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物資分發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今年3月底以來,一直在應對馬達加斯加南部有史以來其中一次最嚴重的糧食和營養危機。在部署醫務人員之前,一支醫療隊被派往往安布阿薩里(Amboasary)區。普列丁克(Jean Pletinck)是團隊的成員之一,他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了28年,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後勤人員。他描述親眼所見、馬達加斯加南部偏遠地區人們所過著的悲慘生活。

 

根據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OCHA) 1 ,自2020年11月初埃塞俄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地區(Tigray)爆發戰事後,已有數十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大約5萬人已進入鄰國蘇丹成為難民,同時還有更多人尚在該區內流離失所,或暫居城鎮與偏遠地區,或被困於局部戰火中。12月中開始,無國界醫生團隊便已在提格雷州為部分最受影響的人群提供醫療服務。 在那些無國界醫生團隊可以進入的地區,有數萬名流離失所者住在該州西部、西北部的城鎮希爾(Shire)、丹沙(Dansha)和胡梅拉(Humera)...
在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蔓延之際,我們的團隊正於全球超過70個國家和地區,為逃離暴力的人、產婦,以及需要治療麻疹或營養不良的兒童,提供緊急醫療護理。由敘利亞的衝突,到孟加拉境內持續流離失所的羅興亞難民,都是其中一些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不應被遺忘的危機。以下我們整理了6個特別重大,需要我們關注的人道危機: 1. 敘利亞西北部:持續發生的衝突 無國界醫生團隊在敘利亞西北部一個供流離失所人們暫住的營地裡面分發保暖物資,工作人員從貨車卸下物資,而人們在旁邊排隊領取。攝於2020年3月9日。© 無國界醫生 敘利亞政府及其盟國在敘利亞西北部發動的軍事攻擊,導致伊德利卜(...
無國界醫生在莫桑比克的風災及水災應急行動,擴大到貝拉市市郊。我們的緊急醫療隊在Centro de Saude Marocanne醫療中心的周邊地區,設立了流動診所。風暴吹襲後,該醫療中心完全被毀,無國界醫生團隊在該地區上門提供基本醫療護理,除了小傷口,也處理了腸道寄生蟲引起的不適和呼吸道感染。 無國界醫生流動醫療隊上門診症期間,碰見一些家庭正在重建房子。他們原本的家園在風暴中被夷為平地——這是數以千計、甚至萬計莫桑比克風災及水災災民的寫照。 組織之前一直在貝拉市Munhava 醫療中心推行愛滋病護理計劃。中心在3月14日風暴伊代吹襲後嚴重損毀。無國界醫生正加緊搭建臨時屋頂,...
維馬爾,無國界醫生搜救船「Aquarius」號上的項目統籌
 
「我們目前正位於馬耳及西西里島海岸之間的國際水域。船上有629人,當中11個是兒童,123個是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還有超過80名婦女和七名孕婦。這艘船上擠滿了人,而且已經超載了。獲救的人身體狀況非常虛弱,大多都筋疲力竭,他們已經在海上待了超過48小時。
無國界醫生指出,孟加拉正需要大規模增加的人道援助,以避免隨著數以十萬計羅興亞難民湧入,而導致大型公共衛生災難的爆發。 在針對羅興亞人的暴力行動展開以來,三周內已有超過42萬2千人由緬甸若開邦逃至孟加拉。最近湧入的羅興亞難民浪潮,則讓過去數年間為逃離暴力事件而跨越邊境的數十萬人數再次上升。 大部分剛抵達的難民落腳於臨時營地,沒有適當的棲身之所、糧食、乾淨的飲用水及廁所。在庫圖巴朗(Kutupalong)和巴魯卡里(Balukhali)其中兩個既有的聚居地,已實際上融合為一個有將近50萬名難民聚集、人口稠密的大型聚居地;這也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難民集中地之一。 無國界醫生緊急醫療項目統籌懷特(...
隨著緬甸接壤孟加拉邊境地區本已急迫的人道狀況持續惡化,逃亡至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正急需醫療和人道援助。 截至9月6日,已有超過14.6萬人逃離緬甸若開邦(Rakhine)的衝突,越境進入孟加拉。這逃難人數,連同2016年10月衝突爆發起就已經逃出的7.5萬人,是羅興亞人湧入孟加拉人潮規模最大的其中一次。新來的難民大部分在既存的臨時棲身所、經聯合國難民署登記的難民營、新建的三個臨時營地,或在當地社區之中落腳。許多難民被困在緬甸與孟加拉邊境間的無人地帶。而其實在最近的大逃難潮之前,許多在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就已生活在不安全、過度擁擠及不衛生的環璄中,並飽受風吹雨打。...
訪問無國界醫生利比亞項目總管瓦托(Jean-Guy Vataux) 無國界醫生正向利比亞的移民、難民及尋求庇護者提供援助。他們大部分人曾遭到搶劫、被犯罪集團操控,甚至是被虐待、囚禁、毆打、折磨,當中有些因此而死亡。自2016年7月起,無國界醫生一直為被困在的黎波里(Tripoli)的難民及移民提供救命和基層醫療護理。2017年初,組織開設了一個新項目,尋求方法以協助在米蘇拉塔(Misrata)地區移民、難民及尋求庇護者。這些工作正陸續擴展。 無國界醫生正在米蘇拉塔的拘留所提供醫療及人道援助。項目進度如何?當地的情況怎樣? 在米蘇拉塔和附近區域,無國界醫生的隊伍獲打撃非法移民部門(...
尼日利亞東北部的暴力與不安全,繼續令人們被迫離開家園,新一批流離失所者陸續抵達博爾諾州的偏遠城鎮。無國界醫生表示,尼日利亞的難民也開始從喀麥隆被迫遣返。 1月以來,已有超過11,300人抵達靠近喀麥隆邊境的普爾卡(Pulka),導致該鎮人口增加了三分之一,增至超過4.2萬人。用來照顧流離失所者的資源本已極為緊拙,人口急增令資源不足帶來進一步壓力。 班基是另一個接近喀麥隆邊境的城鎮,無國界醫生在2016與2017年間,多次目睹欲前往喀麥隆尋求安全庇護的尼日利亞人,遭到喀麥隆軍方送返回國。一名在班基的尼日利亞難民說:「我們住在喀麥隆的科洛法塔(Kolofata)已超過一年,某天他們沒有解釋,...
無國界醫生正向身在邁杜古里(Maiduguri)、從其他組織獲得很少或沒有支援的家庭,提供糧食援助。這類人大多居住在邁杜古里市郊的穆納(Muna)地區。那裡有八個非正規營地,住有五百至六千人。 無國界醫生在其中兩個營地, Muna Primary和Muna Gulumba,分發糧食。這兩個營地各有人口約五百人。世界糧食計劃署向居住在Muna Primary的人提供現金支援,但居住在Muna Gulumba的人除了從無國界醫生獲得援助外,就沒有得到任何來自政府或其他非政府組織的支援。無國界醫生自去年11月起,在這兩個營地分發食物。 到目前為止,每個家庭獲得25公斤小米、五公斤豆和五公升棕櫚油,...
Subscribe to RSS - 救援物資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