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

作為抗擊西非伊波拉疫情緊急回應的工作之一,無國界醫生與塞拉利昂衛生部共同啟動該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抗瘧疾藥物分發活動。隊伍在4天內向弗里敦(Freetown)及西部區(Western Area)周邊的5個地區共150萬居民提供抗瘧疾藥物治療,旨在保護人們在疾病高峰季免受瘧疾感染。 無國界醫生在弗里敦的項目統籌羅巴塔伊(Patrick Robitalille)說:「伊波拉爆發時,瘧疾成為一個主要問題,因為伊波拉患者和瘧疾患者的症狀是相同的。因此大多數人以為他們感染了伊波拉,來到伊波拉治療中心,而事實上他們感染了瘧疾。這對醫療系統造成了巨大負荷,也給患者本人及其家屬帶來巨大壓力。」...
在伊波拉治療中心內,區域嚴格地被劃分為高風險區,低風險區及外圍地帶,即未知風險區。只有醫護人員及認可的後勤支援人員方可進入高風險區內工作。每次進入,都必需穿上全套保護裝備及嚴格遵守防感染措施。一套完整的保護裝備包括外科手術衣及褲子、膠靴、兩對手套、口罩、頭套、圍裙、護目鏡及那件密不透風的保護衣,但這套保護裝備的真正重量卻遠不止於此。
 
國際社會針對西非伊波拉疫情的應對工作,至今仍然零散不齊而且進度緩慢,大部分實際的前線工作仍然由當地人民、政府以及非政府組織進行。無國界醫生今天警告,國際社會回應本已開始得太慢,如今不能因沒有適當調整的應對工作,再度令抗疫工作失敗。 無國界醫生在三個月前呼籲擁有應對生物災害能力的國家,緊急派出人手和物資到西非,而目前三個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均已獲得國際社會的一些援助。不過,外國政府仍然將注意力集中在資助或興建伊波拉治療中心,但把為設施配備員工的工作留給沒有相關專業知識的當局、當地醫護人員和非政府組織。受影響國家的有關部門已透過一切可行的方法,領導應對疫情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說...
在分流站的案頭上,放有一本分流記錄册,記載了所有求診者的資料,包括姓名、性別和年齡等等,當中最重要化驗結果的一欄會先留空,待結果公佈後,才會把它填上。
 
無國界醫生證實,一名西班牙籍國際人員已撤離馬里回到西班牙。是次撤離乃因應一宗曝露於病毒的事故作出的預防措施。 該名於巴馬科(Bamako)參與救援的西班牙籍人員,在照顧一名伊波拉確診病人時受傷。她現時並無出現伊波拉的病徵,亦沒有被驗出對病毒測試呈陽性反應。根據無國界醫生的預防程序,這名人員已由私人飛機送往馬德里一間治療中心護理,作為預防措施,並會接受為期3周的跟進。 無國界醫生西班牙總幹事圖巴(Joan Tubau) 說:「 即使我們有嚴格守則,風險也不能完全被剔除。然而,把可能已接觸了病毒的人員先行撤離,是為了一旦他們獲證實感染後能立即得到隔離,以及在摯愛的陪伴下接受治療。」他續說︰「...
在塞拉利昂,無國界醫生分別在博城和凱拉洪,共設有兩間伊波拉治療中心,有超過1400名員工在工作。 凱拉洪的治療中心於2014年6月26日成立,至今接收到600多位確診病人,當中292人已經康復。 聆聽與安慰病人——精神健康主任斯華蔚(Fatmata Swarray) 斯華蔚自7月起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凱拉洪的治療中心擔任精神健康主任。 我作為輔導員的角色,就是去安慰病人、與他們傾訴、聆聽他們的恐懼和憂慮,和向他們解釋治療中心的內部情況。 當新病人到達中心時,我和同事們會迎接他們,並讓他們知道我們會在中心幫助他們。我亦會詢問他們曾接觸過的人士,並嘗試追蹤這些人以作進一步檢測。...
組織指出,在出現新個案後作出快速而協調的行動最為重要 在11月11日馬里首都巴馬科(Bamako)收到一宗新的伊波拉感染個案後,無國界醫生已擴大其隊伍及工作,以阻止疾病進一步擴散。 無國界醫生警告,快速而協調的行動對於遏止新的疫情,是最為重要的,尤其是在發現一宗新個案後的首數天。馬里的疫情爆發至今,已收到6宗死亡個案,其中4人確診感染伊波拉,另外兩人為疑似個案。這尚未包括當地的第一宗個案,即一名從幾內亞到馬里城鎮卡伊(Kayes)的兩歲女孩。 一名在無國界醫生治療中心接受治療的伊波拉病人今天去世,另一名懷疑感染伊波拉的病人則被接收到中心。無國界醫生正與馬里的政府疾病中心CNAM,...
在伊波拉治療中心內,醫療團隊主要在分流站、疑似個案區和確診個案區內工作。我因有急症分流的經驗,所以順理成章地被調派到分流站。分流站是整個治療中心的最前缐,主要工作就像查案一樣,在眾多的求診者當中分辨出誰是疑似個案,好使能給予即時的隔離及檢查,更斷絕其他人受其感染的可能性。
 
由於伊波拉仍未有特定治療方法,無國界醫生今日宣布,將於西非3個伊波拉治療中心進行臨床測試。這些測試將分別由3組不同的研究伙伴帶領,目標是迅速找到能有效對抗伊波拉的療法,該病在西非已奪去約5,000人性命。 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French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INSERM)將於幾內亞的蓋凱杜(Guéckédou),帶領一項使用抗病毒藥物法匹拉韋(favipiravir)的測試;比利時安特衞普熱帶醫學研究所(Antwerp Institute of Tropical Medicine, ITM)...
朋友問:「今次是甚麼項目?」
我答:「伊波拉。」
朋友再問:「甚麼?伊波拉?!你說笑吧!」
我再答:「沒有說笑,是西非利比里亞的伊波拉項目。」
接著,大家就會靜默了數秒........
朋友打破了沈默的道:「死亡率最高可達九成,你可要多加小心。」
Subscribe to RSS - 伊波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