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轟」急症室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半分鐘後已有人報訊,說是交通意外,離醫院非常近,還來不及準備,傷者已到了。
 
充滿著非一般挑戰的一周。
 
每天,都有不同的槍傷患者被送往我們的醫院。
 
有腦部中槍但仍能清晰交談的女子。
有頭部中槍但幸運地,子彈只射穿頭皮而沒有穿透頭骨的男子。
有被軍人因誤會而開槍打穿肺部的女子。
這一片空地,每天上病房我都會經過。
 
白天,這裡只是個給人們輪候的地方。
 
晚上,這裡卻會躺滿人。
 
他們,是我們住院病人的家屬。
 
八月十一日星期一,由大清早忙到傍晚。
 
病房,門診,手術室,急症室,已經數不上我來來回回徘徊的次數了。
 
當日總共進行了9宗大大小小不同的手術。
 
一早醒來,收到產房求助,一名難產孕婦需要進行緊急剖腹產子手術。
 
她是居於遠處,離我們醫院大概3小時車程。事實上,早於夜半時分,她已經有剖腹的需要,但礙於交通上的不便,她只能在清晨才起程到我們的醫院。由於胎兒已經進入了盆腔的產道深處,而且已處於難產狀況多時,大家都心知不妙,也不敢殆慢,火速為手術進行準備。
不經不覺,今次已經是我第3次替無國界醫生前往巴基斯坦進行人道救援工作。8月1日深夜抵達首都伊斯蘭堡,翌日一大清早便馬不停蹄的花大半天趕赴位於亨古(Hangu),無國界醫生工作的地區醫院。
 
才剛安頓好,便接到病房的求助,去幫忙處理一個因交通意外,導致腳踝多處骨折的病人。這也是我此行第一宗要處理的手術。
那是一個炎熱的早上,急症室依舊繁忙,正當各同事都為眼前的病人忙著,分不了身的時候,再有一個病人被送進來了。
 
病人是一個6歲女童,父親慌張的把女童放在病床上,同事著他冷靜,並用當地語言詢問病況,我則替女童進行身體檢查。她看來非常疲倦,眼窩凹陷,口唇乾涸,皮膚彈性欠佳,再加上女童由昨天開始不斷腹瀉及嘔吐,我們斷定為嚴重脫水,需要立刻給予靜脈輸液作補充。
 
在巴基斯坦幾乎每小時都有一位婦女因妊娠併發症而死亡,而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孕產婦死亡率更比國內其他地方都高。這個省份面積最大但人口最少,某些發展指標也是國內最低的。這裡三分一女性在15歲前結婚,三分之二是文盲。每10個孕婦只有3個於分娩時有專業技術的助產士在旁,而這足以致命。丹(Cecilio Tan)自2013年初已出任無國界醫生在俾路支省的醫療統籌,他解釋了組織正嘗試緩解的現況背後的種種因素。* 俾路支省的醫療系統是怎樣的? 城市裡有政府資助、提供第三層服務的醫院,私立醫院和診所也如雨後春筍的出現。私立的有點昂貴,一般人負擔不起。郊區的話可能只有基本的醫療部門,...
早前,就在巴基斯坦的傑曼,我渡過了第一個前線上的生日。
 
一直很想介紹一下我的團隊,適逢同事在無心插柳之下畫了這樣的一幅畫,就用它來說明一下這個令我引而自豪的團隊吧。我的團隊共有20多人,當中包括巴基斯坦的當地同事及其他來自不同的國家共7人,依次如畫中的小貓。
 
Subscribe to RSS - 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