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維

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和青少年尤為脆弱,既要面對歧視,也容易因疾病背負沈重的心理負擔,難以堅持接受抗病毒治療。在非洲國家馬拉維,無國界醫生的「青少年互相會」為年輕的感染者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在那裡,他們可以接受愛滋病治療和跟進護理、實驗室檢測以及心理健康支援。他們可以和境況相同的夥伴分享對抗病毒的經驗,而其中更有一些人已經擔起小組導師的職責。 照片中身穿綠衣的奇倫加莫也是愛滋病病人,現時成為青少年互助會的夥伴導師,正與其他年輕患者交談,分享自身經歷,幫助這些年輕人建立聯繫和支援網絡。© Francesco Segoni/MSF 奇倫加莫就是其中一名導師。當他還是孩童的時候,...
在莫桑比克參與緊急醫療救援的無國界醫生團隊,正支援當地衛生部照顧疑似霍亂患者。無國界醫生在貝拉市的緊急項目統籌韋爾東克(Gert Verdonck)表示:「風暴伊代為貝拉市帶來暴雨洪水,不少設施被破壞,爆發霍亂不足為奇。」無國界醫生正在支援莫桑比克衛生部,於貝拉市三間醫療中心照料懷疑感染霍亂的病人,每天要照顧200人以上。 韋爾東克說:「未來數天,我們會繼續與衛生部合作,盡可能加強支援霍亂治療小組,以及協助翻新一所較大型的霍亂治療中心。我們每天都有運載著所需物資的貨機到埗,並把有經驗的醫療和後勤人員載到莫桑比克,還有全球各地的前線救援項目。我們正與衛生部商討,...
無國界醫生在莫桑比克的風災及水災應急行動,擴大到貝拉市市郊。我們的緊急醫療隊在Centro de Saude Marocanne醫療中心的周邊地區,設立了流動診所。風暴吹襲後,該醫療中心完全被毀,無國界醫生團隊在該地區上門提供基本醫療護理,除了小傷口,也處理了腸道寄生蟲引起的不適和呼吸道感染。 無國界醫生流動醫療隊上門診症期間,碰見一些家庭正在重建房子。他們原本的家園在風暴中被夷為平地——這是數以千計、甚至萬計莫桑比克風災及水災災民的寫照。 組織之前一直在貝拉市Munhava 醫療中心推行愛滋病護理計劃。中心在3月14日風暴伊代吹襲後嚴重損毀。無國界醫生正加緊搭建臨時屋頂,...
無國界醫生緊急救援隊在莫桑比克貝拉市(Beira)災區,經過非常艱鉅的兩天半後,周四(3月21日)將行動由救援需求評估階段,轉為初步醫療援助階段。 首日行動規模有限,但情況符合預期,因為我們今天才把首批(相對少量的)醫療物資送達貝拉市。 根據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UN-OCHA)的數字,風暴「伊代」已於莫桑比克造成202人死亡、1,500人受傷和60萬人受災。需求浩瀚,無國界醫生的應對行動將於未來數日至數周大幅擴展。 由六位具緊急應變經驗的救援人員組成的救援隊已抵達貝拉市,無國界醫生正派出更多最富經驗的救援隊前往受災地區。 在貝拉市附近的鄉郊地區,我們熱切希望更多 的 無國界醫生...
風暴「伊代」在莫桑比克已導致202人死亡,預料實際死亡人數遠高於此。無國界醫生6位具緊急應變經驗的救援人員已抵達貝拉市,更多有經驗的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亦將被派往受災地區。 持續豪雨,許多已經水浸的地方,水位繼續不斷升高,加上當局可能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打開水壩洩洪,意味接下來數天水浸可能更加嚴重。我們並非批評這項安排,畢竟一旦決堤情況可能更壞,但洩洪帶來的影響也可以很嚴重,因為會引發更多水浸。目前大型緊急人道應變行動的需求已非常明確,相關行動正在籌備中。 無國界醫生的緊急補給系統已進入大規模動員狀態,處理大量醫療和非醫療應急物資訂單,務求盡快把物資從迪拜和比利時的無國界醫生物資和物流中心,...
風暴「伊代」吹襲莫桑比克、鄰國津巴布韋及馬拉維部分地區,官方數字顯示,單在莫桑比克已有超過84人死亡,但確實的死亡人數很可能遠高於此。「伊代」於當地時間3月14日晚登陸莫桑比克的貝拉市(Beira)附近。無國界醫生首支緊急救援隊於3月19日抵達當地,更多救援隊將於一兩天內抵達。災區目前急需食物、潔淨的飲用水和臨時棲身之所。據報城內經淨化的水僅可維持2至3天的用量,之後人們將面對水源不潔淨引發的風險。 貝拉市內的緊急需求龐大——無國界醫生在當地推行治療晚期愛滋病病人的項目,我們工作的醫院和醫療中心目前只有部分設施尚能運作。儘管嚴重受損,該醫院已經治療了超過1500名傷者,...
所謂的「關鍵族群」,例如性工作者和與男性有性接觸的男性,都有較高感染愛滋的風險(註1) ,卻因為污名與歧視,或在很多狀況下,因其非法身分與高流動性,而難以獲得抗愛滋病毒治療。防止非愛滋病感染者受到感染的各種新藥(即暴露前預防,Pre-Exposure Prophylaxis, or PreP)是有望遏止愛滋病流行的工具,但在非洲南部最受影響地區獲得這些藥物的機會仍然受限。為了找到創新方式,讓病人更容易獲得救命的抗病毒治療,同時增加關鍵族群對治療和PreP的依從性,無國界醫生於2014年1月發起具野心的「走廊」(“Corridor”)項目。涵蓋莫桑比克與馬拉維,最近進入津巴布韋。 附注:...
馬拉維最近正遭遇著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災。災後三星期,災民仍在奮力求存,並為著艱苦的將來作最好的預備,例如要準備一個新生命的來臨。 瑪堪加(Makhanga)是一個有5.000名居民的聚落,位於一個勉強可稱為山丘的地方,但其實地勢只比馬拉維南部的廣闊平原略高。貝麗特(Berita)是這裡的居民,在洪水侵襲時並沒有逃走,因為已經無處可逃,也因為她懷了8個月身孕。 洪水在晚上來到,貝麗特在凌晨3時醒過來,發現水已經滲入屋內,沾濕了她的被窩。水位緩慢上升,及至腳踝、再及至膝蓋……直到午夜,水位已經升高至窗台。洪水吃掉了足夠村民溫飽的玉米田,污染了多個家庭賴以維生的井水,...
SAMBA(Simple AMplification Based Assay)(音譯:森巴)是一種能夠快速測量愛滋病病毒載量的新型測試,目前在馬拉維奇拉祖盧(Chiradzulu)的無國界醫生愛滋病項目接受評估。如果評估結果良好,這種測試方法的實施就意味著非洲國家治療愛滋病患者方面的巨大突破。 血漿的病毒載量,即是血液內的病毒粒子(又稱為愛滋病病毒核糖核酸(HIV-RNA)或病毒複制量(copies))的繁殖,反映愛滋病病毒的活躍性。量度病毒載量,可以跟進疾病的進程。 這生物測試對於決定抗逆轉錄病毒治療(ARV)的有效性起著重要作用。只需使用簡單的血液樣本,...
二零零二年七月,米南迪(Fred MINANDI)在巴塞羅納第十四屆愛滋病國際會議上講述了自己的故事,他是馬拉維首批接受無國界醫生抗逆轉錄病毒治療的其中一名愛滋病病人。當時,捐助機構拒絕援助愛滋病治療項目,因為他們不相信非洲的愛滋病病人能夠每日服藥。然而,米南迪的治療卻一直沒有間斷,而且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大家好,我是米南迪,今年四十二歲,是馬拉維的一名農民。幸運地,我是其中一名受惠於抗逆轉錄病毒治療的無國界醫生病人。 馬拉維是非洲愛滋病病毒感染率最高的國家,百分之十五的成年人口已受到感染。在我們的村,我親眼見到很多年輕人虛弱得無法在田地工作,更無法供養家人。人們花大把的錢,給家人治病買藥...
Subscribe to RSS - 馬拉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