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亞

自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以來,個人衛生用品的質素及安全問題備受關注,消毒酒精亦是其中之一。2020年2月,香港海關曾檢獲一批消毒酒精,甲醇含量高達52%;消委會最近也在24款消毒酒精樣本中驗出6款含有微量甲醇(0.007%至0.0336%)。

甚麼是甲醇?

2016年5月12日 5月6日,肯尼亞政府宣佈了一項將數十萬人的生命置於險境的決定。關閉達達阿布難民營的提議將對約32.5萬名難民立刻產生致命而持續的影響。 肯尼亞的首席內政部長基比喬醫生(Karanja Kibicho)公開表達了他對於國際社會對全球難民危機無力回應的擔憂。無國界醫生也衷心同意,目前的回應是非常不足。 我們同意許多西方國家的「持續的雙重標準」是不可接受的。在它們背棄逃離戰爭、壓迫和絕望的難民的同時,卻還指望像肯尼亞那樣的國家為數十萬來自索馬里、南蘇丹和其他地方的難民提供保護。這種不一致的雙重標準最明顯的體現在歐盟與土耳其簽訂的協議上面,歐洲藉此就將照顧難民的職責,...
自1月起,無國界醫生聯同肯尼亞的衛生部門和其他夥伴,在肯尼亞各地對抗霍亂疫情。根據官方數字,疫症在過去5個月已擴散至境內47個縣區中的10個,造成72人死亡。 雖然霍亂是可以治癒的疾病,但在首都內羅畢,大部分受影響地區的人口流動性高,而且居住環境擠迫,無國界醫生擔心疫情會進一步並持續惡化。 由於霍亂傳染性高,居民進出受影響的縣區時,疫症亦會隨之遷移擴散。 無國界醫生在肯尼亞的項目總管埃內坎(William Hennequin)說﹕「由於內羅畢人口密度偏高,無國界醫生特別擔心疫症在當地的規模以及散播,尤其疫情現已擴散至市內差不多所有分縣區和非正式的聚居地。」 埃內坎補充﹕「在內羅畢,...
身處肯尼亞的難民需要援助和安全的棲身地 肯尼亞官員提出在三個月內關閉該國東北部的達達阿布(Dadaab)難民營,並強迫棲身其中的難民返回索馬里。無國界醫生於今天警告,此舉會對數十萬人造成嚴重後果,甚至會危害他們的生命。 無國界醫生指現時狀況並不容許難民安全和有尊嚴的返回索馬里,同時促請肯尼亞政府和國際社會,增加在肯尼亞境內的索馬里難民的援助,並保障他們的安全。 無國界醫生肯尼亞項目總管戈德里(Charles Gaudry)說:「要在短得難以想像的時間內落實如此突然的措施,將令數代難民失去選擇未來的權利。」他續說:「這是個懲罰數十萬人的舉動,迫使他們返回一個安全和醫療護理都無甚保障,...
© Lynsey ADDARIO/VII
無國界醫生評估發現,考慮到目前索馬里局勢不穩,有五分之四的達達阿布難民不願意返回索馬里。 國際醫療組織無國界醫生表示,就肯尼亞的索馬里難民自願遺返工作達成協議,可以是正面的一步,但絕不能透過削減向難民的援助來促使他們接受自願遺返。 聯合國、肯尼亞和索馬里於11月10日簽定的協議,概述了自願遣返數以十萬計難民回到索馬里的實際和法律程序,當中很多難民是在達達阿布這個肯尼亞最大的難民營出生,或已在營內住了22年。無國界醫生指出,雖然將難民重新融入索馬里,可以是解決索馬里難民問題的一個實際而可持續方案的一部分,但維持向難民提供援助亦應被放在議程的前列位置。 無國界醫生救援行動總監卡布羅爾醫生(Dr...
2011年10月,塞拉(Montserrat SERRA)和蒂埃博(Blanca THIEBAUT)在肯尼亞(Kenya)伊福二號難民營(Ifo 2),為最為脆弱的索馬里人民提供援助時遭到綁架。他們其後可能被送到索馬里,並一直遭到禁錮。 無國界醫生正繼續就二人的釋放作出努力,我們再次譴責這種針對人道救援人員、令人髮指的暴力行為,並再次要求立即釋放他們。 蒂埃博和塞拉的家人對綁架事件深表關注和痛心,並願意為二人的釋放盡一切的辦法。他們的家人希望透過無國界醫生感謝媒體、當地及國內外機構,在這段時間就綁架事件的小心和謹慎。無國界醫生再次呼籲各方保持謹慎。
2011年10月,塞拉(Montserrat SERRA)和蒂埃博(Blanca THIEBAUT)在肯尼亞(Kenya)伊福二號難民營(Ifo 2),為最為脆弱的索馬里人民提供援助時遭到綁架。他們其後可能被送到索馬里,並一直遭到禁錮。 無國界醫生重申其憤怒,讉責針對人道工作人員的暴力行為,並要求立即釋放他們。 蒂埃博和塞拉的家人對綁架事件深表關注和痛心,並願意為二人的釋放盡一切的辦法。他們的家人希望透過無國界醫生感謝媒體、當地及國內外機構,在這段時間就綁架事件的小心和謹慎。無國界醫生再次呼籲各方保持謹慎。
近日,肯尼亞當局發佈公告敦促數千名在肯尼亞的索馬里難民離開市區,去到偏遠、已經人滿為患的營地,無國界醫生深切關注即將導致的醫療後果。組織稱,任何新來者大批湧至,均會對目前已經情況岌岌可危的營地造成更大的壓力。 在肯尼亞北部的達達阿布難民營,雨季令原本就已經極度脆弱的人們患上疾病和面對疫症的風險增加。 無國界醫生在肯尼亞的項目主管貝貝利利亞(Dr. Elena VELILLA)醫生說︰「在達達阿布提供的援助已經不勝負荷,未能滿足目前的需要。與此同時,因為營地裡持續不安全,若有大批新來者湧入,無國界醫生將不能擴大現有救援,或回應新的緊急形勢。」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
在肯尼亞的難民營內外,心理學家是無國界醫生團隊不可缺少的部分。讓我們在世界精神健康日,看看心理學家在幫助人們克服創傷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阿爾(Siyad Abdi AR)16歲時在索馬里曾被持槍歹徒虐待。事隔八年,精神上的傷疤還沒有癒合。自從於2010年來到肯尼雅的達達阿布(Dadaab)難民營,他的母親出於焦慮,害怕他走失和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於是用鎖鏈綁住他的腳踝,把他繫在床邊。 很多來到達達阿布的難民都懷有以往在索馬里經歷中所造成創傷。那裡的暴力和乾旱迫使他們逃離家園。自2009年開始,無國界醫生在達達阿布的達伽哈萊(Dagahaley)營地提供醫療服務,...
一年前,蒂埃博(Blanca THIEBAUT)和塞拉(Montserrat SERRA)在肯尼亞的達達阿布難民營援助索馬裡難民時遭到綁架。無國界醫生會繼續全力支持他們的家人。無國界醫生重申,對這次暴力行為感到憤怒和震驚,要求兩位救援人員立即得到釋放。 2011年10月13日,在肯尼亞東北部的達達阿布,蒂埃博和塞拉在伊福二號難民營(Ifo 2)參與醫院建設工作時,遭到武裝人員綁架。此後他們一直被挾持在索馬里境內。無國界醫生再次譴責這次襲擊。 蒂埃博和塞拉的家人對兩名家庭成員被綁架表示悲痛和擔心,並強調願意付出任何努力以換取他們的獲釋。通過無國界醫生,他們感謝媒體以及相關地區、國家和國際機構,...
Subscribe to RSS - 肯尼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