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以色列軍隊和以哈馬斯為主的巴勒斯坦武裝團體組織之間的戰鬥,在由以色列非法侵佔的東耶路撒冷出現緊張局面的幾周後再度爆發。
 
賈若查(Aymen al Djaroucha)是一名已在加沙生活了20年的巴勒斯坦人。目前他是無國界醫生的項目統籌。他憶述了這片被被深鎖的圍困之地上發生的極端暴力現象。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今年3月底以來,一直在應對馬達加斯加南部有史以來其中一次最嚴重的糧食和營養危機。在部署醫務人員之前,一支醫療隊被派往往安布阿薩里(Amboasary)區。普列丁克(Jean Pletinck)是團隊的成員之一,他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了28年,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後勤人員。他描述親眼所見、馬達加斯加南部偏遠地區人們所過著的悲慘生活。

 

無國界醫生印度項目醫療統籌莫拉萊(Mabel Morales)

 

印度和孟買的情況非常糟糕。全國的疫情都很嚴重。我們正在為孟買一間設有1,000張病床的2019冠狀病毒病治療中心提供醫療支援。病人很多很多,並在4月最後一周大幅增長。醫護人員都不堪重負,筋疲力盡,實在太多工作要做了。

哈里戈文德(Gautam Harigovind),孟買2019冠狀病毒病項目醫療活動經理

香港外科醫生高志昌服務無國界醫生,曾在9個國家參與15個項目的工作。各地環境和挑戰各異,但都會有著同樣問題:戰亂頻仍令社區難以應付龐大的外科醫療需求。從2020年11月到2021年2月,高醫生前往也門穆哈(Mocha)工作,在無國界醫生新開設的緊急外科中心裡,協助提升團隊的手術能力。

 

對於也門南部亞丁(Aden)的深切治療團隊而言,創傷只是故事的一部分。馬爾凱西(Silvia Marchesi)醫生寫下這篇博客,記錄了關於一支致力在衝突之中拯救生命的團隊。

 

「你是第一次來嗎?」


我點點頭,在飛機上,坐我旁邊座位的先生對著我笑了。也門並不是我跟隨無國界醫生獲派的第一個任務,但這是我頭一回來中東,不確定自己應該期待些什麽。

在中非共和國的通戈洛,無國界醫生開設了爲性暴力幸存者提供醫療護理和心理健康支持的專門項目。來自厄瓜多爾的心理學家岡薩雷斯(Gisela Silva Gonzalez)講述了她的工作經歷,讓我們看見這個至關重要,帶給人們力量的地方。

 

今天,一名中年男子來到了通戈洛。他被多名武裝分子侵犯了。他說,「我正要給孩子們買麵包,這時,一個男人用衝鋒槍指著我。他跟我說,如果我不順從,他就會殺了我……但是現在我已經活不下去了。」

陳詩瓏醫生(Shannon)於2016年在南蘇丹首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2019年12 月,她到也門穆哈前線醫院參與第二次救援任務,負責醫院的外科部門和培訓當地人員。人民要在穆哈地區獲得醫療服務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有一次,一群無辜的孩子被地雷誤炸,傷亡慘重,讓她感受尤深。 

 

「你好嗎?」是我在過去近3個月與無國界醫生一起走入社區,為弱勢社群進行有關2019冠狀病毒病的健康教育

自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以來,個人衛生用品的質素及安全問題備受關注,消毒酒精亦是其中之一。2020年2月,香港海關曾檢獲一批消毒酒精,甲醇含量高達52%;消委會最近也在24款消毒酒精樣本中驗出6款含有微量甲醇(0.007%至0.0336%)。

甚麼是甲醇?

Subscribe to RSS -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