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對於也門南部亞丁(Aden)的深切治療團隊而言,創傷只是故事的一部分。馬爾凱西(Silvia Marchesi)醫生寫下這篇博客,記錄了關於一支致力在衝突之中拯救生命的團隊。

 

「你是第一次來嗎?」


我點點頭,在飛機上,坐我旁邊座位的先生對著我笑了。也門並不是我跟隨無國界醫生獲派的第一個任務,但這是我頭一回來中東,不確定自己應該期待些什麽。

在中非共和國的通戈洛,無國界醫生開設了爲性暴力幸存者提供醫療護理和心理健康支持的專門項目。來自厄瓜多爾的心理學家岡薩雷斯(Gisela Silva Gonzalez)講述了她的工作經歷,讓我們看見這個至關重要,帶給人們力量的地方。

 

今天,一名中年男子來到了通戈洛。他被多名武裝分子侵犯了。他說,「我正要給孩子們買麵包,這時,一個男人用衝鋒槍指著我。他跟我說,如果我不順從,他就會殺了我……但是現在我已經活不下去了。」

陳詩瓏醫生(Shannon)於2016年在南蘇丹首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2019年12 月,她到也門穆哈前線醫院參與第二次救援任務,負責醫院的外科部門和培訓當地人員。人民要在穆哈地區獲得醫療服務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有一次,一群無辜的孩子被地雷誤炸,傷亡慘重,讓她感受尤深。 

 

「你好嗎?」是我在過去近3個月與無國界醫生一起走入社區,為弱勢社群進行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健康教育

自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以來,個人衛生用品的質素及安全問題備受關注,消毒酒精亦是其中之一。今年2月,海關曾檢獲一批消毒酒精,甲醇含量高達52%;消委會最近也在24款消毒酒精樣本中驗出6款含有微量甲醇(0.007%至0.0336%)。

甚麼是甲醇?

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護理院舍中,古布洛姆(Stephanie Goublomme)負責統籌無國界醫生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工作,她分享了她團隊的所見所聞,以及為護理院舍員工提供支援的重要性。
 
那天,我和某間護理院舍的主管通話,顯然他十分苦惱。他的其中一位院友正受2019冠狀病毒病折磨而需要住院治療,但急症服務卻醫院實在沒有床位而拒絕收治他。
2月底,非洲錄得了首個2019冠狀病毒病病例。時至今日,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蔓延至非洲54個國家中的42國。
 
布基納法索、塞內加爾和喀麥隆都在最受影響的國家之列,已經出現了本土傳播的病例,並準備了應對疫情。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已加入對抗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的搏鬥中。直至今日,疫情已擴散至全球200多個國家。
 
在意大利北部的洛迪(Lodi)省,項目統籌萊波亞醫生(Dr Chiara Lepora)正負責應對疫情工作。無國界醫生在這裡支援當地三間醫院,並向意大利中部的一些安老院提供支援。
 

試想以下問題:如果您沒有自來水或肥皂,該如何勤洗手? 如果您住在貧民窟或難民營中,如何與人保持社交距離? 如果您要逃離戰火,能不越過國界嗎?如果那些健康有問題的人早已無法負擔或獲得所需的治療,該如何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

 

每個人都受到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以下簡稱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的影響,但某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更首當其衝。

 

在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中,後勤人員扮演重要的角色,確保我們的醫療隊可以迅速地應對各種各樣的危機。無國界醫生致力實現性別平等,後勤人員卻依然是一個由男性主導的領域。來自比利時的後勤專業人士卡拉(Karla)打破既往的刻板印象,向我們介紹三位女後勤人員如何在南蘇丹嶄露頭角。

Subscribe to RSS -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