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

正如之前所說,整個城市的所有房屋都已經沒有屋頂了,診所都唔例外,連續幾日落大雨,難為醫生要撇住雨睇症,正是屋漏兼逢連夜雨。
 
時間不多,長話短說,這裡是吉萬(Guiuan),簡直是滿目蒼夷,整個城市被颱風摧毁了。 
 
才不過短短幾天已經感到很累,每日都做到極度疲累,由天光做到天黑,做到唔知今日星期幾同幾多號,琴晚開會,意外得到多名醫生讚賞,好開心沒有丢香港人的假。 
 
昨日乘坐飛機前往宿霧,機上坐得滿滿的,齊集了來自世界各地再經香港轉機往菲律賓的救援人員、記者、趕回家鄉的菲律賓人、與及少部分旅客。機長臨起飛前,特別廣播答謝一眾趕往救災的救援人員,換來機倉來的一片掌聲。
 
宿霧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最接近災區而又擁有正常運作機場的地方,所以無國界醫生以此作為基地,統籌救災工作。
媽媽,對不起。剛剛才從南蘇丹回來兩星期多一點,如今我又再收拾行李,準備參與救援任務,天亮了就要出發前往菲律賓,首先飛往宿霧,然後再往塔克洛班工作。
 
Last working day in Yambio. Still I don’t feel like I’m leaving tomorrow.
 
今日連續急救完3個小孩後,累得坐在長椅上休息,忽然有個小孩走到我面前,報以天真笑容說:「Thank you!」
 
我跟他握手,頭腦因為疲倦而相當混亂,仍然唔知發生乜事。然後他說:「You saved me (before).」接著展示手臂聯過針的傷痕。
 
 
這裡是南蘇丹的延比奧,一個孩童死亡率相當高的地方。
 
雨下得越來越大,我坐在異常冷清的門診部門裡,心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現在是雨季,熱帶地區的暴雨可以來得毫無徵兆,忽然一場大風吹來,轉眼間一團龐大的黑雲已經悄悄地罩在頭上,暴雨可以瞬間將醫院變成澤國,病房與門診之間的泥地會出現幾道急流,水深可以去到足踝以上;醫院以外,山泥和洪水有時可以沖斷路基,截斷本來就已經難行的道路。
一如所謂,發生係Vincent 身上的事,又點會咁順灘先得假?
 
阿頭神色凝重咁走埋黎,(或者Vincent個名真係無改錯),我個Replacement有家人病了,未能照原本日子前來接替我,於是叫我留耐D。
 
口頭雖然好唔情願,心裡卻是暗喜。
親愛的Vincent媽,今年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按照你的說法,這是作為母親這份職業一年一度的合法勞工假期,我想,跟往常一樣,你一定與其他母親們,吹雞打牌,或者北上dum骨唱K跳舞慶祝吧。
 
Subscribe to RSS - 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