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

朋友問:「今次是甚麼項目?」
我答:「伊波拉。」
朋友再問:「甚麼?伊波拉?!你說笑吧!」
我再答:「沒有說笑,是西非利比里亞的伊波拉項目。」
接著,大家就會靜默了數秒........
朋友打破了沈默的道:「死亡率最高可達九成,你可要多加小心。」
從小就喜歡中秋節,所以早已預備了月餅、蠟燭、還有可愛的兔子燈籠,準備跟同事應一應節。我的同事來自歐洲丶北美洲和非洲,大都不太認識中國的傳統節日,我也可籍此機會弘揚一下中國文化。當聊到中秋節有句說話叫作人月兩團圓的時候,大家都有些感慨。對,我們都是一班離開自己熟悉家園,離開家人,去到一個陌生的國度作前線救援的人。在救援過程中,結果很多時都未能盡如人意。
「轟」急症室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半分鐘後已有人報訊,說是交通意外,離醫院非常近,還來不及準備,傷者已到了。
 
那是一個炎熱的早上,急症室依舊繁忙,正當各同事都為眼前的病人忙著,分不了身的時候,再有一個病人被送進來了。
 
病人是一個6歲女童,父親慌張的把女童放在病床上,同事著他冷靜,並用當地語言詢問病況,我則替女童進行身體檢查。她看來非常疲倦,眼窩凹陷,口唇乾涸,皮膚彈性欠佳,再加上女童由昨天開始不斷腹瀉及嘔吐,我們斷定為嚴重脫水,需要立刻給予靜脈輸液作補充。
 
早前,就在巴基斯坦的傑曼,我渡過了第一個前線上的生日。
 
一直很想介紹一下我的團隊,適逢同事在無心插柳之下畫了這樣的一幅畫,就用它來說明一下這個令我引而自豪的團隊吧。我的團隊共有20多人,當中包括巴基斯坦的當地同事及其他來自不同的國家共7人,依次如畫中的小貓。
 
晚飯時間,電話如常的響起,同事通知我有急症,需要支援。口中的飯菜還未吞下,腳已踏進急症室的診症間了。病人是一個小女孩,一看臉色,已知不妙,胸腔没有起伏,看來已沒有呼吸了,連隨往脖子上一探,脈搏亦没有了,但仍感覺到有些微的餘正殘留著。病人的父親說,當發現女孩不省人事時,已盡快的把她送到醫院來,但亦花了個多小時才順利到達醫院。
在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蘭堡已乾等了一個星期,等的就是一個許可證可讓我進入我工作的地方──巴基斯坦的傑曼(Chaman)。
 
清晨五點,一如所料,被帶著敵意的晨光曬(熱)醒。望著一片頹垣敗瓦,忽然想起沒有在香港的醫院工作已經一年有多了,再望望眼前的光景,一切好像是發夢一樣,一年前,有誰又會想到今天我會身處此地呢? 
 
不經不覺,身處菲律賓重災區之一的吉萬(Guiuan),已經有差不多兩星期了。這十多天沉醉於工作之中,日子轉眼就過,來到今天終於有時間整理一下在這裡的所見所聞。
 
Subscribe to RSS - 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