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 Robin MELDRUM/ MSF
上周五,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再次強調了就敘利亞化學武器問題所作的大規模政治動員。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今日表示,必須立刻應用同樣的政治努力,讓人道救援得以進入該國。 由於大馬士革當局的禁止,或是戰況激烈,敘利亞的許多地區仍然完全被圍困,救治生命的人道援助被隔絕在外。例如,在化學武器調查人員到訪的大馬士革東西部高塔(Ghouta)郊區,儘管當地的醫務人員報告藥品極度短缺、以及因食物匱乏而出現營養不良案例,卻仍然無法獲得援助。 無國界醫生總幹事施托康(Christopher STOKES)說︰「敘利亞人們正面臨荒謬的情況,...
© Ethan LEE
去年11月,無國界醫生告知我將被派往敘利亞工作,當時的我曾聽聞敘利亞局勢不穩的情況,但可能初生之犢不怕虎,我心中的激動蓋過了擔憂。
 
廢棄學校改建的臨時醫院
然而,第一天我已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的緊張氣氛。
隨著俄羅斯和美國就協議斡旋達成共識,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促請俄羅斯及美國政府,把大幅擴大對受戰爭影響的數百萬名敘利亞人民的人道救助,置於外交議程首位。 鑒於敘利亞衝突中涉及的國家及非國家的參與者的多樣性,俄羅斯及美國政府必須與他們各自的政治盟友制定一項策略,以促進向敘利亞有需要的地區輸入大量的人道援助。 要明確指出的是,這個促請打破人道援助僵局的呼籲不應被理解為要求軍事化的援助。正如國際人道法所確認,援助及救援人員必須獲允許自由行動,以接觸最需要幫助的人。因此,在俄羅斯及美國政府在控制化學武器的同時,應當運用同等程度的外交力量為數百萬名敘利亞衝突的受害者增加人道援助。...
為無國界醫生工作的敘利亞籍外科醫生阿比阿德(Muhammad ABYAD)在敘利亞北部被殺,他的屍體於9月3日在阿勒頗省(Aleppo)被發現,年僅28歲。 無國界醫生向阿比阿德醫生的家人及朋友表示深切的哀悼。阿比阿德醫生在阿勒頗省一間由無國界醫生開設的醫院工作,為衝突的受害者提供治療。 阿比阿德醫生的遇害情況未明,無國界醫生譴責襲擊事件,這位外科醫生孜孜不倦為自己處於戰亂的國家,緩解惡劣的人道狀況。 無國界醫生總幹事圖巴(Joan TUBAU) 說:「他的死亡對於他的家人、曾治療的病人和和無國界醫生而言,都是極大的損失。我們對於這位年輕和十分積極、...
我們注意到有一些有關無國界醫生的敘利亞資料被誤解或誤用,正在網絡和社交網站上流傳。 我們重申組織於8月24日發佈的新聞稿的立場 無國界醫生並不能確定敘利亞大馬士革省3間由無國界醫生提供資源的醫院,向組織報告收到神經中毒症狀病人的原因,無國界醫生的人員當時和目前均不在場。 無國界醫生不能判定事件的責任誰屬。 我們請你繼續查閱無國界醫生的網站,以取得無國界醫生傳訊和敘利亞工作的正確資訊。
於過去兩日,美國當局及其他政府引用了包括無國界醫生在內的幾個組織的報告,指出化學武器曾在敘利亞使用是「無可否認的」以及誰是發動者。無國界醫生警告,其醫療資料並不能作為證據來確認神經性毒劑的準確來源,亦不能用以指出責任誰屬。 上周六,無國界醫生表示大馬士革省3所由組織支援的醫院,向組織報告接收了3,600名呈現神經中毒症狀的病人,其中355名病人死亡。(http://www.msf.hk/news/14970) 雖然無國界醫生的資料顯示有大量人士曾曝露於神經性毒劑,但組織清楚指出仍需要科學確定是否毒劑,因此,有需要進行獨立的調查以釐清有否使用毒劑,若屬實,這是嚴重和不能接受地違反國際人道法。...
敘利亞大馬士革省3間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向組織報告指,於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早上的不足3小時內,接收了約3,600名呈現 神經中毒症狀 的病人,其中355病人據報已死亡。 自2012年,無國界醫生已經與大馬士革省的醫療網絡、醫院和醫療站,建立強而可靠的合作,並一直提供藥物、醫療設備和技術支援。由於安全風險顯著,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一直未能前往這些設施。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詹森(Bart JANSSENS)醫生說︰「在這些設施工作的醫療人員,就接收大批病人出現抽搐、過度唾液分泌、瞳孔縮小至針狀、視覺模糊和呼吸困難,向無國界醫生的醫生提供了詳細資料。」 醫護人員用無國界醫生提供的阿托品...
© Surinyach ANNA/MSF
經過兩年多的戰爭,敘利亞人成為最大批抵達希臘的入境者 「早上5時,姐姐弄了美味的早餐給我。然後,我就上車前往敘利亞和土耳其的邊境。」 迪克來自拉卡省(Ar-Raqqah),21歲,他有一本日記寫下他的出敘利亞記。寫了的頁數愈來愈多。作為一個孩子,迪克希望到加拿大讀書,但他的簽證申請被拒絕後,他決定轉到大馬士革升學,在那裡學習英語。內戰爆發後,因為區內的暴力衝突,他不得不逃離拉卡省。他沒有花太多時就離開了國家。他知道自己不想留在邊境附近的其中一個難民營,他要往西北方向前進。 迪克說︰「我穿過土耳其邊境,走過了許多城市,直到抵達伊斯坦布爾。」他與一名走私客取得聯繫,同意幫助他前往歐洲。...
© Surinyach ANNA/MSF
伊斯坦布爾成了正在擴大的敘利亞社群的家,他們在將會於戰後返國,還是尋找到歐洲的出路之間掙扎。 亞曼坐在左邊。他今年12歲,文靜,一直是球隊皇家馬德里的熱心支持者。他逃離了敘利亞,現在與家人居住在土耳其西北部,伊斯坦布爾的一間地下室。他想念在大馬士革郊區的家鄉Al Kisswah,一旦戰爭結束,他想回到自己的國家。他希望長大後當一名數學家。 亞納勒坐在右邊,他比哥哥小一歲。他喜歡成為眾人的焦點,球隊巴塞隆拿的前鋒是他心中的英雄。他夢想離開敘利亞和土耳其,移居到歐洲的首都城市。亞納勒想當一名記者。 即使是同一個家庭,在渴望回家和到新天地生活之間都有著衝突。他們的父親納賽爾坐在中間。他決定地說︰「...
© Surinyach ANNA/MSF
在鄰國土耳其的敘利亞難民可能避開了槍械和導彈,但衝突所造成的身心創傷卻不能磨滅 比亞注(Ahmed BEIDUN)拿出他的醫療證明,他的兒子正在附近的地板上玩耍。在阿勒頗(Aleppo)的一次空襲,比亞注失去了他的左腳。這份文件證明他的傷勢的嚴重程度,允許他越過分隔敘利亞和土耳其的邊界。他和家人抵達土耳其的基利斯(Kilis),但他只有很少錢,又無處容身。一位當地的土耳其男子得悉比亞注的困境後,向他提供自己的車庫作為臨時住所。 比亞注說:「土耳其人對我們已經是非常慷慨。」 發生在敘利亞北部的主要城市阿勒頗的空襲改變了比亞注的人生。他回想︰「有三枚導彈。我的堂兄弟首先送我到阿勒頗的主要醫院,...
Subscribe to RSS - 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