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暴力

在中非共和國的通戈洛,無國界醫生開設了爲性暴力幸存者提供醫療護理和心理健康支持的專門項目。來自厄瓜多爾的心理學家岡薩雷斯(Gisela Silva Gonzalez)講述了她的工作經歷,讓我們看見這個至關重要,帶給人們力量的地方。

 

今天,一名中年男子來到了通戈洛。他被多名武裝分子侵犯了。他說,「我正要給孩子們買麵包,這時,一個男人用衝鋒槍指著我。他跟我說,如果我不順從,他就會殺了我……但是現在我已經活不下去了。」

早前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地區 (Tigray region) 一處軍事基地遭到襲擊,埃塞俄比亞總理於是在11月4日下令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 (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採取軍事行動。衝突不斷升級,已對數十萬人造成影響,並有可能破壞該國各地和鄰近地區的穩定,恐釀成更嚴重的人道災難。 11月7日,第一批民眾從埃塞俄比亞抵達蘇丹。截至11月25日,聯合國難民署指已經有42,000名埃塞俄比亞人經登記後進入蘇丹,但不少人入境時未作登記,因此實際人數可能更高。目前民眾通過在三個地點進入蘇丹,最多人取道蘇丹東部卡薩拉州 (Kassala state) 的哈姆代特...
「試想像,我是一名男人,而這名女人曾被另一名男人施暴。她要登上我的車,有時甚至需要單獨乘坐我的車輛。你可以想像到她的感受。但你必須令她知道,她正身處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她跟你在一起時很安全。我會告訴她們:『請放鬆,我會帶你到一個可以幫助到你的地方。』 身為無國界醫生的司機,我自覺肩負著重大的責任,因為這份工作不只是開車接送病人,而是需要投放大量情感。我們是她們求助時首先接觸的人,體諒對每一個人都很重要。」 塞克陶毛是無國界醫生南非勒斯滕堡項目的其中一名司機。塞克陶毛的妹妹9歲的時候遭鄰居強姦,...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 廖滿嫦醫生 全球移民契約會議 2018年12月11日 感謝各位今天蒞臨,共同關注移民局勢所帶來的挑戰。 在上周,無國界醫生被迫終止在地中海的搜救行動。一系列險惡的法律和監管障礙,使我們的搜救船「Aquarius」不再獲准離開港口,更遑論拯救地中海上面對溺斃風險的人。 隨著「Aquarius」的搜救行動被蓄意破壞,最基本的人道與法律承諾——在海上救助生命——都蕩然無存。 同樣在上周,有15人滯留在利比亞外海的一艘船上 ,最終因飢餓和缺水而亡。還有多少生命像這樣溺斃而不為人所知? 許多歐洲公民和市長積極動員接收獲救的人們,展示了他們的慈悲之際,歐洲各國政府不但拒絕進行搜救,...
無國界醫生呼籲緊急疏散脆弱人群到其他歐盟國家 無國界醫生目睹被困在希臘萊斯沃 島 (Lesvos)莫利亞(Moria)難民營的難民,特別是兒童,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健康和精神健康危機。無國界醫生呼籲緊急疏散所有脆弱的人們,特別是兒童,到希臘內陸和其他歐盟成員國的安全住所。 希臘群島收容尋求庇護者的措施導致超過9,000人被無限期地困在最多可容納3,100人的莫利亞難民營,當中三分一人為兒童。 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每周診治多宗企圖自殺或自殘的青少年個案,並應對無數宗因暴力、兒童自殘和未能獲得緊急醫療護理的嚴重事件,這形勢反映出保護兒童和其他脆弱群體方面的明顯不足。 今年2月至6月期間,...
無國界醫生指出,自4月底以來,南蘇丹北部飽受戰爭蹂躪的萊爾縣和馬耶迪特縣再次遭到暴力破壞。數千人被困在戰鬥的前線,醫療設施遭到襲擊。嚴重的暴力蔓延,使許多人無法獲得包括醫療護理在內的基本服務。 萊爾縣(Leer)和馬耶迪特縣(Mayendit)的男女老幼,正遭受著極端的暴力,包括輪姦和大規模的屠殺。不少村莊遭到搶劫和燒毀,糧食儲備和其他財物遭到破壞。 一位有九個孩子的母親說:「他們在清晨六時進入村莊,當時我們還在睡覺。 我們驚醒過來便逃跑,沒有時間帶走任何東西。我看到他們向人群射擊,我的兒子被子彈擊中胸部。人們還在屋裡,他們就開始燒屋。這些襲擊最恐怖的地方是他們會毀滅一切。」...
無國界醫生在孟加拉庫圖巴朗(Kutupalong)及巴魯卡里(Balukhali)難民營的中心點開辦一所新醫院,當地的難民營為近70萬名羅興亞難民提供臨時庇護。新醫院並不難發現,因為它位處在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其中一座山丘之上,因而命名為「山上的醫院」。 新醫院於今年2月開始動工,在時間緊逼下,工程只需兩個月便竣工。醫院是因應自去年8月25日開始大批羅興亞難民由緬甸逃亡至當地的緊急狀況而設,可容納100名病人。隨著季候風季節來到,要確保當地難民們都能夠得到醫療護理是極具挑戰。有見及此,當地需要一所半永久性的設施。醫院的建築物由混凝土樓板上加設金屬結構而成。醫院設有急症室、...
儘管哥倫比亞在2016年11月結束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長達50年的衝突,這個國家仍然要面對許多挑戰。其他武裝團體和犯罪集團仍然活躍。貧窮和缺乏政府管治,令城市中的某些角落淪為暴力的溫床,對人們的生活和健康造成嚴重後果。
無國界醫生在最新發表的報告中,譴責影響著被迫逃離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的人們人道危機。 無國界醫生發表最新一份報告,指出被迫逃離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稱為「中美洲北三角」)嚴重暴力的中美洲人,在遷徙到美國和墨西哥的路途上受到二次傷害。這群人缺乏獲得全面醫療護理的機會,並被迫在逃離的途中面對更多的暴力事件,以及無視他們需要得到援助和保護的強硬驅逐政策。 無國界醫生在墨西哥的項目總管羅西耶(Bertrand Rossier)說:「來自中美洲北三角的大批流徙者所持續承受的暴力和情緒困擾,與我們在工作幾十年的衝突地區中見到的人所經歷的,不相伯仲。」他續說:「謀殺、綁架、恐嚇、...
所謂的「關鍵族群」,例如性工作者和與男性有性接觸的男性,都有較高感染愛滋的風險(註1) ,卻因為污名與歧視,或在很多狀況下,因其非法身分與高流動性,而難以獲得抗愛滋病毒治療。防止非愛滋病感染者受到感染的各種新藥(即暴露前預防,Pre-Exposure Prophylaxis, or PreP)是有望遏止愛滋病流行的工具,但在非洲南部最受影響地區獲得這些藥物的機會仍然受限。為了找到創新方式,讓病人更容易獲得救命的抗病毒治療,同時增加關鍵族群對治療和PreP的依從性,無國界醫生於2014年1月發起具野心的「走廊」(“Corridor”)項目。涵蓋莫桑比克與馬拉維,最近進入津巴布韋。 附注:...
Subscribe to RSS - 性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