諾(Lopino)村,是眾多受颶風馬修嚴重影響的其中一個被隔絕的社區。這村落由建於嶙峋山谷的小房子組成,曾經長滿高高的香蕉樹,但現在已被蕉樹折斷的樹幹和殘骸包圍,各類物品橫陳街道旁邊。教堂只剩下以有色磚塊建成的正面。很多居民在颶風吹襲期間逃到 這村落 的健康中心,而目前這裡是用來診症的地方。 病人的見證 安妮特(Annette)的女兒利塞爾(Liselle)帶了80歲的母親和15歲的兒子吉夫羅...
無國界醫生隊伍在海地的蒂布龍半島(Tiburon peninsula;台:第布隆半島 )、阿蒂博尼特省(Artibonite department)與西北省(Northwest department),繼續評估受颶風馬修(Hurricane Matthew)影響的區域。 無國界醫生發現在熱雷米(Jérémie)的轉介醫院已被破壞,而且缺乏水電。身上帶有受感染傷口,以及感染霍亂的颶風倖存者為數眾多。組織的隊伍在這周末就進行了250次醫療診症(台:門診)。 在皮芒港(Port-à-Piment),人們正在飲用水源未經處理水,當地也出現霍亂個案。昨天,組織的一支隊伍為該城帶來醫療物資,...
© MSF
無國界醫生在海地萊奧甘(Léogâne)的沙蒂利醫院裡應對緊急情況,組織的項目統籌法德爾(Ahmed FADEL)描述了當時的迅速反應、團隊合作,以及激動的情緒。 已經是晚上10時過後了,在海地萊奧甘的無國界醫生沙蒂利醫院裡,一個兩歲大的孩子正在吸氧,他在一次頭部創傷後一直處於深度昏迷的狀態,他即將離開人世。兒科專家和兩個護士也束手無策,另一個護士溫柔地撫摸著他,讓他安詳地離開這個世界,然後他就無聲無色地走了。我們已經無法挽回他的性命,他的命運已經註定了。護士長的眼裡含著淚水,將他包裹好並帶到了他母親那裡。她自己也正在醫院接受治療。這一刻大家都沉默了。由於事情來得突然,...
無國界醫生表示,由於海地應對霍亂的資金和醫療物資不足,當地的霍亂治療項目已被削弱,導致不必要的死亡,亦增加了疫情在即將來臨的雨季有更大規模爆發的風險。 在最近針對海地4個省份,包括阿蒂博尼特省(Artibonite)、尼普斯省(Nippes)、東南省(Southeast)和北部省(North)的公共衛生設施評估中,無國界醫生發現在過去一年,由於資金緊絀,霍亂治療的質素有所下降。 無國界醫生副醫療統籌特拉奧雷醫生(Mamady TRAORE),在去年12月參與了阿蒂博尼特省的評估,他說:「一些霍亂治療中心的員工已經數個月沒有支薪。由於沒有保養,基礎建設和設備都已經損耗,醫療物資也經常短缺。因此...
© Emilie RÉGNIER
海地在2010年發生地震,三年過後醫療系統仍然毀壞不堪。無國界醫生繼續管理當地四所醫院(用以取代2010年1月12日地震後隨即設立的臨時醫療設施)。全靠這些設施,數以萬計的海地人得以受惠,獲得免費和高質素的護理。不過,在可見的將來,海地有關部門似乎不會接手無國界醫生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駐海地項目總管阿爾南(Joan ARNAN)說:「震後的重建過程太過緩慢。這是由於海地公共機構無能、捐助團體沒有履行承諾,以及政府和國際社會未能訂明重建的優次。」地震後,災區內大部分醫院不是完全倒塌,就是被嚴重損毀。 霍亂疫情是2010年另一個衝擊海地的災難。當地對疫情的應對不足,反映醫療系統的恢復出現延誤。...
霍亂疫情已爆發兩年,但病人能否持續獲得治療仍然成疑,當地居民也繼續暴露於受感染的巨大風險之下。 在首都太子港,超過35萬名地震災民仍然居住在營地裡,數以千計人口居住在貧民窟內,衛生情況惡劣,居民容易感染霍亂。當地居民至今仍沒有方法落實各項衛生措施以保護自己。在營地居住已近三年的維爾塞默說:「我們的生活條件惡劣,無法獲得清潔飲用水和肥皂。我們知道有機會感染霍亂,但我們沒有任何方法保護自己,免受疾病的威脅。」 自今年以來,已有超過1.2萬名霍亂病人,在無國界醫生於太子港和萊奧甘(Léogâne)的五間霍亂治療中心接受治療。萊奧甘是位於太子港以西約30公里的一個城鎮。...
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今天表示,隨著雨季開始,海地的霍亂個案再度上升,但是這個國家仍未準備好抗擊這場致命疫症。 儘管海地的公共衛生與人口部門聲稱疫情已受到控制,但該國多個地區的醫療設施仍然不足以應對霍亂疫症的季節性變化。無國界醫生表示,該國用來監察疫情和發出預警的監察系統目前仍然並未能有效運作。僅在首都太子港(Port-au-Prince),無國界醫生治療的病人數字在一個月內增加了四倍,在四月的病例達至一千六百人。組織已擴大了在太子港和萊奧甘(Léogâne)的治療規模,並準備在國內其他地點開展治療。去年五月至十月的雨季期間,該國錄得接近二十萬宗霍亂個案。...
Subscribe to RSS - 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