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

© Aurelie BAUMEL/MSF
若不立即採取行動  民眾生命將遭受威脅 聯合國南蘇丹特派團(UNMISS)高級官員拒絕改善2.1萬名流離失所者的生活環境,其漠不關心的態度令人震驚。這批流離失所者現居於聯合國營地裡容易爆發洪水的部分,暴露於水傳播疾病及潛在流行病的風險。儘管人道機構一再要求,UNMISS並未採取任何行動,以改善人們的生存機會。聯合國曾承諾滿足這個飽受戰爭摧殘的國家的脆弱人群的需求,無國界醫生今日對此提出質疑,並呼籲聯合國迅速採取行動,救助通平(Tomping)營地民眾的生命。 衝突於12月爆發後,位於首都朱巴(Juba)的通平聯合國維和基地就成為了人們逃難棲身的地方。他們現時擁擠在易受洪水侵襲的低窪地區。...
雨季的首輪暴雨令通平(Tomping)營地大部分地方水浸,令原本已不可接受的生活環境更仍惡劣。通平營地位於首都朱巴,現時住有2.5萬人,非常擁擠。上周,無國界醫生因洪水影響而被迫暫停診所的醫療工作。 積水、過度擁擠、排水系統不足,以及運作正常的廁所的嚴重短缺,造成了腹瀉和皮膚感染等疾病傳播的理想環境。鑒於雨季還未正式到來,這種情形尤其令人憂慮。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已經治療了大量患上腹瀉、瘧疾和呼吸道感染的病人。這些疾病在雨季來臨後定必激增。 無國界醫生緊急統籌洛佩斯(Carolina LOPEZ)說:「這場傾盆大雨只是將要到來的雨季的預演。」她續說:「雨季很快就會到來,...
© Jerome STARKEY
無國界醫生今日宣佈,當南蘇丹的各個城鎮遭受災難性的襲擊,醫療護理也同樣深陷戰火之中,病人在病床上被槍擊,病房被燒為焦土,醫療設備被搶掠,還曾有整間醫院被毀。數以十萬計的人實際上被排拒在救命的援助之外。 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見證了最近在上尼羅河州(Upper Nile State)的馬拉卡勒(Malakal)發生的武裝襲擊和衝突的恐怖後果,他們發現病人在鎮上的教學醫院(Teaching Hospital)內被謀殺。自2013年12月中爆發衝突以來,無國界醫生目睹的另一宗針對醫療設施的攻擊則在聯合州(Unity State)發生,無國界醫生的一支隊伍返回萊爾(Leer),發現醫院被洗劫、...
2月18日,南蘇丹上尼羅河州馬拉卡勒鎮(Malakal)爆發新一輪暴力衝突後,無國界醫生已救治至少150名傷者。 無國界醫生憂慮不斷升級的暴力衝突正威脅人們的安全,甚至包括棲身於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UNMISS)駐地的人,那裡已容納超過2.1萬名逃避衝突的流離失所者。 在150名傷者中,大多數人由無國界醫生與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隊伍合力救治。傷病者獲准進入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駐地內的醫療設施。傷者都是在鎮上的衝突中遭受槍傷,或在營地內派別間的打鬥中受傷。 由於局勢極度不穩,鎮上許多人不得不前往過於擠迫的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駐地避難。一些流離失所者向我們隊伍報告了在這所全鎮唯一運作的醫院內,...
© Ruben Pottier/ MSF
每天大約有700名南蘇丹難民,為了逃離暴力和不穩定的局勢而跨過邊境,來到烏干達的北部,當中主要是婦孺。自從衝突在12月中爆發以來,已有超過4.5萬名南蘇丹人來到這裡,很多人來自近幾星期爆發激烈打鬥的瓊萊州(Jonglei state)博爾市(Bor)。新來到烏干達北部的難民聚集在靠近邊境的難民營,那裡擁擠不堪。 熱氣,還有灰塵。歡迎來到烏干達北部、距離南蘇丹邊境7公里的扎艾皮(Dzaipi)。每天有數以百計的人長途跋涉來到這裡,他們大部分是先從南蘇丹城市博爾逃到首都朱巴(Juba),然後乘搭數小時的貨車來到埃萊古(Elegu)的過境處,在那裡登記成為難民後,便被帶到扎艾皮這個位於阿朱馬尼(...
組織一周內兩次遭到掠奪 無國界醫生位於南蘇丹馬拉卡勒(Malakal)的醫療設施遭到掠奪後,被迫中止該地的救援工作,數千名急需醫療照顧的人可能無法獲得任何醫療援助。 無國界醫生總幹事凱恒金(Arjan HEHENKAMP)說:「昨天,武裝人員兩次進入無國界醫生馬拉卡勒的營地,肆意掠奪,並武力威脅救援隊伍。」無國界醫生對今次發生於上尼羅河州馬拉卡勒的事件發出最強烈的譴責,僅僅一周前,無國界醫生在聯合州首都本提烏(Bentiu)的一個醫療設施也遭到掠奪。 凱恒金說:「這些行為完全令人無法接受,並危及到組織的救援項目。人道救援人員的安全必須得到尊重。今天,我們不得不臨時中止在馬拉卡勒醫院的工作。...
無國界醫生表示,南蘇丹上尼羅河州(Upper Nile state)、聯合州(Unity state)及瓊萊州(Jonglei state)爆發激烈衝突,致使數千人流離失所,數百人受傷。在新近衝突中,無國界醫生在馬拉卡勒(Malakal)、納賽爾(Nasir)及上尼羅河州共治療116名槍傷傷者。 無國界醫生在南蘇丹的項目總管戈爾熱(Raphael GORGEU)說:「過去幾日,在馬拉卡勒的衝突令我們難以接觸聚集在各地的流離失所者,也阻止了人們獲得極其需要的醫療及人道援助。」 戈爾熱說:「當我們每天在醫院不斷救治越來越多的傷者時,我們也對全國各地成千上萬流離失所者的生存情況感到憂慮。...
南蘇丹全國多個地方爆發衝突至今已經3星期,無國界醫生表示,衝突給該國人民帶來的影響愈來愈嚴重。組織續稱,人們的需要增加,但眾多國際組織撤出導致資源更為緊缺,而且局勢不穩窒礙救援工作,令本已艱難的人道情況更為惡化。 無國界醫生在南蘇丹的項目總管戈爾熱(Raphael GORGEU)說:「極度脆弱的人群現在變得更脆弱。我們不知道全國各地數以千計的流離失所者和衝突傷者會遭遇甚麼。」 即使是在12月衝突爆發之前,南蘇丹80%的醫療護理和基本服務,都是由非政府組織提供的。戈爾熱補充說:「目前出現疫症的風險很高,假如衝突令我們無法快速和安全地接觸到有需要的人群,尤其是孕婦和兒童,情況將很快惡化。」...
每天,一艘艘船隻抵達位於湖泊州(Lakes state)尼羅河西岸的奧埃里阿勒(Awerial),隨船而至的是逃離瓊萊州(Jonglei state)首府博爾(Bor)的暴力的人們。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隨身帶著可以搶救出來的幾件財產。僅僅兩周內,超過7.5萬人抵達奧埃里阿勒鎮。 該鎮平通居住約一萬人,現在則擠滿了流離失所的家庭。除了一些人被親戚收留,其餘大都住在空地上。很多家庭在樹下紮營,以便在白天有點地方遮蔭。他們的生活條件惡劣,但隨著戰鬥在博爾持續,為安全起見,他們沒有比奧埃里阿勒更好的選擇。 19歲的瑪麗(Mary ALUER)在肯雅求學,回到博爾與家人共度耶誕節時被戰火圍困。瑪麗說...
© Kim CLAUSEN/ MSF
無國界醫生表示有數以萬計南蘇丹人因衝突逃離博爾(Bor),並抵達湖泊州(Lakes State)的Awerial。每日還有數千人抵達當地,生活環境近乎災難,組織指有急需增加醫療和人道援助。 南蘇丹政府和反對派部隊於上周在瓊萊州(Jonglei)首府博爾發生嚴重衝突後,超過7萬人逃到50公里外、尼羅河另一端的城鎮Awerial,當中大部分為婦孺。 無國界醫生在Awerial的緊急項目統籌杜邦(Aurélie Dupont)說︰「婦孺的情況已響起警號。他們逃離家園,只帶著少量物品來到這裡。他們沒有清潔的飲用水、沒有食物、也沒有地方棲息,完全依賴當地居民的幫助。」...
Subscribe to RSS - 南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