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我在無國界醫生(香港)聽過為期3天的簡介後出發,來到伊斯蘭堡(Islamabad)機場時已是6月3日。看見環境忽然轉換,變成天氣潮濕、人們服飾風格相同的景象,實在是一次新奇的經歷。在入境關卡排隊等了一段時間後,一位無國界醫生員工帶我上車。司機給我一部手機,讓我未來6個月使用。他還給我當日簡介的流程。這是我第一次在無國界醫生以護士隊主管的身份,參與在下迪爾(Lower Dir)蒂默加拉(Timergara)的項目。
在巴基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杰曼,走在街上,要找到婦女的蹤影,並不容易。縱然給你找到,她身旁總會有位男性親戚伴隨,並且戴上了面紗,看不見她的容貎。她們通常都守在家裡,不能隨便到醫院檢查,也難以知悉原來無國界醫生有一間可以提供產前檢查和接生服務的診所就在附近。
萊伊醫生(Dr Yasmine Ley)在2014年7月至12月,領導著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北部白沙瓦 (Peshawar ) 的婦產科醫院的新生嬰兒部門。現在回顧一下她為期6個月的任務。 萊伊醫生談到一宗難忘個案:「她父親在她出生時,沒有在她耳邊說阿拉的名字*。到她出生後第25天,當我們肯定她能沒有後遺症地活下來時才這樣做。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個重要時刻。」 她輕柔而仔細地講述伊爾凡(Irfan)**女兒的故事:「她母親入院時,肯定只是懷孕期第29周。嬰兒出生時重量不到1公斤。她是我見過最細小的早產嬰兒。」醫療隊伍快速為嬰兒安排最好的護理。「我們替她輸血,並為她保暖。」幸好嬰兒反應良好...
從小就喜歡中秋節,所以早已預備了月餅、蠟燭、還有可愛的兔子燈籠,準備跟同事應一應節。我的同事來自歐洲丶北美洲和非洲,大都不太認識中國的傳統節日,我也可籍此機會弘揚一下中國文化。當聊到中秋節有句說話叫作人月兩團圓的時候,大家都有些感慨。對,我們都是一班離開自己熟悉家園,離開家人,去到一個陌生的國度作前線救援的人。在救援過程中,結果很多時都未能盡如人意。
那位因觸電而失去雙臂的十二歲男孩(我稱他為「小天使」,折翼天使!),經過多次的傷口護理手術,最後我們終於成功替他進行了皮膚移植手術。
 
「轟」急症室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半分鐘後已有人報訊,說是交通意外,離醫院非常近,還來不及準備,傷者已到了。
 
充滿著非一般挑戰的一周。
 
每天,都有不同的槍傷患者被送往我們的醫院。
 
有腦部中槍但仍能清晰交談的女子。
有頭部中槍但幸運地,子彈只射穿頭皮而沒有穿透頭骨的男子。
有被軍人因誤會而開槍打穿肺部的女子。
這一片空地,每天上病房我都會經過。
 
白天,這裡只是個給人們輪候的地方。
 
晚上,這裡卻會躺滿人。
 
他們,是我們住院病人的家屬。
 
八月十一日星期一,由大清早忙到傍晚。
 
病房,門診,手術室,急症室,已經數不上我來來回回徘徊的次數了。
 
當日總共進行了9宗大大小小不同的手術。
 
一早醒來,收到產房求助,一名難產孕婦需要進行緊急剖腹產子手術。
 
她是居於遠處,離我們醫院大概3小時車程。事實上,早於夜半時分,她已經有剖腹的需要,但礙於交通上的不便,她只能在清晨才起程到我們的醫院。由於胎兒已經進入了盆腔的產道深處,而且已處於難產狀況多時,大家都心知不妙,也不敢殆慢,火速為手術進行準備。
Subscribe to RSS - 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