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衛生

自5月以來,隨著阿富汗軍隊和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即塔利班)在多個省會城市內外開戰,阿富汗境內的暴力事件激增,阻礙人們獲得醫療服務,令子彈和爆炸造成的死傷人數增加,並造成廣泛的流離失所。在無國界醫生工作的三個地區,即南部赫爾曼德省(Helmand)的拉什卡爾加(Lashkar Gah)和坎大哈(Kandahar),以及北部的昆都士(Kunduz),這些戰事帶來的影響感受尤其強烈。但同時,圍繞著赫拉特市(Herat)的戰事也在繼續,組織在當地也開設了一個救援項目。 無國界醫生在阿富汗的人道事務經理布約利(Laura Bourjolly)說:「該國的局勢已經惡化到在拉什卡爾加和昆都士等城市裏,...
在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蔓延之際,我們的團隊正於全球超過70個國家和地區,為逃離暴力的人、產婦,以及需要治療麻疹或營養不良的兒童,提供緊急醫療護理。由敘利亞的衝突,到孟加拉境內持續流離失所的羅興亞難民,都是其中一些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期間不應被遺忘的危機。以下我們整理了6個特別重大,需要我們關注的人道危機: 1. 敘利亞西北部:持續發生的衝突 無國界醫生團隊在敘利亞西北部一個供流離失所人們暫住的營地裡面分發保暖物資,工作人員從貨車卸下物資,而人們在旁邊排隊領取。攝於2020年3月9日。© 無國界醫生 敘利亞政府及其盟國在敘利亞西北部發動的軍事攻擊,導致伊德利卜(...
無國界醫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MSF)指出,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北部的伊圖里(Ituri)省正面對多重人道危機,數十萬人迫切需要人道救援。近期,蔓延至朱古(Djugu)、馬哈吉(Mahagi)和伊魯姆(Irumu)地區的暴力事件增長,迫使數千人逃離家園。儘管無國界醫生多次呼籲國際救援機構加大對當地的人道援助,大部分流離失所的人群依然未能獲得最基本的救助。 無國界醫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項目主管奧斯曼醫生(Dr Moussa Ousman)說:「不幸的是,這並非我們頭一次在該國遇到強烈的人道需求;但這一回,我們不僅目睹暴力衝突導致大量人群流離失所,還有麻疹疫情快速蔓延...
孟加拉的季候雨開始,使棲身在科克斯巴扎爾區的羅興亞難民面對更多苦難。他們身處在以竹枝和塑膠布搭建而成的臨時帳篷。從六月開始的季候雨,預料現在和未來都會對難民的健康和生計帶來嚴重影響。 令人震驚的影響 當第一場大暴雨落下時,對營內居住環境的影響令人震驚。被破壞的帳篷和水浸造成一名幼童喪生,數十人受傷,數以千人又再流徙。人們在營內涉水而行,水裡混著廁所流出的排泄物,沿著小路流入帳篷內。 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 特納(Sam Turner)說:「我永遠忘記不了那名赤裸上身的老人家,全身發抖,頭上蓋著麻布袋來擋雨。他暫時停下鞏固帳篷的工作,向我們訴說被搬遷到難民營新一部分的苦況。...
歷年以來最大批的羅興亞難民湧入孟加拉至今已有一年,這些難民不獲承認法律地位,加上棲身的環境惡劣得令人無法接受,人們仍然陷於苦難和疾病的循環之中。 2017年8月25日,緬甸軍方針對羅興亞人進行新一輪的「清剿行動」,導致超過70.6萬名羅興亞人湧入鄰國孟加拉,以逃避大規模的暴力和破壞行動,加上因過去的暴力事件而逃往孟加拉的另外20萬名羅興亞人,滯留在科克斯巴扎爾區(Cox’s Bazar)的羅興亞人總數達91.9萬人。過去12個月內,無國界醫生是應對這次危機其中一個最大的醫療人道組織,救援隊在當地共19間醫療設施和流動診所,醫治了超過65.62萬名病人,相等於三分之二的羅興亞難民人數。 起初,...
諾蘭(Kate Nolan),無國界醫生孟加拉緊急項目統籌
 
自2017年8月25日開始,孟加拉接收近70萬名羅興亞難民。早前已有數以萬計的羅興亞人為逃避緊張局勢和暴力,由鄰近的緬甸若開邦進入孟加拉。我認為最令人震驚的是其規模,越境的人口在短短半年間急速上升。而事實上,羅興亞人仍持續進入孟加拉。
 
在10月23日星期一(今日),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將出席羅興亞難民危機認捐會議,並將會發言。此會議由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國際移民組織和聯合國難民署舉辦,歐盟和科威特協辦。隨著緬甸若開邦爆發新一輪暴力衝突,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正面對難民湧入的危機。廖滿嫦醫生日前曾到訪當地,本文記述了她在當地的所見所聞。 「在過去兩個月,接近60萬名羅興亞難民湧入孟加拉尋求安全棲身地。目前人數增長未有減慢的跡象──單計過去兩周就有四萬人從緬甸過境,顯示在若開邦的暴力仍然持續。 若非親眼看見,此危機的嚴重程度實在難以理解。難民棲身的營地環境極度惡劣和不穩。...
懷特(Kate White),無國界醫生駐孟加拉緊急醫療項目統籌
 
 
「目前,數十萬人擠在一個狹長的半島內,試圖找到他們能夠尋求的庇護。它本質上是一個龐大的農村貧民窟 – 也是可想像的最差的貧民窟之一。
 
這裡幾乎沒有廁所,所以人們試著把自己的塑料布系在四根竹竿上充當廁所。但是除了下面的河流之外,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接收他們的垃圾。
韋達莎醫生(Dr. Natasha Reyes),緊急救援支援組經理
 
第一件讓我感到詫異的事,就是親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武裝分子對馬拉維(Marawi)市攻擊行動的規模之大。
 
自從危機開始後,已有36 萬人流離失所,而激烈戰鬥則進入了第五個月,這同樣是前所未見的。
也門多年來受戰亂困擾,大批民眾流離失所。其中哈杰省(Hajjah)人口約200萬人,當中37.6萬人為流離失所者,是流離失所人口最高的也門省份。這些人當中約四分之一在阿布斯地區(Abs)避難,他們通常居住在沒有基礎服務的偏遠地區,以減少成為空襲,或其他與衝突相關暴力的目標的機會。而阿布斯目前正是也門其中一個霍亂疫情最為嚴重的區域。自當地在3月下旬確診首宗霍亂個案後,相關數字持續上升。無國界醫生位於當地的霍亂治療中心單日接收多達462名病人──比也門其他地方的數字都多。 即使在霍亂爆發前,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在阿布斯鄉村醫院就已看到急症問診、兒科入院和外科手術大幅增加。...
Subscribe to RSS - 水利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