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

二零一零年,國際捐助機構將焦點移離愛滋病,危害十年來的防治努力成果。 新的科學證據和治療建議均重申需要及早為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療。不僅能防止病人的情況惡化,亦有助減少病毒的傳播。 儘管有上述的證據,但對愛滋病治療的資助卻有撤資的大趨勢,治療延誤、延期或被拒絕的個案將上升。全球基金(Global Fund)是世界上最主要資助愛滋病治療的機構,但基金正面對數十億美元的財政赤字。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基金拒絕多個受愛滋病嚴重影響國家的防治提案,無國界醫生目前正在這些國家開展愛滋病治療,包括馬拉維(Malawi)、斯威士蘭(Swaziland)和莫桑比克 (Mozambique)。...
藥物專利池正式於二零一零年七月成立,將有助發展中國家獲得價格相宜的藥物。專利池成立後兩個月,隨即獲得美國國家衛生院(NIH)的正式支持。 無國界醫生自二零零六年起,一直大力推動成立專利池。無國界醫生能夠在多個發展中國家為超過十六萬名愛滋病患者提供治療,全賴價格相宜的仿製藥。當病人接受治療一段時間後,可能對正服用的藥物產生耐藥性,因此,有需要定時轉服新藥,但這些藥物往往較昂貴。 藥物專利池旨在透過向專利持有人繳付費用,容許仿製藥廠生產含專利權的藥物,從而促成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較便宜的藥物。並為非急需,但市場沒有提供的配方的研發作支援,例如「固定劑量複合製劑」(將兩至三種藥物製成一顆藥丸)...
以對抗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為宗旨的全球基金(Global Fund),否決了一項有助遏止撒哈拉沙漠以南多個國家嚴重愛滋病問題的大規模提案。基金會同時決定將下一次各國申請基金的時間推遲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這將為提案遭拒的國家帶來一段相當危險的真空期。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指出,這些決定將妨礙擴大愛滋病治療的規模,以及應用先進技術遏止病毒蔓延。 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專家已經意識到,及早進行治療是遏止愛滋病傳播的關鍵。例如,無國界醫生一項在萊索托(Lesotho)進行,為期兩年的研究發現,於早期接受治療的病人較晚期接受治療的個案,死亡個案減少百分之六十八、結核病和其他感染個案減少百分之二十七...
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表示,發展中國家的愛滋病治療計劃正面臨雙重打擊威脅,令建議採用的治療未能實施,讓病人受惠新科研成果的承諾也仍未落實。 無國界醫生在南非與莱索托(Lesotho)的醫療統籌范卡特森醫生(Gilles VAN CUTSEM)說:「當捐助機構決定撤減他們對擴大愛滋病治療計劃的承諾,我們需要的新藥物的價格也將會急升。」他續說:「每當前線醫生嘗試醫治愛滋病病人時,我們均感到束手無策。」 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的最新愛滋病治療建議指出,病人應在更早階段接受耐受性更佳的藥物治療,修訂版的策略更要求,病人應在患上結核病等機會性感染前便接受治療。而無國界醫生剛發表的萊索托項目數據中...
無國界醫生駐華代表吉來(Gilles ISARD)說︰「自二零零三年項目開展以來,廣西愛滋病患者獲得的醫療服務品質大大提高;同時這個項目也樹立了一個很好的榜樣,展現了中國的醫療機構如何與無國界醫生這樣的國際醫療機構合作,從而使中國人民受益。」。 無國界醫生與廣西壯族自治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廣西疾控中心)經過七年的合作,現已將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的愛滋病項目移交。 儘管中國愛滋病病毒感染率較低,據估計全國大約有七十四萬例。然而,某些群體的感染率相對較高。無國界醫生/廣西疾控中心聯合項目主要針對高危和邊緣人群,為吸毒人士、男男性行為者、流動民工及女性性工作者等人群提供醫療服務。...
無國界醫生在一份新發佈的報告中警告,國際捐助機構撤退資金,將削減愛滋病治療多年來的積極成果,並導致更多不必要的死亡。 這份名為《無時可退:非洲愛滋病治療缺口正在擴大》的報告,分析了八個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的國家的情況,闡述在過去的一年半時間裡,主要的國際資助機構,例如美國總統防治愛滋病緊急救援計劃(PEPFAR)、世界銀行、國際藥品採購機制(UNITAID),以及全球基金(Global Fund)的捐助方如何決定設定最高限額、減少或者撤銷他們在愛滋病治療和抗病毒藥物上的資助。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政策分析師,以及本報告的作者之一菲力普斯醫生說:「我們怎麼可以半途而廢並假裝危機已經過去?...
無國界醫生印度曼尼普爾項目的費希爾醫生,講述萬拉西埃姆的故事。 今年十一歲的萬拉西埃姆,父母和兩個兄妹都死了(我們估計是因為愛滋病而死),目前由祖母照顧。自二零零八年,萬拉西埃姆開始到無國界醫生在曼尼普爾(Manipur)的星加特診所,接受由當地衛生部提供的抗愛滋病病毒和結核病治療,但他的病情並沒有好轉。無國界醫生稍為更改他的療程,但病情仍沒有改善。後來他的病情惡化,被送到楚拉昌普(Churachandpur)的沙洛姆社區護理中心。無國界醫生為該中心提供藥物、醫療物資和員工。無國界醫生安排一名當地人員(醫生)和一名國際人員(愛滋病和結核病醫生),每周三次與社區護理中心的醫生一同巡房。...
© Zethu MLOBELI
萊索托莫里亞的斯科特醫院(Scott Hospital)裡,女病房外的一小段走廊充斥著咳嗽的聲音。病房內,除了護理人員,一排整齊的病床前沒有一個訪客。窗外風光宜人,群山巍峨起伏,偶有綠地點綴其間,但是病房裡卻一片慘淡景象,房裡的病人都病情嚴重,深受結核病的折磨——萊索托愛滋病毒染感者的第一號殺手。 五十七歲的拉薩詩,是病房裡其中一個同時感染了結核病和受滋病毒的病人,也是最近前來就醫的病人之一。上個月,她第一次來斯科特醫院時,她已經出現所有了典型的結核病症狀——夜晚流汗、咳嗽不止、發燒及氣促。同一天,她的胸部X光檢查顯示,她的結核病感染集中在肺外的胸膜腔上(又稱肺外結核肺積水extra-...
無國界醫生最近發表的報告顯示,國際基金削減對防治愛滋病治療的承擔,危害近年取得明顯成果的愛滋病相關疾病及死亡的防治。 無國界醫生在報告中指出,讓更多的病人獲得愛滋病病毒治療,不單可以挽救愛滋病患者的生命,更可以減少多個近年受愛滋病折騰的非洲南部國家的整體死亡率。在馬拉維(Malawi)和南非,無國界醫生發現有較高愛滋病治療覆蓋的地區,其整體死亡率有明顯的下降。增加治療的覆蓋面亦對其他疾病有正面的影響,例如馬拉維的喬洛(Thyolo)和南非的西開普省(Western Cape)的結核病個案都有明顯的減少。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運動總監馮提多醫生(Dr Tido VON SCHOEN-...
Subscribe to RSS - 愛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