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蘇丹

我們在這裡嘗試栽種希望,但在內戰過後……
 
有時你的醫療隊伍看到奇蹟發生,但心痛的是病人的家屬請你放手。
 
 
無國界醫生就二月份馬拉卡勒平民保護區受襲的回應行動發表報告 無國界醫生今日就2月17至18日在南蘇丹「馬拉卡勒平民保護區」發生受襲事件後的和平維持及人道救援工作,發表報告。報告顯示,雖然聯合國南蘇丹共和國特派團(UNMISS)已在平民保護區有重兵駐守,亦獲明確授權保護平民,但仍然未能履行職責,保護住在保護區內的人民,避免許多死亡事故的發生。報告同時顯示大部分在保護區內工作的人道救援組織行動受到阻礙,在是次危機中無法回應流離失所者的急切需要。聯合國安全守則妨礙了他們在短暫但最有需要的緊急情況下進行人道介入。 2月17日,當打鬥在平民保護區內爆發,繼而有重型武裝力量襲擊該地的時候,...

( 續 良善而殘酷的天堂— 戈格里亞勒(一)這裡只有兩個醫生,我和另一位緬甸醫生Kyi,因此周末沒有休息日。

一大早開始,我踏出自己的茅屋,睡眼惺忪地看著那亮麗的紫橙色非洲日出。耀眼的晨光點亮了棕櫚樹的葉尖,樹上長滿重甸甸的、味道有點像芒果的楕圓形果實。成群的雀鳥邊唱著歌,邊在大樹間穿梭,身上彩藍色的羽毛映照著晨光,嘴裡嘰嘰喳喳地哼著愉快的旋律。微風吹拂樹葉,帶來像胡椒在平底鍋上遇熱發響的聲音。我們的辣椒植物、粉紅色的雛菊和紫色的杜鵑,紛紛把臉轉向太陽。
 
去年,有75間由無國界醫生管理或支援的醫院遭到轟炸。這違背了戰爭規範中的最基本一項,即是應為醫療設施和病人提供保護,不論病人是平民還是參戰者。除醫院之外,在敘利亞、也門、南蘇丹、阿富汗和其他地方,平民被不分清紅皂白的攻擊導致受傷或死亡。與此同時,在歐洲及其他地區,針對難民和移民的對待顯示出令人震驚的不人道。召開一個人道峰會, 讓各國政府、聯合國機構和非政府組織聚在一起討論當前最緊迫的問題,成為了前所未有的需要。因此,本月召開的世界人道主義峰會(下稱「人道峰會」)本可以成為一個完美的機會。 無國界醫生在過去18個月間一直積極參與了人道峰會的過程,其中包括就各種不同主題准備簡報,...
一個媽媽在逃離混亂的內戰殺戮中被士兵強暴了,在短暫的停火中她回到自己的家園,卻又被她的家人和社區唾棄。沒有接受過教育的她,無法找到工作來克服貧困。她不會有機會找到一個丈夫,因為她已不再純潔,不值得獲取牲口作為嫁妝。對於殺掉她村落大部分村民的敵對部落來説,她只是一個要養活的負累。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在一封公開信中表示,國際捐助方和更廣泛的人道社群必須採取緊急行動,重視在南蘇丹普遍存在的最基本醫療物資短缺的問題。 廖滿嫦醫生在公開信中說: 「南蘇丹地區的衝突已經持續了超過兩年時間,嚴重影響當地平民的生活。」 她稱不斷惡化的藥品短缺問題是「額外的可預防的醫療緊急狀況。」 截至2015年6月,國際捐助方在南蘇丹通過緊急藥品基金會(Emergency Medicines Fund, EMF)為南蘇丹的基本藥品提供了資金、採購和供應。儘管無國界醫生警告終止這項捐助將導致獲得護理的人大幅度減少,捐贈方仍決定不再繼續使用該機制,同時也沒有實施足夠的可替代途徑。 目前,...
南蘇丹萊爾鎮(Leer)的平民持續生活在強暴、洗劫和暴力的恐懼之下。單是三月,該鎮已至少錄得4宗相關事件。 最近一宗事件發生在3月14日,27名平民(大多是婦女和兒童)逃亡至無國界醫生的營地尋求保護,他們的房屋被一群持槍者洗劫。無國界醫生在萊爾鎮的緊急統籌帕戈托(Jens Pagotto)說:「在3月14日晚上,無國界醫生聽到村莊傳出尖叫聲。突然,團隊看到平民往我們的方向跑過來。他們奔跑逃命,感到無人可以求助,只能通過無國界醫生尋求保護。」 在3月上旬記錄的近期其他武裝搶掠事件中,至少一人被殺害,至少兩名婦女遭到強暴,一名病人被送至無國界醫生在萊爾的醫院治療腹部的槍傷。帕戈托說:「...
2月17日和18日發生在馬拉卡勒(Malakal)保護平民營地的襲擊是為時兩年的衝突中又一起駭人聽聞的暴力事件,衝突徹底枉顧南蘇丹平民的生命和尊嚴。根據無國界醫生在發生於馬拉卡勒保護平民營地的衝突後後接收的來自多方信息、與事實一致的報告顯示,一名無國界醫生員工在試圖為戰鬥的傷者提供救援時被殺害 。無國界醫生也收到進一步的報告,稱有其他人在嘗試滅火或幫助衝突的傷者時被蓄意攻擊和射擊。這些殘酷、應強烈譴責的暴力襲擊發生在為時兩年的暴力衝突背景下,令平民置身於不分青紅皂白的暴力,導致南蘇丹原本已極端脆弱的社群裡的死亡、無法彌補的傷害和毀滅。 無國界醫生項目總管阿尤拉(Raquel Ayora)說...
Subscribe to RSS - 南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