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

安提曼,2018年6月 早上7時30分,雲霧將漸散,旭日將初升。屆時人們不得不在樹下乘涼。在乍得東部的安提曼,日出很早。安提曼醫院(Am Timan hospital)早已人聲鼎沸,嬰兒們的哀泣聲在兒科病房裡回蕩,宣告著這些小病人們已經醒來了。無國界醫生於2006年開始,在安提曼醫院展開救援項目。 ©Candida Lobes / MSF 在安提曼醫院工作的無國界醫生佐肯(Yannick Tsomkeng),於設在兒科病房內的治療餵食中心開始了問診。「兒童被送到醫院時情況很嚴峻,往往已經太遲,多數在入院後的24小時內去世。他們是食物短缺、貧窮和不良營養習慣的第一受害者。這個月初,...
無國界醫生隊伍支援乍得衛生部應對 星期六(12月5日)早上,在非洲國家乍得(Chad),位處乍得湖區(Lake Chad area)的庫爾發島(Koulfa Island)發生三次連環自殺襲擊,據報死亡人數達30人,超過200人受傷。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隊伍已立即行動,支援乍得衛生部應對。 這連串襲擊在星期六上午約10點發生於一個繁忙市集。由於這島嶼位處偏僻位置,對外交通不便,傷者必須經由船隻撤離。傷者先被帶到乍得湖岸邊城鎮基特(Guitté)。42名傷者被轉介到與喀麥隆(Cameroon)接壤的馬尼(Mani)鎮的地區醫院。需要進一步手術護理的36名傷勢最重者,...
在2013年1月至5月期間,數以萬計的達爾富爾(Darfur)難民和返回乍得(Chad)的乍得人為了逃離達爾富爾的暴力衝突,到了乍得(Chad)東南部的蒂西(Tissi)地區避難。無國界醫生公佈一項在5月上旬進行的追溯死亡率調查結果,顯示93%流離失所者的死亡是在到達乍得前,在達爾富爾發生,並主要由暴力造成。 無國界醫生於3月初收到有關流離失所者的報告時,正在戈茲貝達(Goz Beida)地區開展黃熱病疫苗接種項目。數周後,無國界醫生開始向蒂西地區的難民和返回乍得的乍得人提供緊急醫療護理、搭建住所材料、清潔的飲用水和衛生用品。 為了更好地瞭解這批大量的流離失所人群的情況,...
敘利亞 在敘利亞,需要緊急醫療照顧的人數正在逐漸增加。無國界醫生已在敘利亞開設6家醫院、4家醫療中心及幾個流動診所項目。由於當地極度危險,無國界醫生能抵達的地區十分有限。在全國大部分地區,一些地方只有很少甚至完全沒有醫療服務。 毛里塔尼亞 自2012年2月起,無國界醫生在毛里塔尼亞(Mauritania)的隊伍一直在姆貝雷(Mbéra)營地,為7.5萬名馬里難民提供服務,隊伍現正擴大醫療工作的規模。儘管當地的緊急階段即將結束,但需要仍然巨大。 馬拉維 無國界醫生在馬拉維(Malawi)最南端的恩桑傑(Nsanji)開展了一個性工作者社區外展診所,這是一種為區內性工作者提供護理的新模式。...
中非共和國 在巴坦加福,無國界醫生向超過5,000人派發塑料布、蚊帳和毛毯等必需品。這些人因為與來自乍得的遊牧民發生劇烈衝突,令村莊被焚毀而被迫逃離家園。中非共和國的農民和乍得遊牧民族之間的爭執已持續十多年,爭執源於遊牧民來到中非共和國尋找草地放牧。 乍得 自今年一月開始,數以萬計的蘇丹人和逃到蘇丹的乍得人,因為達爾富爾的暴力衝突而來到乍得。他們仍然迫切需要清潔飲用水、合適的棲身之所和醫療服務。無國界醫生開設了醫療設施,並提供流動醫療服務。至今,組織的醫療隊伍已診治了4,700名病人,以及治療了200多名營養不良兒童。 在乍得東部的瓦達爾地區和瓦迪費拉地區,無國界醫生的隊伍為25...
© Florian LEMS
收割季節快將來到 但無國界醫生在乍得東部的緊急餵食項目仍持續有新症 這是一個炎熱的清早,兩輛四驅車駛至乍得東部安加拉(Angara)村落的一所小型健康中心前面。一群婦女和小孩擠在小小的簷篷下,躲避猛烈的陽光,並等待每周一次的診症展開。他們正耐心地看著無國界醫生的隊伍設置流動治療性餵食中心。 蹲在一旁樹蔭的阿卜杜拉(Maryoma ABDALLAH)說:「這是我第二次帶女兒來這個餵食項目。」像很多其他母親一樣,她在早上騎著驢子走了很遠的路來到,讓營養不良的女兒卡迪亞(Kadidja)接受治療。 小米粥膳食 阿卜杜拉說:「今年的收成不好,去年也不好。我在家裡只能給她吃小米粥,我買不起牛奶或水果。...
無國界醫生於馬里和乍得瘧疾預防試點項目成效顯著 病例及住院人數大跌 國際醫療人道組織無國界醫生在上述非洲兩國的項目的初步結果顯示,在瘧疾傳播高峰期,通過大規模瘧疾預防項目,包括間歇性地派發抗瘧疾藥物,可以大大減少幼童間的新發病例。 通過名為季節性瘧疾化學預防(SMC)的項目,無國界醫生在馬里南部的庫佳拉(Koutiala)地區,以及乍得的莫伊薩拉(Moissala)地區的兩個點,向約17.5萬名三個月至五歲大的兒童處方抗瘧疾藥物,作為預防措施。因為那個年紀的兒童的免疫力較低,他們是最易因瘧疾致死的一群。初步的結果顯示,在馬里的項目地區,普通瘧疾個案減少超過三分之二,在乍得更減少高達86%。...
在薩赫勒地區,每年的「飢餓期」才剛開始,但乍得(Chad)部分地區的營養不良情況已較往常為嚴重。在未來數周,暴雨將令乍得各處難以出入,將無法接觸到需要治療的兒童。 對正管理長期營養不良治療和預防項目的無國界醫生來說,應對這場危機已變成一場與時間的競賽。 每周,無國界醫生在乍得的5個營養治療項目,接收超過500名患有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食物儲備消耗迅速,但這個國家在薩赫勒地區的第一次收成期,還要多等兩個月。雖然目前情況與過往相似,但在2012年,由於降雨量減少和食物價格上升,令當地的營養狀況較往常更為嚴峻。 無國界醫生在乍得的項目總管莫蘭(Alexandre MORHAIN)表示:「...
無國界醫生正擴大在乍得的醫療和營養治療項目,以應對當地日益嚴重的營養不良危機。組織正在該國的五個項目,治療營養不良兒童,並派出緊急隊伍到其他受影響的地區進行額外檢測,評估是否需要進一步擴大工作規模。 無國界醫生在乍得東南部薩拉馬特(Salamat)地區安提曼(Am Timan)的其中一個長期項目中,救援小組正將外展中心的數目,從八個增至十二個,以應對正在上升的營養不良比率。在一月至四月,門診營養餵食中心接收了二千四百七十八名兒童的個案──幾乎是去年同期的兩倍。 即使在正常的年分,乍得也是全球長期營養不良比率也最高的其中一個國家。二零一二年初,在該國的一些地區,...
隨著乍得的食物危機繼續惡化,無國界醫生正在增加該國營養不良緊急治療項目的數量,協助控制飆升的嚴重急性營養不良比率。即使是在平常年份,乍得也是世界上慢性營養不良比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二零一二年年初,在該國部分地區,五歲以下兒童的急性營養不良整體比率,據報高達百分之二十四。 降雨不穩定、農作物失收、食物和燃油價格高企、食物庫存過早消耗和難以獲得醫療護理等多個因素造成了營養不良比率的上升。此外,數以萬計在利比亞工作的乍得人逃離暴力回家,也導致了他們收入的減少。 在四月份,無國界醫生在比爾廷(Biltine)鎮開設了一個住院營養治療中心,並在偏遠地區開設了五個門診營養餵食中心。至今,...
Subscribe to RSS - 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