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馬里

幫助人們恢復視力,以助他們能重新獨立生活

我們在索馬里不同社區工作時,產生了建立眼科營地的想法。我們知道當地有很多眼疾問題,而且大多數人都顯然無法獲得相應治療。

大部份地區的安全情況很惡劣,當地人亦難以外出行動。雖然在較大的市中心都有提供醫療服務,但生活在偏遠地區的人卻無法前往求醫。

隨著索馬里預料連續五個雨季的降雨不足,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在西南州的拜多亞(Baidoa)市一直在擴充營養項目,以應對當地急增的急性營養不良兒童。索馬里在這數十年來一直衝突頻仍,局勢持續不穩,且人道救援應對不足,現時更要面對這場4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而災情對該區已造成嚴重影響。 我們團隊發現有兒童患上麻疹等致命傳染病,加劇營養不良的病情。由於人們棲身在過於擠迫的環境,導致疾病發病率急升。目前全市有數百個臨時搭建的棲身處和場所,其水利衛生情況欠佳,助長霍亂等經水傳播疾病的傳播,而疾病爆發亦會增加患上營養不良的風險。 索馬里陷入洪水、乾旱、衝突和疾病夾擊的循環,情況難以預測。...
經歷四個降雨貧乏的雨季和蝗蟲席捲整個非洲之角後,索馬里(Somalia)和索馬里蘭(Somaliland)正面臨幾十年來其中一次最嚴重的乾旱。牧場嚴重缺水和牧草乾枯使牲畜減少,影響了索馬里牧民社區的生計。農作物失收和糧食價格上漲,減弱人們對抗飢餓的能力。 乾旱和持續的局勢不穩,迫使數十萬人從鄉郊地區遷移到城市中心定居,希望能找到食物、乾淨用水、棲身處和醫療護理。很多人還住進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而該些營地缺乏廁所、洗手站和乾淨飲用水。 無國界醫生在拜多亞(Baidoa)、穆杜格(Mudug)、朱巴蘭(Jubaland)、哈爾格薩(Hargeisa)和拉斯阿諾德(Las Anod)的項目中,...
無國界醫生警告,距離肯尼亞多個難民營關閉的最後期限只剩6個多月,因此迫切需要為達達阿布(Dadaab)各難民營中的難民尋求可持續的解決方案,否則他們目前能獲得的少量援助可能因營地關閉被剝奪。 無國界醫生肯尼亞總監克勞斯(Dana Krause)表示:「於 2022 年 6 月關閉難民營的計劃,應是一個能加快為難民尋找持久解決方案的機會。肯尼亞達達阿布大部分難民來自索馬里,當中有很多人已被困在營中長達30年。目前營內的難民面臨人道援助日益減少,想過安全和有尊嚴的生活,選擇也很有限。」 在12月6日發布的一份 新報告 中,無國界醫生呼籲肯尼亞及其國際夥伴履行 2018 年《難民問題全球契約》...
正在加勒卡約北部提供營養不良和兒科治療 無國界醫生在撤出索馬里接近四年後,重新在當地治療病人。組織再度與衛生部合作,向位於索馬里邦特蘭地區(Puntland region)、加勒卡約北部(Galkayo North)的穆社格洲(Mudug)區域醫院提供支援。 無國界醫生在5月開始向醫院的治療餵食項目提供支援,及後亦在6月支援兒科病房。深切治療性餵食中心平均每天接收10宗新症,中心醫護人員至今已治療349名患有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五歲以下兒童,同時接受治療的病人人數曾一度高企至111名。合共201名兒童被送往隔離病房,接受麻疹治療。無國界醫生亦接收了100名兒童到兒科病房,並自6月初起,進行了2...
聯合國近月指出,居住在南蘇丹、索馬里、尼日利亞和也門四個國家,合共二千萬人正面對嚴峻的糧食不足危機,甚至形容這些國家瀕臨饑荒(famine),並指需要44億美元協助處理有關危機。究竟這四個國家出了甚麼問題?是否欠缺糧食或飢餓就代表饑荒呢? 饑荒的定義 各個人道組織之間對饑荒的定義都未有共識,但在2012年,聯合國與其他國際非政府組織制訂了一個五級制的糧食安全階段綜合分類(Integrated Food Security Phase Classification,簡稱IPC),...
在歐盟和土耳其簽訂協定兩個月之後,希臘群島被監禁移民的情況持續惡化。無國界醫生重申被監禁者的悲慘狀況,呼籲立即開放熱點地區。 自3月20日以來,所有到達群島的難民都被送至關押中心,當中有婦女、嬰兒及許多無人陪同、沒有得到具體措施保護的兒童。 這些熱點地區的行政拘留時間固定為25天—但這一要求並未被遵守。因此,除了拘留方式本身完全不可接受外,明顯地很多被迫住在極度擁擠環境當中的移民是被非法關押的。部分營地監禁的人數已經比原來計畫的多出兩倍,男女沒有分隔,生活條件愈來愈嚴峻,但政府仍繼續把更多的移民塞進已經不堪負荷的營地裡。 根據無國界醫生團隊獲得的資訊,一些中心缺少水和棲息處的供給,...
我們正面對過去數十年以來最大規模的人類遷徙──逾6,000萬人被迫因戰爭、痛苦或鎮壓,離開他們在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索馬里或厄立特里亞的家園。一小部分絕望的男女和兒童鋌而走險,登上過度擠迫的小船向歐洲敲門。面對這場危機,歐洲領袖可以作出選擇──一同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庇護,幫助他們;或者把他們推到其他國家,讓歐洲民眾看不見這些人的痛苦,而歐洲領袖則更容易掩飾他們的恥辱。 他們選擇了後者。歐盟和土耳其在3月簽定協議,為土耳其提供財務及政治補償,以阻止已到達歐洲海岸的人,並讓土耳其接收來自希臘污穢監獄營地的被驅逐出境人士。對無國界醫生而言,這份骯髒的協議,...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卡雲勒卡亞醫生 我們於8月14日宣佈結束組織在索馬里的所有醫療項目,這個消息震驚整個政界和人道救援社群。在世界各國領導人數十年以來首次對這個國家作出正面評價,說索馬里正在復甦,穩定的政府已經出現之際,我們作出這個決定;對他們而言,時機委實糟透。在媒體訪問中,我們被要求解釋各國政府的樂觀論調,何以與我們嚴苛的判斷出現差異,以致無國界醫生要作出組織史上其中一個最沉痛決定。 容我在此解釋。首先,無國界醫生不會就政治或經濟發展作出評價。我們首要注重的是人們的健康,以及他們在有需要時能否獲得所需的醫療護理。若從這方面考慮,根據我們在該國各地開展的大量項目,當地的情況並不樂觀。...
對人道救援行動的濫用和操控,令在索馬里長達22年的人道行動劃上句號;武裝派系、有關當局及當地領袖支持和容忍對無國界醫生的暴力襲擊,使要維持援助項目而所需的最低限度的安全保證也受到破壞 自1991年已在索馬里持續工作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今日(8月14日)宣布結束在索馬里的所有項目,此決定是基於其工作人員多番遭受嚴重襲擊,但武裝派系、有關當局和當地領袖均愈來愈支持、容忍、或縱容對人道救援人員的殺害、襲擊和擄走。 有些情況下,尤其在索馬里中、南部但不局限於此,無國界醫生必須與一些人士協商,使組織能得到最低限度的保證,尊重其醫療人道項目,但相關人士卻同時有份參與傷害無國界醫生員工的暴行...
Subscribe to RSS - 索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