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無國界醫生人員

索羅(Moses Soro)現居英國,是無國界醫生財政及人力資源經理。他分享自己如何由難民兒童成為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

Plumpy’nut─我已數十年沒看過它。

我曾在敘利亞擔任無國界醫生的財務及人力資源經理,盡力確保我們的醫療項目有足夠的人力物力。

我們在其中一個項目為病人提供 Plumpy’nut,那是一種用作治療營養不良的營養添加花生醬。

 

香港爆發 Omicron 疫情,情況令人憂慮。就在感染和死亡人數攀升之際,為了遏止疫情和支援弱勢社群,醫生、護士、輔導員、社工、護理人員、工程師和義工等一眾工作人員在背後馬不停蹄地展開應對工作。讓我們走進社區,細看一眾前線工作者的故事。從他們的第一手經歷,我們得以見證社區正面對何種挑戰和不同人士的堅毅面貌。

 


 

無國界醫生印度項目醫療統籌莫拉萊(Mabel Morales)

 

印度和孟買的情況非常糟糕。全國的疫情都很嚴重。我們正在為孟買一間設有1,000張病床的2019冠狀病毒病治療中心提供醫療支援。病人很多很多,並在4月最後一周大幅增長。醫護人員都不堪重負,筋疲力盡,實在太多工作要做了。

哈里戈文德(Gautam Harigovind),孟買2019冠狀病毒病項目醫療活動經理

「你好嗎?」是我在過去近3個月與無國界醫生一起走入社區,為弱勢社群進行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健康教育

自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以來,個人衛生用品的質素及安全問題備受關注,消毒酒精亦是其中之一。2020年2月,香港海關曾檢獲一批消毒酒精,甲醇含量高達52%;消委會最近也在24款消毒酒精樣本中驗出6款含有微量甲醇(0.007%至0.0336%)。

甚麼是甲醇?

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護理院舍中,古布洛姆(Stephanie Goublomme)負責統籌無國界醫生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工作,她分享了她團隊的所見所聞,以及為護理院舍員工提供支援的重要性。
 
那天,我和某間護理院舍的主管通話,顯然他十分苦惱。他的其中一位院友正受2019冠狀病毒病折磨而需要住院治療,但急症服務卻醫院實在沒有床位而拒絕收治他。

試想以下問題:如果您沒有自來水或肥皂,該如何勤洗手? 如果您住在貧民窟或難民營中,如何與人保持社交距離? 如果您要逃離戰火,能不越過國界嗎?如果那些健康有問題的人早已無法負擔或獲得所需的治療,該如何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

 

每個人都受到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以下簡稱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的影響,但某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更首當其衝。

 

來自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支援組的顧翎(Lucie Gueuning),撰述一個可幫助救援人員迅速應對以接觸有需要病人的創新項目。
 
當天災來襲,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需要快速行動。
無國界醫生馬來西亞項目總管柳天蕙
 
今年8月25日,是歷年以來最大批羅興亞難民逃離緬甸若開邦的一周年。緬甸政府針對羅興亞人進行的新一輪「清剿行動」,導致超過70.6萬名羅興亞人為逃避駭人的暴力事件而走難至孟加拉。現時,約有91.9萬名羅興亞難民棲身在孟加拉,這是緬甸數十年來具針對性的歧視政策積累的後果。
 
Subscribe to RSS - 其他無國界醫生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