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

 
 
經過三個月的休息,現在我回到阿富汗!我在一個很棒的晴天抵達,清晨時分高溫還未發威。看來之前幾個月的訓練沒有白費─這次我在拖著行李與背包前往停車場後,就已檢查好自己的頭髮、頭巾(hijab)與傳統長袍(shalwar kameez)。
 
一班阿富汗特種部隊(Afghan Special Forces)的武裝成員日前暴力入侵無國界醫生在阿富汗昆都士(Kunduz)的創傷中心,無國界醫生對此予以譴責。事件違反了保障醫療服務免受襲擊的國際人道法(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這是不可接受的。 7月1日(星期三)下午2時07分,一班全副武裝的阿富汗特種部隊成員進入了無國界醫生的醫院範圍,並包圍醫院,然後開始向天開槍。他們襲擊3名無國界醫生的員工,又帶同武器闖入醫院。他們然後逮捕了3名病人。醫院的員工嘗試盡力確保3名病人繼續獲得醫療護理期間,一名無國界醫生員工被兩名武裝成員用槍指嚇。約一小時後,...
阿富汗防衛隊和武裝份子在東北部昆都士省(Kunduz)的衝突,導致大量傷者被送到無國界醫生位於昆都士市的創傷中心。6月20日至23日,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伍共治療了77名直接因衝突受傷的傷者,當中三分一是婦女和兒童。 大部分被送到中心的傷者來自恰爾達拉區(Chardara)。該區距離昆都士市約10公里,自6月20 日(星期六)起便被衝突圍困。大部分衝突傷者受炸彈衝擊和槍傷,無國界醫生的外科醫生正為他們治療腹部、四肢和頭部的重傷。自星期三起,激烈衝突的次數開始減少,但局勢仍然緊張。 阿富汗北部的項目主管納加拉夫南(Heman Nagarathnam)說﹕「4天的激烈戰鬥中,很多平民受到牽連,...
「嗨,如果你今天讀到或聽到關於霍斯特示威遊行和自殺式襲擊的新聞消息,不要驚恐。我們在這裡很安全。」
 
當我父母在養育他們的小孩時,我肯定他們從未想像過有一天會收到其中一個女兒傳來這麼一條短信。
 
我生長在一個普通的傳統中國家庭,家人強調家庭觀念,注重孝道,追求良好教育。古往今來,看到自己的孩子取得成就,成為醫生、律師或工程師,都是大部分中國父母的夢想。幸運的是,我自己本身就想學醫。
「這不是你的錯。這是真主的事。不要難過,你已經很努力地幫助他了,我知道你是個好醫生。謝謝你。」
 
我向她解釋,她的孩子病得不輕,儘管我們已經竭盡所能幫助他,但我還是不能確定他能否撐下去。她卻反過來試著安慰我,讓我如鯁在喉。
 
她是個嬌小的婦女;兩個孩子的母親──剛剛生下她第三個孩子。她的眼眶裡閃動著淚水,但她強忍著。我用手摟著她,不再說些甚麼。
局勢平靜,一切如常。這天的打氣說話來自我們的婦產科醫生:「你不能改變環境,季節或天氣,但你可以改變自己。」
 
早會,是無國界醫生霍斯特婦產科醫院(又稱"嬰兒工廠")一天的開始,這裡每天約有50名嬰兒出生。今天比平日冷一些──天氣預報說只有攝氏2度。喝過一杯熱咖啡後,我前往病房。
早上4時。 被電話吵醒的無國界醫生隊伍趕到婦產科病房。在喀布爾西部的達什特巴爾切(Dasht-e-Barchi)仍在沉睡當中,但在醫院裡的我們正匆忙工作。這裡明顯地夾雜著急切、焦慮和刺激的氣氛。這是可以理解的。隊伍在今年較早時候,首次來到這間醫院時,他們現在站著的這個設有42張病床、全新的婦產科病房,還是一幢空空如也的建築物。9個月之後,推出這個項目,就像患上妊娠併發症孕婦進行了一次分娩。今天是病房開始運作後首數天,一名患有併發症的年輕病人在深夜闖進來。產房的門後,我們可以聽到人們走動的聲音,還有達里語和婦女們模糊的說話聲。 「米娜(Mina),17歲,第一次懷孕,難產。」她正躺在床上,...
在非常緊急的情況下,我們作為後勤人員,可以在一天之內以帳篷和簡單的物資建好幾個病房。當然這不代表我們每天都在起病房,至少在我現時的任務當中,由於不是緊急項目,而我們在這個國家的工作有更長遠的目標,所以起病房不是我們每天的工作。
 
阿富汗北部城市昆都士(Kunduz)3月25日發生炸彈爆炸後,無國界醫生在其創傷中心接收了23名傷者。醫療隊伍治療了17人,另6人在送抵醫院時或送抵後不久死亡。 無國界醫生治療的17名傷者中,5人傷勢嚴重,危及生命。爆炸導致的傷勢包括大出血、頭部創傷、皮膚裂傷及骨折,其中6名傷者進行了緊急外科手術。 透過啟動「多人傷亡緊急應變方案」,根據傷勢嚴重程度分類傷者,這樣醫療隊伍便能確認傷勢最嚴重的病人,並優先為他們提供治療。 無國界醫生在昆都士的項目統籌阿比阿德(Elias ABI-AAD)說:「鑑於事發地點臨近醫院,所有傷者在15分鐘內到達醫院。我們醫療人員的快速反應,...
晚飯時間,電話如常的響起,同事通知我有急症,需要支援。口中的飯菜還未吞下,腳已踏進急症室的診症間了。病人是一個小女孩,一看臉色,已知不妙,胸腔没有起伏,看來已沒有呼吸了,連隨往脖子上一探,脈搏亦没有了,但仍感覺到有些微的餘正殘留著。病人的父親說,當發現女孩不省人事時,已盡快的把她送到醫院來,但亦花了個多小時才順利到達醫院。
Subscribe to RSS - 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