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里亞

西非出現首次伊波拉疫情爆發跡象至今已經兩年,但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警告指,現在全球對於應對這類緊急情況的準備,只比當時稍微增加;同時,必要藥物的研發不足以及昂貴的藥價,都迫切需要聚集在日本的世界領袖作出聯合行動。 全球醫療系統:「不要建造沒有急症室的醫院」 接下來兩天,G7各國領袖聚集在伊勢志摩,無國界醫生強烈要求他們作出勇敢的承諾,將應對緊急公共衛生危機的方法置於全球醫療系統的核心。 無國界醫生(瑞士)救援行動醫療顧問魯爾醫生(Dr Monica Rull)說:「各方必須特別關注公共衛生緊急情況的應對,以確保它成為衛生安全與全民健康覆蓋等討論的核心。」她續說:「...
無國界醫生與旗下研究部門「傳染病研究中心」(Epicentre),1月7日於《新英國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發表的回顧性研究指出,在2014年伊波拉疫情高峰期,一種抗瘧疾藥物可能降低了利比里亞一群伊波拉病人的死亡風險。 研究發現,服用抗瘧疾藥物青蒿琥酯-氨酚喹(artesunate-amodiaquine,ASAQ)的伊波拉病人,死亡率比起服用標準第一線抗瘧疾藥物複方蒿甲醚(artemether-lumefantrine,AL)的死亡率大減31%。抗瘧疾藥物是無國界醫生對所有疑似感染伊波拉病人的標準治療程序的一部分。...
醫療組織警告西非疫情還未完結 跨境監察必須繼續 在42天沒有錄得任何伊波拉個案後,世界衛生組織宣佈利比里亞的伊波拉疫情已經結束。無國界醫生對此消息表示歡迎,但組織警告在鄰國幾內亞和塞拉利昂仍錄得伊波拉新個案,西非疫情仍未完結。 無國界醫生利比里亞項目總管卡恰波蒂(Mariateresa Cacciapuoti)說:「利比里亞連續42天錄得零個伊波拉個案,的確是一個里程碑。但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直到所有3個國家都錄得42天零個案為止。」 無國界醫生指出,有需要改善跨境監察以避免伊波拉在利比里亞重現。卡恰波蒂說:「利比里亞政府和人民十分努力地幫助我們達到42天零個案,...
伊波拉病毒倖存者 — 蘇柏的故事 我在為一名孕婦接生的時候感染了伊波拉病毒。不幸的是,這位感染了伊波拉病毒的女士最終也和初生嬰兒一起去世。 在該次接生過程中,我和另外七名診所職員同時染病,我們被送到伊波拉治療中心,最終我們只有兩個人能夠存活下來。 痊癒後我回家,可是沒有人歡迎我回到社區裡去。鄰居不准我的孩子在他們的井打水;他們常常對我的孩子跟丈夫指指點點,只因他們與伊波拉病毒倖存者有關。最終我的丈夫決定離開。 在市集裡,攤販都不肯做我的生意。有一天,其中一個攤販跟我說,不會冒險接收一個伊波拉病毒倖存者的錢幣。我嘗試說服她,伊波拉病毒的倖存者已經不帶病毒所以不會傳染,但她不相信我。...
在利比里亞進行的伊波拉試驗藥物brincidofovir的臨床測試,因伊波拉新病例數目顯著下跌,以及有關藥廠於1月30日宣佈不再參與測試而經已中止。 這項由牛津大學領銜的伊波拉新療法的臨床測試,於今年1月初在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的無國界醫生伊波拉治療中心展開。 為使測試結果符合嚴謹的科學原則,試驗藥物需要在大量病人身上作測試。鑑於無國界醫生在蒙羅維亞的伊波拉治療中心的病人數目於過去數周減少,牛津大學和無國界醫生本已計劃把測試延伸至鄰國塞拉利昂的無國界醫生伊波拉治療中心進行。 然而,藥廠Chimerix突然於1月30日宣佈不再參與在蒙羅維亞或其他任何地方的測試,延伸測試地點的計畫亦因此擱置。...
1月1日,一項治療伊波拉的研究方案,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的ELWA 3伊波拉治療中心啟動臨床測試。此項測試由牛津大學領銜,旨在測試抗病毒藥物brincidofovir是否能安全、有效的治療伊波拉。儘管無國界醫生希望brincidofovir能幫助患者抵抗感染,實際情況如何卻仍不能確定。 該試驗並不設立對照組,療效將由對比參與此次測試的病人的情況以及之前在ELWA 3接受治療的病人情況得出。在目前的伊波拉疫情下,隨機挑選病人服用安慰劑被認為是不道德的做法。 牛津大學臨床測試負責人鄧寧博士(Dr Jake Dunning)說:「...
由於洛法州的伊波拉疫情改善,無國界醫生決定撤離該區。新的組織已經到達並提供援助,而自10月30日以來,位於福亞(Foya)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已再無收到伊波拉病人。無國界醫生在利比里亞北部的救援工作取得成功,是受惠於全面的工作模式及持續的社區參與,可以被視為一次救援工作的模範。 無國界醫生在2014年8月接手管理福亞的伊波拉治療中心時,隊伍不但每天要面對大量病人,每天到訪的病人多達130人,而且還有人們因從未經歷伊波拉而產生的恐懼、否定和錯誤的訊息。不久後,我們很清晰知道救援工作不應只集中於隔離病人,要控制病毒,無國界醫生需要採取全面而高透明度的工作模式。因此,...
在伊波拉治療中心內,區域嚴格地被劃分為高風險區,低風險區及外圍地帶,即未知風險區。只有醫護人員及認可的後勤支援人員方可進入高風險區內工作。每次進入,都必需穿上全套保護裝備及嚴格遵守防感染措施。一套完整的保護裝備包括外科手術衣及褲子、膠靴、兩對手套、口罩、頭套、圍裙、護目鏡及那件密不透風的保護衣,但這套保護裝備的真正重量卻遠不止於此。
 
在分流站的案頭上,放有一本分流記錄册,記載了所有求診者的資料,包括姓名、性別和年齡等等,當中最重要化驗結果的一欄會先留空,待結果公佈後,才會把它填上。
 
在伊波拉治療中心內,醫療團隊主要在分流站、疑似個案區和確診個案區內工作。我因有急症分流的經驗,所以順理成章地被調派到分流站。分流站是整個治療中心的最前缐,主要工作就像查案一樣,在眾多的求診者當中分辨出誰是疑似個案,好使能給予即時的隔離及檢查,更斷絕其他人受其感染的可能性。
 
Subscribe to RSS - 利比里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