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今年年初,首支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Kiribati)開展工作,來自澳洲的高級見習急救登記員佩扎克醫生(Dr Darren Pezzack)是團隊成員之一。

「在基里巴斯工作期間,有三件事讓我印象深刻。當地的醫療護理缺乏最基本的資源,但基里巴斯的醫生和護士卻以令人驚嘆的積極態度應對,另外就是氣候變化的現實及其對當地人的生活造成實際影響。」 

當一位年輕女士來到位於蘭基安(Lankien)的無國界醫生醫院時,她需要的不只是接受治療。心理健康主管帕爾(Ngueny Deng Pal)分享了以下的故事。

我稱她為瑪麗,但這不是她的真名。瑪麗遭受性侵後在我們的醫院接受治療,其後醫療團隊問她是否想跟別人談談自己的感受,她說好。

當你跟別人說你在無國界醫生工作時,他們總會問「哦,那你是護士還是醫生?」每個人都以為這是一群醫生在遙遠的地方開設診所。

我剛從阿富汗回來,並完成了無國界醫生的第五次任務。我不是醫護人員,統籌拯救生命的救援項目才是我的工作。

找到無國界醫生

索羅(Moses Soro)現居英國,是無國界醫生財政及人力資源經理。他分享自己如何由難民兒童成為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

Plumpy’nut─我已數十年沒看過它。

我曾在敘利亞擔任無國界醫生的財務及人力資源經理,盡力確保我們的醫療項目有足夠的人力物力。

我們在其中一個項目為病人提供 Plumpy’nut,那是一種用作治療營養不良的營養添加花生醬。

 

香港爆發 Omicron 疫情,情況令人憂慮。就在感染和死亡人數攀升之際,為了遏止疫情和支援弱勢社群,醫生、護士、輔導員、社工、護理人員、工程師和義工等一眾工作人員在背後馬不停蹄地展開應對工作。讓我們走進社區,細看一眾前線工作者的故事。從他們的第一手經歷,我們得以見證社區正面對何種挑戰和不同人士的堅毅面貌。

 


 

來自挪威的羅斯楚普(Morten Rostrup)醫生與無國界醫生團隊身處哈爾科夫的地鐵站,為避難的民眾提供醫療諮詢。羅斯楚普醫生分享他的見聞,以及所遇到的人的經歷,以下是他的第一身敘述:

孩子因恐懼而無法入眠,許多人覺得自己喘不過氣,病人的血壓飆升到可能中風。這就是在烏克蘭北部哈爾科夫某地鐵站內的景況。

在阿富汗赫拉特(Herat)新開設的急症室,無國界醫生護士麗貝卡(Rebecca)正在訓練一個團隊如何在一天內為 400 多名病人進行分流。

當我帶著我們的第一個緊急病人從分流區跑到紅區,將他們放到復蘇病床上時,在那裏工作的護士,立即開始檢查病人的「ABCDE」。

4 月 1 日星期五上午,無國界醫生在烏克蘭完成了首次醫療列車轉運。

九名病情嚴重但情況穩定的病人,由該國東南部的扎波羅熱的一間醫院,搭上由無國界醫生與烏克蘭鐵路公司共同開發的兩卡專用醫療列車,被轉移到利沃夫的主要轉介醫院。 病人由九名無國界醫生組成的團隊陪同。 這是首列短程醫療列車,無國界醫生團隊正在開發更大及更高度醫療化的轉診列車。

在無國界醫生,有不少出色的女性領導者。無論是在辦事處、後勤支援,抑或前線救援等不同崗位,都不難發現她們的身影。她們在組織內以行動展現女性的力量,確保我們的項目更全面和多元,照顧弱勢群體的醫療需要。她們的貢獻,讓我們得以持續改善組織的政策和工作,並賦權予更多女性,從員工、到我們服務的社區的婦女和女孩。

今年國際婦女節,我們訪問了幾位來自不同國家及地區、曾經或現任無國界醫生不同領導崗位的女性,由她們以女性視角,分享寶貴的工作體驗和想法。

克尼贊(Xavier Kernizan)是一名骨科醫生,原本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太子港的泰巴爾(Tabarre)醫院工作。自 8 月 14 日地震以來,他一直在熱雷米(Jérémie)與無國界醫生的外科團隊一起工作。

地震當天,你在做甚麼?

Subscribe to RSS -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