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馬里

緊急統籌米哈爾斯基(David MICHALSKI)和項目統籌哈桑(Said HASSAN)剛完成他們在索馬里摩加迪沙的救援任務。他們在這個訪問中描述了索馬里首都的人道狀況,以及無國界醫生在首階段的應對措施。 米哈爾斯基︰「我和兩位同事在七月三十一日抵達摩加迪沙,並開始到多個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進行評估。這些營地遍佈摩加迪沙,有些營地只有幾個家庭,有些卻擠了幾百個家庭。摩加迪沙大部分的空地已經滿佈營地。」 哈桑︰「隨便走進一條街道,你就可以找到三十、四十個擠迫的營地。人們通常都會自己搭建小茅屋,但在這些小屋之間,幾乎連走路的空間都沒有。部分營地設有公廁,但大多數都沒有。在我們探訪這些營地的時候...
無國界醫生駐索馬里南部城鎮馬里勒助理項目統籌阿卜迪 我們受乾旱嚴重影響。馬里勒(Marere)曾是一個農業地區,但現在已經超過兩年未有農作物收成。在醫院內,你可以見到乾旱帶來的影響,營養治療中心的留醫病人數目已增加一倍。昨晚,八十名患有嚴重營養不良的五歲以下兒童留院,另有四百四十三名兒童在門診接受治療。還有很多人純粹因為沒有食物,又無處可去而留在醫院內。他們都貧窮及營養不良,來到這裡希望得到免費的食物及治療。乾旱導致很多人飢餓及貧窮。 過去兩星期,到醫院求診的嚴重病童人數不斷上升,大部分人經過長途跋涉才到達,令他們的情況雪上加霜。 有些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身體腫脹得令人覺得他們快要撐破。...
無國界醫生於上周派出醫療隊伍,以及四架運載五十五噸醫療儀器、藥物和治療食物的專機到摩加迪沙,以應對索馬里危機。在過去數周,估計約有十萬人從索馬里中南部逃到首都尋求援助。他們目前正在摩加迪沙及其周邊地區的大量臨時營地棲身,他們只能獲得少量或未能獲得健康護理。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伍現急需要您的捐助,支持目前為索馬里危機及其引發的醫療事故而展開的緊急救援項目。 無國界醫生在大量臨時營地開展麻疹疫苗注射計劃,這些營地有數以千計為逃避旱災,或該國其他地區的暴力衝突的人民聚集。目前,約有三千名兒童已經接受疫苗注射。 隊伍為約一千名兒童進行營養狀況檢查,當中超過一半兒童患上營養不良。 無國界醫生(國際)...
索馬里南部馬里勒(Marere)的無國界醫生醫院的住院及門診部監督阿卜迪(Abdi Osman ISSA): 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參加無國界醫生的工作這麼多年,從沒見過類似的情況:不只是兒童,就連成年人都罹患營養不良。前來就診的成年人都明顯地可以看出患有營養不良,那麼你就能想像孩子會是甚麼樣子。 營養不良的人數在迅速上升,有時它會有一倍,甚至是三倍增幅。大部分情況下,患病兒童的增多是數字上升的主要因素。目前我們正在餵食和治療大約七百個營養不良兒童。為了緩解這個情況,我們正在努力去村鎮裡接觸他們,並且經常走訪十八公里以外的吉利卜(Jilib),以及六十公里以外的凱伊特(Kaaytey)...
在索馬里下朱巴(Lower Juba Valley)地區的南部城市吉利卜(Jilib),無國界醫生向三千六百名在臨時帳篷棲息的居民分發塑料帆布、蚊帳和肥皂。是次的物資分發由正在鄰近城鎮馬里勒(Marere)一所醫院工作,和正進行大型營養治療項目的無國界醫生隊伍負責。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伍現急需要您的捐助,支持目前為索馬里危機及其引發的醫療事故而展開的緊急救援項目。 一位剛抵達、有六名子女的母親說:「我聽說吉利卜有一個(為流離失所者而設的)營地,並有食物分發,所以我們起程前往吉利卜。」她們二百三十公里路才抵達營地,她續說:「我們想到肯尼亞的難民營,但我們付不起前往營地的高昂交通費。...
鑑於索馬里的營養危機日趨嚴重,國際醫療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促請索馬里境內的所有派系、鄰近國家及國際社會大力提升對當地索馬里人民的援助,並消除所有妨礙擴展索馬里境內獨立救援的障礙。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伍現急需要您的捐助,支持目前為索馬里的危機及其引發的醫療事故而展開的緊急救援項目。 現時的危機主要影響索馬里人民。為評估當地人民的一切需要,以及在這複雜環境擴展緊急救援工作,獨立的救援必須立即進入索馬里境內。 由於索馬里境內可獲取的支援有限,每星期,數以千計的索馬里人抵達位於鄰國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邊境地區的數個營地。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表示,新抵達的難民的營養不良比率極高,...
正當每天超過二千名索馬里人橫越邊境到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尋求援助,在索馬里境內,前所未見的大量人群正四處流徙,迫切地尋找糧食和醫療援助。無國界醫生在索馬里正處理迅速增加的流離失所家庭,這些家庭長途跋涉前往無國界醫生的醫院和營養治療中心。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伍現急需要您的捐助,支持目前為索馬里的危機及其引發的醫療事故而展開的緊急救援項目。 一位育有兩名孩子的母親桑庫斯與她的丈夫和孩子走了超過一百六十公里的路,前往朱巴地區(Juba Valley)一條名為胡魯福(Hurufle)的村落。 桑庫斯說:「我已有超過九個月沒有回到我們的家鄉了。我們是農民,雨水不足時,家鄉一點東西也沒有剩下。...
「現在只是午飯時間,我們今天已經接收了一百五十一名兒童。」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伍現急需要您的捐助,支持目前為索馬里的危機及其引發的醫療事故而展開的緊急救援項目。 卡西姆醫生(Hussein Sheikh QASSIM)在索馬里南部馬里勒(Marere)的無國界醫生醫院工作。 馬里勒的情況十分嚴峻。這是馬里勒唯一的醫院。附近並沒有其他診所,即使是流動診所也沒有。到來求診的病人來自全國各地。消息被廣傳。 最近,求診的人數已經升破紀錄。即使在的平靜日子,求診人數都較旱災前的繁忙日子高出兩倍。醫院完全擠滿病人。有些人是患病,其他的只需要一點食物。營養治療病房擠滿了幼童,他們大部分都虛弱得無力進食,...
有望將治療範圍擴展至武裝派系 青年黨的控制地區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伍現急需要您的捐助,支持目前為索馬里的危機及其引發的醫療事故而展開的緊急救援項目。 索馬里其中一個主要武裝派系青年黨(Al Shabaab)宣佈,歡迎外國救援組織進入他們所控制的地區。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表示,此宣佈為該國極需擴大援助規模的救援工作帶來希望。 無國界醫生救援行動經理巴利夫(Joe Belliveau)說:「無國界醫生已在索馬里持續工作了超過二十年,進行大規模的醫療項目。我們仍能維持在青年黨勢力地區內的項目運作,但物資和國際支援人員的限制使我們無法進一步擴大項目規模。我們希望青年黨的聲明可使這些限制解除...
無國界醫生在摩加迪沙(Mogadishu)梅迪納(Medina)的營地連續兩次遭到手榴彈襲擊後,我們決定無限期暫停該區的醫療項目。 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在梅迪納工作約兩個月後,其位於瓦達吉(Wadajir)地區的營地於一周內連續兩次遭到手榴彈襲擊。在第二次襲擊中,在場的兩名護衛受了輕傷。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迪菲里(Joachim DELVILLE)說:「無國界醫生認為是次嚴重事件,是直接向無國界醫生的營地攻擊,目的是對無國界醫生造成嚴重傷亡和損害。因此,無國界醫生決定無限期暫停在梅迪納的所有項目。」 無國界醫生重申對索馬里病人及當地社區的承擔,但同時強調不會為繼續工作而不顧一切,...
Subscribe to RSS - 索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