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從繁忙的Maripur路上離開,穿過鐵道,右手邊有水牛經過,人力突突車和剛上過漆的卡車就從你左手邊擦身而過,接著進入馬赤拉(Machar Colony)的主要街道。這片區域占地300平方公裡,是15萬人的非正式居留點。很多住在這裡的人沒有官方的身份文件,沒有垃圾收集和污水處理系統,下水道被垃圾堵住。潔淨的用水成了奢侈。 在某條巷子深處的雜貨鋪對面,有間無國界醫生的診所,提供丙型肝炎的診斷和治療服務。這種肝病是由丙肝病毒造成的,也是肝癌的主要誘因之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據,巴基斯坦感染丙肝病毒的人數全球第二高,該病毒可引起急性和慢性丙肝。它通過血液傳播,因此,重復使用的針頭、剃須刀片...
阿里斯(Arish)2018年10月在俾路支省查曼區總醫院、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產科部門出生,出院時健康良好,但是出生後僅僅四天,他就因嚴重問題被送回醫院。 母親馬拉卡(Malaika)未有足夠的母乳餵哺他。她說:「我沒奶餵他的時候,就給他喝綠茶頂替。岳母說這是最好的做法,我之前對另外8個孩子都是這樣做的。」 綠茶和紅茶可能危害初生嬰兒,他們脆弱的消化系統承受不了茶的酸性,但是在納希拉巴德(Naseerabad)及賈法拉巴德縣(Jaffarabad),給嬰孩喝茶是常見的做法。馬拉卡憶述以往她給初生孩子喝綠茶後,他們都會生病,有的更患上肺炎,但最後都康復了。 齊亞魯拉(Zialullah)...
在聯邦直轄部落地區( 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 FATA)的古勒姆(Kurram)地區工作了14年後,無國界醫生(MSF)正在從這一地區撤離。在沒有提供任何解釋的情況下,當局拒絕頒發《無異議證書》(no objection certificate,NoC)。沒有有效的《無異議證書》,無國界醫生不能繼續其在古勒姆特地區(Kurram Agency)的醫療活動。 無國界醫生駐巴基斯坦的代表穆迪(Catherine Moody)說:「無國界醫生對於負責非政府組織(NGOs)在古勒姆地區開展工作的政府機構的決定感到悲傷。...
昨日,我慶祝了國際婦女日,一個讓正在為生活各方面爭取人權的婦女團結起來的日子。昨日,我想到我那些病人的堅強和掙扎,和現今婦女仍然面對、在尋求醫療護理時一直存在著的挑戰。
 
作為一名婦產科醫生,我在印尼和其他國家的工作,揭示了醫療界的很多現實情況:女性的權利未得以落實,尤以生殖健康方面最為明顯。
一場介乎黎克特制7.6至8.1級的地震,在10月26日下午震撼了阿富汗東北部與巴基斯坦西北部。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項目,在地震後數小時,就接收了大批傷者。在治療傷者之後,下一個優先事項是評估並找出當地是否有進一步緊急需求。 在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下迪爾(Lower Dir)地區的蒂默加拉(Timergara),無國界醫生支援的蒂默加拉醫院幾乎立即啟動了大規模傷亡事故應變計畫,所有員工依照特定程序,因應病人危急情況而分類,提供救命護理。從周一下午3時至周二早上8時,負責支援的蒂默加拉醫院急診室的無國界醫生隊伍,共診治了172名病人,...
我在無國界醫生(香港)聽過為期3天的簡介後出發,來到伊斯蘭堡(Islamabad)機場時已是6月3日。看見環境忽然轉換,變成天氣潮濕、人們服飾風格相同的景象,實在是一次新奇的經歷。在入境關卡排隊等了一段時間後,一位無國界醫生員工帶我上車。司機給我一部手機,讓我未來6個月使用。他還給我當日簡介的流程。這是我第一次在無國界醫生以護士隊主管的身份,參與在下迪爾(Lower Dir)蒂默加拉(Timergara)的項目。
在巴基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杰曼,走在街上,要找到婦女的蹤影,並不容易。縱然給你找到,她身旁總會有位男性親戚伴隨,並且戴上了面紗,看不見她的容貎。她們通常都守在家裡,不能隨便到醫院檢查,也難以知悉原來無國界醫生有一間可以提供產前檢查和接生服務的診所就在附近。
萊伊醫生(Dr Yasmine Ley)在2014年7月至12月,領導著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北部白沙瓦 (Peshawar ) 的婦產科醫院的新生嬰兒部門。現在回顧一下她為期6個月的任務。 萊伊醫生談到一宗難忘個案:「她父親在她出生時,沒有在她耳邊說阿拉的名字*。到她出生後第25天,當我們肯定她能沒有後遺症地活下來時才這樣做。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個重要時刻。」 她輕柔而仔細地講述伊爾凡(Irfan)**女兒的故事:「她母親入院時,肯定只是懷孕期第29周。嬰兒出生時重量不到1公斤。她是我見過最細小的早產嬰兒。」醫療隊伍快速為嬰兒安排最好的護理。「我們替她輸血,並為她保暖。」幸好嬰兒反應良好...
從小就喜歡中秋節,所以早已預備了月餅、蠟燭、還有可愛的兔子燈籠,準備跟同事應一應節。我的同事來自歐洲丶北美洲和非洲,大都不太認識中國的傳統節日,我也可籍此機會弘揚一下中國文化。當聊到中秋節有句說話叫作人月兩團圓的時候,大家都有些感慨。對,我們都是一班離開自己熟悉家園,離開家人,去到一個陌生的國度作前線救援的人。在救援過程中,結果很多時都未能盡如人意。
那位因觸電而失去雙臂的十二歲男孩(我稱他為「小天使」,折翼天使!),經過多次的傷口護理手術,最後我們終於成功替他進行了皮膚移植手術。
 
Subscribe to RSS - 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