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

今日既一連串不如意事件,由發電機壞左,洗完頭先發現無得吹頭,濕住個頭去gel頭開始。心情雖然壞透,但係正所謂日子難過日日過,要讓日子繼續好好過,唯有在生命裡面找亮點。 修女係我地的常客,她經常會帶不同的BB來睇病。她和幾個志趣相投的修女,一起在鄉村成立了類似孤兒院的地方,義務照顧同埋養育被人遺棄的小朋友。 鏡頭裡的Peter,笑得很開朗,但是佢同好多人唔同,佢係無老豆既,而媽媽是一個精神病患者,有一日拎住菜刀想斬死Peter,有好心人係刀口下救了Peter一命,並將佢交托比修女。
話說情人節半夜比人拍醒,返醫院成功救左個初生BB。返去訓得幾個鐘,就返病房進行大掃除。
說真的,要不是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的同事提醒的話,我壓根兒不知道原來農歷新年已經悄悄地來了。再過數天,我就會迎來成世仔最炎熱的年初一。 在這裡,我的主要任務是負責管理所有的兒科病房,那包括了普通兒科,深切治療部,專為營養不良小孩而設的營養病房與及隔離病房。上星期新建好的隔離病房終於投入服務,從此病人再不用睡在帳蓬裡,總算有瓦遮頭,為此這段日子一直東奔西跑,有時候忙得連午餐都忘記了要進食,想起的時候已經是晚餐時間了。
12歲的小朋友John(化名),基本上係由兩個女人(職員和媽媽)打橫抬進來的,遠處看,仿如兩位工人抬著長長的木板一樣。 John和很多這裡的小朋友一樣,都是因為發高燒今早來睇醫生。但是在門診排緊隊的時候就忽然倒地抽筋。呢度沒有輪椅,也沒有輪床,幾個人夾手夾腳抬佢去病房,這是常識吧。 由門診走到病房大約有500米的距離,當中要經過之前常說的草地和沙地,係呢度門診做職員,原來需要三項鐵人的身手。
呢個就係我每日返工的行裝,T-Shirt 牛仔褲涼鞋。 每日都係白雪雪返工,泥黃色返黎。 腰包有交剪、鉗、手套、紗布、止血帶、護士長送我既小型血氧量度計、筆、同埋最重要既萬用工具刀。
現在是南蘇丹時間晚上8時正,天已經黑齊了。保安原因,晚上我們是不能單獨留在醫院,所以我現在正坐在手術室外面,等待產科醫生完成手術過後,一起回基地。今天午餐因為有點趕,所以只吃了一點薯仔做的沙律和這兒每天都有的切片蕃茄,所以現在肚子有點餓。剛才走進手術室看過,手術還需要點時間才完成,我想還是坐下寫點東西打發時間還來得實際。 算起上來,打從出發那天計算的話,今天剛好是一個月了。說短不短,說長不長。我想我還真算得上是一個適應力強的人,這裡的一切多少都適應過來了。
不經不覺,來到南蘇丹這地方已經整整兩星期了,工作剛剛交接完畢,正開始獨力慢慢摸索,我想事情總會慢慢上軌道。 先說說南蘇丹這個地方,很多香港人連這地方名也未聽過,(已經不止一次有人問我蘇丹係咪梁朝偉結婚果個地方,那裡其實叫不丹呀師兄)說起來真的慚愧,反之這裡大部份的人都知道甚麼是中國,甚麼是香港(雖然我努力嘗試告訴他們這兩處是截然不同的地方 )。不過叫人遺憾的是,每當我告訴他們我來自香港時,總會有人問我是否喜歡Jacky Chan,那真叫人頭痛。
末日最終沒有來,Vincent還是非常失望,或者朱朱俠同復仇者又試打敗了外星人,化解了一場宇宙浩劫。 第一日返工,終於得償所願牛仔褲涼鞋返工去。 呢度真係一個寫意的地方,So fresh So Natural,跟跟下巡房會有老鼠在地上走過,打開病房道門,眼前係一片草地,有兩頭羊正在吃草,然後有三數隻一起森巴舞的草蜢跳過。草地旁邊,病人家屬用石頭砌左個炭爐係度煮野食(因為無Canteen,病人食物要由家人自己帶來),有些席地而坐在這裡守候三數天。
仲有幾個鐘,呢度就會變成21/12/2012,一個對於我相當重要的日子。 經過一連串briefing之後, 圖魔勞就係第一個工作天,又或者係世界末日。無論前者定後者,都叫人期待非常。 望住呢度唯一既娛樂設施( thank god, out of expected),我不自禁係度幻想,半年後我會否成為排波或者羽毛的高手。 BTW,我真係估唔到,三十幾度竟然有Internet(因為工作需要)而無風扇,最估唔到係,我竟然訓得好好,證明我真係Adaptable!
你見佢目露兇光都應該知來者不善啦! 就係咁,我以左手掩護,右手進食,雖遇多次襲擊,仍然力保不失。用呢個Pose,我跟蘇丹貓足足對峙了十多分鐘。 老闆,我落機第一餐咋,D飯凍既你都同我爭?!不過世上又點會有永遠的敵人呢? 兩日後我地化敵為友,佢係目前唯一一個會聽我講廣東話既生物...
Subscribe to RSS - 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