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

© Caroline Van Nespen/MSF
當國際社會對抗西非伊波拉疫情的回應行動仍處於一片混亂和完全不足,無國界醫生正快速擴展在利比里亞的救援行動,在首都蒙羅維亞最新開設的治療中心「ELWA3」,首一星期內全部120張病床已擠滿病人,並正進行加建。同時,該國北部的福亞(Foya),病人繼續湧到新修復的治療中心。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迪里雲尼(Brice de le Vingne)說︰「宣佈伊波拉爆發已5個月,但至今才認真討論國際社會間的領導和統籌工作,完全不能接受。」他續說︰「那些有相關知識和資源的國家,能夠在爆發疫情的國家上作出顯著改變,但它們的焦點卻只集中在自我保護。它們能夠做更多,但為何它們不這樣做?」 是次伊波拉疫情爆發,...
無國界醫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赤道省(Equateur)應對證實爆發的伊波拉出血熱疫情。組織在該國工作超過30年,目前正派出醫生、護士、後勤人員和衛生專家到今次爆發疫情的中心。 無國界醫生駐剛果民主共和國醫療統籌班比亞克(Jeroen Beijnberger)說︰「我們於星期日收到消息,證實我們隊伍上周進行的4個樣本測驗,對伊波拉病毒測試呈陽性。我們迅速採取行動,嘗試隔離疑似和確診個案,並開始追蹤曾接觸感染者的人士。」 我們與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衛生部一同工作,在Lokolia設立伊波拉治療中心,這是博恩代(Boende)醫療區內受影響最嚴重的地方。班比亞克說︰「我們目前的重點是盡力阻止疫情擴散,...
© Sandra Smiley/MSF
沒有更多的治療中心、更多的協調行動、更多後勤物資和醫護人員,疫情將不會受控。 一個又一個的家庭正被摧毀。數十名醫護人員因受感染而死亡。在幾內亞、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爆發的伊波拉疫情,死亡人數是有記錄以來最多,而且仍正繼續擴散。 同時,這場危機所引發的另一場危機,亦正令死亡人數不斷增加。 由於人們擔心受到污染,醫療設施關閉,醫療系統隨之崩潰,導致人們正死於瘧疾和腹瀉等容易預防和治療的疾病。當我上周在利比里亞時,一天之內有6名孕婦失去孩子,因為沒有醫院接收她們,治療她們的妊娠併發症。 過去兩星期出現了一些值得歡迎的舉措,但行動仍然不足:世界衛生組織宣佈伊波拉疫情為「國際公眾衛生緊急事件」,...
無國界醫生確定三名人員,包括一名幾內亞藉外展人員、 一名塞拉利昂藉護士和一名利比里亞藉護士的離世,組織為此感到十分悲痛。 8月19日,一名幾內亞藉的員工被送到無國界醫生在幾內亞的一所伊波拉治療中心。他在該中心接受護理,但不幸地在翌日離世。他的葬禮在8月21日舉行,親友和無國界醫生的隊伍均有出席。這位同事屬於無國界醫生的外展隊伍,工作包括健康推廣工作、了解社區的疑似個案消息,他並沒有在伊波拉病毒治療中心內工作。 利比里亞藉的同事為衛生部的護士,與無國界醫生一同工作,於8月19日被送到無國界醫生在利比里亞的一所伊波拉治療中心。無國界醫生的人員為他提供了最佳和可能的醫療護理,...
© P.K. Lee/MSF
儘管世界衛生組織早前已宣布這場有記錄以來最大規模的伊波拉出血熱疫情為「國際衛生緊急事件」,但國際社會遏止疫情的力度仍然嚴重不足,難以應對控制病毒擴散的需要。 在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感染及死亡個案繼續急劇上升,正在這兩個西非國家釀成一場公眾衛生危機。同時,疫情自3月在幾內亞爆發以來,持續影響當地人民,繼續有新的懷疑個案被接收至醫療設施。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數據,截至8月14日,伊波拉爆發至今已導致1,069人死亡,錄得1,975宗感染個案。 世衛及各國政府必須立即提供支援予幾內亞、利比里亞、尼日利亞和塞拉利昂的政府,並必須作出立即和大型的國際動員,...
© P.K. Lee/MSF
剛到過幾內亞、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的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出席由記者協會 Association des Correspondents Auprès des Nations Unies舉行的簡介會,分享救援隊伍所目睹的情況,以及應如何加大力度控制目前的疫情。 「目前三國的疫情處於不同的階段,幾內亞的情況較為穩定,但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的疫情則仍未受控。 整體疫情跟我們以往所見到的情況完全不同。這是一個開放的疫情,今次影響波及市區,不只在少量的偏遠村落出現,這是有別於以往的爆發。影響已經遠超伊波拉病毒本身,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的整個區域的醫療系統被破壞。...
補充資料︰醫療人員如何避免受到感染? 醫療人員需要穿上保護衣物,在隔離病房為伊波拉病人提供治療。無國界醫生在伊波拉疫情工作的其中一個重點是為員工進行培訓,以減少他們為病人提供護理時受到感染的風險。無國界醫生採取極為嚴格的安全措施,以確保不會有救援人員在沒有保護的情況下暴露於病毒中。 無國界醫生伊波拉治療中心的設計是要確保人員在最安全的環境下工作。病人之間要有充足的空間、高風險區與低風險區有清晰的分隔、充足光線、廢物管理和定期為病房進行清潔和消毒。我們會採取行政管制,限制可以進行高風險區的人數,以限制可能暴露於病毒的人員。只有需要進入的人員才可以進入,並限制逗留時間。 我們的國際人員會每4至6...
© MSF
伊波拉病毒疫苗和治療的研究情況如何? 我們定期與研究人員聯絡,並知悉有少量治療伊波拉病毒的藥物和疫苗正在研發的最初階層。有數款候選藥物在非人類靈長類動物中有良好的表現,這是首個能夠安全和有效地應用到人類身上的指標。然而,目前並沒有一隻藥物或疫苗,在健康或染病的人類身上進行過測試。 據我們所知,可能需要多花兩年時間才會有安全和獲批准的藥物推出。監管程序是十分漫長,以便進行更多的測試。 應用到兩名美國救援人員的藥物是否有效? 兩名美國救援人員服藥後的情況,看來十分理想。這是其中一款看來對已經出現症狀的人類,呈效用的候選藥物。其他的候選藥物需要於感染後一至兩天、在未有明顯症狀前用藥。...
(數字截至上周末) 伊波拉疫情仍纏繞著西非國家幾內亞、塞拉里昂和利比里亞,無國界醫生目前正治療病人及控制疫情。世界衛生組織指自疫情爆發至今,這三個國家已經有779宗感染個案和481人死亡。 幾內亞 無國界醫生在幾內亞有3個醫療項目應對伊波拉疫情,分別位於科納克里(Conakry)的唐卡(Donka)醫院、下幾內亞(Basse-Guinée)的泰利梅萊(Telimele)和森林幾內亞(Guinée forestière)的蓋凱杜(Guéckédou)(疫症爆發的源頭)。各個項目都會在專門的伊波拉治療中心提供醫療和心理社交護理,以及救護車服務、屍體消毒和安全埋葬。我們也正清理受病毒污染地區,...
© Sylvain Cherkaoui/Cosmos
無國界醫生表示伊波拉疫情在幾內亞、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持續擴散,西非各國政府及援助機構須調配大量資源控制疫情,組織並警告其醫療隊伍的應對能力已達到極限。 在這3個國家的逾60個不同地點都有伊波拉確診個案,令治療和控制疫情的工作變得更為複雜。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詹森(Bart Janssens)醫生說:「伊波拉疫情已經失控,隨著在幾內亞、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的新地點發現確診個案,疫情有蔓延至其他地區的實際風險。」 無國界醫生是目前唯一為受伊波拉病毒感染者提供治療的組織,該疾病的死亡率高達9成。自疫情於3月爆發起,無國界醫生在該地區設立的專科治療中心已經為約470名病人進行治療,...
Subscribe to RSS - 伊波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