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

相片攝於無國界醫生位於皮博爾的診所。洛根其中兩名孩子罹患麻疹。無國界醫生自8月18日接受首宗疑似麻疹個案後,已治療超過250名患有麻疹的兒童。 ©MSF/Andreea Campeanu 南蘇丹皮博爾市於兩個月前開始爆發麻疹疫情,這具高傳染性的致命疾病正蔓延,並演變為日益嚴重的衛生危機。 無國界醫生呼籲所有衛生組織立即作出應對,盡快展開疫苗接種活動,遏制疫情爆發。 2020年8月18日,無國界醫生在南蘇丹東部的皮博爾市治療首宗麻疹懷疑感染個案。至10月底,團隊已治療了250多名兒童。參與醫療隊工作的希亞卡醫生(Adelard Shyaka)說:「我們認為麻疹疫情已爆發並逐漸失控。...
南蘇丹廣泛地區爆發嚴重水災,受災人數估計高達80萬。洪水淹沒房屋,災民缺乏食物、食水和住所。自7月以來,南蘇丹廣泛地區遭洪水淹沒,惟河水水位仍在上升,災情持續惡化。 無國界醫生在皮博爾大區 (Greater Pibor)、瓊萊省(Jonglei)、上尼羅州(Upper Nile) 和聯合州(Unity) 的受災地區提供醫療服務。當地仍需要更多醫療護理的支援,以應付急增的瘧疾病例和其他有可能爆發的疾病。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穆罕默德 (Ibrahim Muhammad) 指:「今年水災爆發時,我們已在應對各種緊急情況,例如 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暴力衝突升溫、經濟危機惡化、...
南蘇丹皮博爾大區持續發生嚴重水災,無國界醫生深切關注水災造成的影響。當地已有數千人因此流離失所,使本已嚴峻的情況惡化。無國界醫生敦促當地的組織擴大應對規模,以免令災難加劇。 居民瑪爾塔(Martha)說:「衝突於2020年6月再次爆發,我們帶著牲畜逃往叢林,但被偷去了40隻,只剩下約60隻。怎料洪水來臨,就連剩下的牲畜都死於疾病,我現在是一無所有。」 她的6歲孫兒科尼(Kony)罹患腦型瘧疾,正在無國界醫生位於皮博爾的診所接受治療並逐漸康復。瑪爾塔和媳婦共花了兩天,才能把科尼從尼默杰區(Neemach)帶到診所接受治療。 上尼羅大區(Greater Upper Nile region)...
無國界醫生滿懷悲痛地確認,過去的周末在南蘇丹東北部的瓊萊州(Jonglei State)皮耶(Pieri)鎮及其附近地區爆發激烈衝突,導致一名南蘇丹藉員工被殺,另有兩名員工受傷。無國界醫生在皮耶鎮設有一間基層醫療中心。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副項目總管麥凱(Steve MacKay)說:「我們向員工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以及所有受影響的人表示最深切的同情和慰問。我們強烈地譴責部族間的暴力衝突導致數十人受重傷,我們擔心還有更多人因此死亡。」 5月16日(星期六)清晨,在皮耶附近地區爆發戰鬥。 當時,醫療中心內有一名病人和三名無國界醫生員工。 戰鬥爆發後,居民逃到附近的灌木叢和村莊躲避,...

在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中,後勤人員扮演重要的角色,確保我們的醫療隊可以迅速地應對各種各樣的危機。無國界醫生致力實現性別平等,後勤人員卻依然是一個由男性主導的領域。來自比利時的後勤專業人士卡拉(Karla)打破既往的刻板印象,向我們介紹三位女後勤人員如何在南蘇丹嶄露頭角。

非洲南蘇丹東部和東北部爆發嚴重水災,導致數以千計的人滯留在外界無法進入的地區,可能進一步惡化當地本已嚴峻的人道危機。無國界醫生於當地時間周一(10月21日)開展緊急評估。無國界醫生促請各方調動資源,以減低水位上升對受災地區的影響,並確保對南蘇丹東部的皮博爾(Pibor)有足夠的關注。在皮博爾,隨著醫院和宿舍水浸,無國界醫生被迫減少其救助生命的行動和要求病人出院,病人和社區因而未能獲得醫療護理。為了能夠持續提供援助,無國界醫生的團隊在較高的位置建設了一個帳篷設施,但預期於未來數天同樣將被洪水淹沒。 無國界醫生在南蘇丹的醫療項目統籌顏奔濤(Roderick Embuido)說:「...
文︰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戈尼(Thok Johnson Gony) 圖︰無國界醫生 在難民營裡,食、住、醫療護理和教育都是問題,那兒不應是兒童成長的地方,但卻是我渡過童年的地方。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全球約有2540萬名難民,當中有240萬人來自南蘇丹,為全球第三多難民的國家,僅次於內戰尚未停止的敘利亞(630萬人)和阿富汗(260萬人)。 我是戈尼,1975年出生於蘇丹尼羅河上游地區的博爾。就在我出生前兩年、即1973年,內戰隨著和平協議的簽署結束。在未知會否真的恢復和平下,...
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杜顧歷(左)和助產士李芷殷(右)曾分別前住南蘇丹的多羅難民營參與救援,他們都關注當地婦女產後抑鬱的情況。© MSF 努力向外推擠胎兒後,嬰兒呱呱落地。畢竟已經是5名子女的母親,分娩對她而言已駕輕就熟。嬰兒被送到身前,但她只看了一眼,便別過頭去,不抱也不餵奶。隨著時間過去,嬰兒的血糖值和體溫漸降,若持續下去會有生命危險。這名母親像是旁觀者般坐在病床上不發一言,但每次看到其他母親餵奶的畫面卻會不禁獨自流淚。 原來她的嬰兒有先天缺陷,她第一眼便看見嬰兒有兔唇和裂顎,一下子接受不了,母嬰之間未能產生聯繫。助產士見狀,懷疑她患有產後抑鬱症,於是馬上聯絡心理學家跟進輔導。...
香港助產士李芷殷
 
在南蘇丹馬班縣多羅難民營,無國界醫生是區內唯一提供免費婦產科醫療服務的組織,單在2018年6月及7月,每個月有250至280名婦女到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醫院分娩。當地童婚問題嚴重,女士早於15、16歲時便會結婚、生兒育女。這些年輕婦女的身心發展都未成熟,要順利分娩和學懂照顧新生嬰兒都有一定難度。
 
無國界醫生於7月23日(星期一)在南蘇丹馬班遭受暴力襲擊後,暫停了當地大部分的救援行動。 23日上午,一批身份不明的武裝分子闖入無國界醫生的辦公室及營地,劫掠組織和員工的財產,燒毀了一個放滿設備的帳篷,並摧毀大部分車輛和通訊器材。襲擊中沒有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人員受傷,所有隊員目前全部安全,而無國界醫生正在監察事態的發展。 這次襲擊迫使無國界醫生暫停對馬班當地社群和難民的大部分醫療援助。在此之前,組織在多羅(Doro)難民營運作著一所提供基本和第二層醫療服務的醫院,並在奔吉(Bunj)州立醫院提供基本醫療診症。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西奧多(Samuel Theodore)表示:「...
Subscribe to RSS - 南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