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雨季和洪水持續侵襲巴基斯坦南部,導致信德省成千上萬的人們流離失所,境況堪虞。在未來幾天,一支由十三人組成的無國界醫生隊伍,將在登多巴戈(Tando Bago)、達達赫(Dadah)以及夏布洛爾(Chabralo)等分區的臨時營地設立流動診所,為伯丁(Badin)南部的流離失所者提供治療。 在過去一周,無國界醫生的隊伍已經在整個伯丁區進行了評估工作。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格林根(Dr Erwin Lloyd GUILLERGAN)說︰「我們看到很多道路已經被淹沒了一部分,路邊排著一些由塑料帆布搭成的臨時帳篷,失去家園的人們在裡面棲身。我們看不到任何的廁所。在這麼糟糕的衛生條件下,...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伍於九月二十日在巴基斯坦伯丁(Badin)南部登多巴戈(Tando Bago)分區的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開展流動診所服務。隊伍由醫生、護士、後勤人員和水利衛生專家組成。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項目亦會集中為受影響社區提供清潔的飲用水。 醫療物資於九月十九日運抵伯丁,當中包括流動診所需要的用品。救援隊於上周在登多巴戈進行第二次評估工作。在隊伍曾到訪的一個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有六百零七個家庭在一座公共建築物內棲息,他們只有有限的飲用水和衛生設施。救援隊發現病人患上肺炎、呼吸道感染、皮膚病和發燒,並有兒童出現水樣腹瀉和營養不良。孕婦只能在營地內,由傳統接生婆協助分娩。...
巴基斯坦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 Province),下迪爾(Lower Dir)地區賈多爾鎮(Jandol),九月十五日舉行的一個葬禮遭到炸彈襲擊。無國界醫生的隊伍在蒂默加拉地區醫院(Timergara District Hospital)的急症室,與院內的醫療人員一起,為數十名嚴重受傷的傷者進行治療。 七名傷者在送抵醫院前已經死亡。醫療隊為傷者進行緊急外科手術和穩定傷勢。八名頭部受創及出現開放性骨折的傷者,已經轉介到白沙瓦(Peshawar)作進一步治療。 無國界醫生蒂默加拉地區助理醫療主任查希爾醫生(Dr. ZAHEER)說:「大部分傷者傷勢嚴重,...
巴基斯坦正值雨季,獨立醫療人道組織無國界醫生自七月起,在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和聯邦直轄部落區(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的古勒姆特區(Kurram Agency)的多個地區,接收到的急性水樣腹瀉病人不斷增加。無國界醫生正加強救援隊伍,以應對不斷增加的醫療需要。 自七月起,無國界醫生已經在現有的醫院內開設臨時腹瀉治療中心,包括在史瓦特地區(Swat district)的明戈華(Mingora)、下迪爾區(Lower Dir district)的蒂默加拉(Timergara) 、開伯爾巴圖克瓦省的亨古(Hangu...
無國界醫生譴責利用醫療援助來達致軍事目的,報道所指的詭詐行為,可能會破壞對醫療人員和人道援助極其重要的信任 美國政府被指在巴基斯坦借疫苗接種計劃來達致反恐目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今天表示,這個行為危險地濫用了醫療護理,威脅到對提供救命醫療服務的醫療組織和人道援助工作者極其重要的信任。 無國界醫生國際議會主席卡雲勒卡亞醫生(Dr. Unni KARUNAKARA)表示:「不管真確與否,即使只是讓人稍微聯想到醫療護理是在虛假的藉口下進行,也會損害公眾對醫療行動真正目的的看法。對於醫療組織和人道救援人員來說,要進入社區工作,以及取得社群的信任本身已極其困難,...
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亨古(Hangu)於五月二十六日(星期四)發生自殺式襲擊,造成三十六人死亡和約六十人受傷。襲擊發生在當地一個警察局附近,距離無國界醫生工作的醫院只有幾條街道。無國界醫生的人員在該醫院的急症室和手術室工作。無國界醫生和醫院的醫療隊一同為五十八名傷者提供治療。 無國界醫生亨古項目經理默勒(Brian MOLLER)說︰「爆炸發生後兩分鐘,傷者已經湧到急症室,我們為傷者進行分流。我們接收的傷者有頭部受到重創、多處骨折、胸腔嚴重受傷或手臂和大腿被炸彈碎片擦傷。目前大部分傷者已經出院。七名傷者接受了緊急手術,四人被轉介到白沙瓦(Peshawar),以及仍有二十一人在急症室留醫,...
無國界醫生有多達一百六十名國際人員和一千五百名本地工作人員在巴基斯坦國家工作。超過十萬人接受免費診症,八千八百名兒童接受營養治療。 無國界醫生每天提供二百一十萬公升飲用水,合共派發了七萬三千七百個救援物資包、二萬二千六百個帳篷和二千個中轉屋套裝。 自一九八八年起,無國界醫生已經在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俾路支省(Balochistan)、信德省(Sindh)以及聯邦直轄部落地區(Federally Administred Tribal Areas)提供醫療救援。 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的工作並不接受任何政府的資助,完全依賴個人捐款。
灰塵濛濛、搖搖欲墜的帳篷和用樹枝搭成的臨時居所,在信德省(Sindh Province)碧奴村(Raziq Binu village)廣袤荒蕪的土地上鋪展開來。 在這些臨時居所外,孩子們拿著碎木片和垃圾玩耍。冬季即將到來,意味著溫度將繼續下降,夜間會低至攝氏五度。然而,孩子們滿臉塵垢卻溢滿笑容,讓人忘記了他們赤足和沒有禦寒衣物。 六個月前,距卡拉奇(Karachi)以北三小時車程的碧奴村被洪水侵襲,房屋被沖毀,田地被淹沒,動物、牲畜都被席捲一空。 莫林(Asma MAHREEN)、丈夫和六個孩子,在信德省(Sindh Province)和俾路支省(Balochistan Province)...
巴基斯坦今次歷來最嚴重的水災,幾乎毫無掩飾地顯示出地緣政治的利益成為了西方政府援助的理由,並以此決定如何給災民提供援助。結果反而是限制了人道救援人員在巴基斯坦局勢最不穩的地區,為巴國人民提供援助的能力可能進一步受到限制。 我剛從巴基斯坦回來,到訪過災區及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人員討論了是次災後救援,以及這些援助對於在巴基斯坦進行人道工作的影響。災後主要由當地社群回應援助 需要,同時無國界醫生也有一千二百名巴基斯坦籍工作人員和一百三十五名國際人員在全國十五個地點提供援助。 遺憾的是,我從是次考察中了解到,西方捐助組織對水災的援助變得政治化,進一步加深了巴基斯坦長期以來對外國援助目的之懷疑。...
今年五歲的薩迪亞,每天都要從簡陋的營地,走約半公里危險路途取水七次,她每次都用頭頂著兩個沉重的水桶,再用瘦削的手臂拿著一瓶水。 薩迪亞原本居住在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Sindh)的海爾布爾納登沙(Khairpur Nathan Sha),但今年八月,雨季所造成的洪水沖毀她的家園,佔全國洪水近四分一,這些黃泥水目前仍淹浸著巴基斯坦大部分地區。 薩迪亞和家人到賈姆肖羅(Jamshoro)郊區尋求庇護。早上十時,在猶如沙漠般的沙赫巴茲(Shahbaz)臨時營地,猛烈的太陽正無情地照射著,地上塵土被吹起。 薩迪亞小心翼翼地頂著水桶回家,以免溢出珍貴的水。幾小時後,...
Subscribe to RSS - 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