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 Anna SURINYACH/ MSF
18歲的馬克爾什(Salwah MEKRSH)無法走路。她的母親和姐姐推著她的輪椅,走過靠近敘利亞邊境的土耳其城市基利斯(Kilis)的街道。她們3人在一個小農莊裡的檸檬樹樹蔭下停了下來。馬克爾什正等候接受無國界醫生精神健康服務的診症,在等候期間她們談及了生活的轉變。 馬克爾什說:「戰爭之前,我們擁有一切。但自戰爭爆發後,我們受了很多苦。」 敘利亞首次示威於2011年3月發生,在示威發生前不久前馬克爾什被迫結婚。她當時15歲,不久後便懷孕。當連串示威演變成全面內戰時,她的女兒出生了。其後,由於丈夫試圖虐待她,令他們的婚姻破裂,丈夫帶著嬰兒離去。馬克爾什說:「他帶走了我的女兒,不讓我去見她。...
來自大馬士革(Damascus)郊區,現居於黎巴嫩沙提拉(Shatilla)營地 兩年前開始,我們的生活變得非常困難。首先是物價愈來愈高,也沒有工作機會。戰線日漸迫近,直至我們最終被炮火包圍。我的婆婆病得很嚴重──齋戒月對我們來說是最艱難的日子。 敘利亞軍隊和反對派都警告說,我們居住的城鎮將會爆發衝突。當火箭炮擊中我們房子的時候,我正在準備晚餐。聲音很大。孩子們開始大哭大嚷,以為我死掉了。軍隊和反對派互相轟炸,我們則被困其中。 就在他們互相轟炸之時,我們決定離開,從位於大馬士革郊區的家逃到雅爾穆克營地(Yarmouk camp),但炮火尾隨我們來到。在雅爾穆克逗留17天後,...
© MSF
無國界醫生的心理學家馬吉(Audrey MAGIS)剛完成為期兩個月的敘利亞救援任務歸來。她的工作是在無國界醫生位於該國北部的其中一個項目建立和展開心理健康項目。此前,她曾在加沙、利比亞,以及敘利亞難民聚集的一個營地參與無國界醫生的工作。她講述了戰爭如何影響人們,無國界醫生做了些什麼工作來幫助他們。 在我曾經工作的大部分地方,當我告訴人們我是一名心理學家,人們會相當猶疑。但是在敘利亞,情況相反。實際上是人們來告訴我,他們需要我的服務。戰爭持續了兩年,人們完全失去了耐心。起初他們會告訴我他們在家裡有人際關係問題;孩子不上學,因此變得很有破壞性,成人不再工作,人們住在帳篷裡,...
讓森斯(Cathy JANSSENS)是來自比利時的助產士,她剛從敘利亞的無國界醫生救援項目中回來。 © Nicole TUNG
我到敘利亞其中一間無國界醫生醫院,設立一個母嬰健康項目,當時院內沒有其他女性醫護人員。所以我要獨自承擔巨大的責任和工作量。 我抵達時,這裡為孕婦而設的精神健康項目才剛剛開展,物資還在運送當中。起初我只有一間房和一張病床,沒有其他東西。我連忙要求送一個分娩台過來,但在最初幾個星期,我只能靠這些僅有的物資工作。 當然,那些婦女不能等待分娩台運送來到,你也不能拒絕已經來到了醫院門前的孕婦。若是正常順產,即使沒有合適的工具也沒太大關係。但若生產過程出現併發症,就必須要一些專門的醫療工具。 靜脈輸液袋充當熱水瓶 所以在最初幾個星期,我只能靠手上的東西來工作,想不到自己竟然也適應得到。我的主要難題,...
在伊拉克庫爾德(Kurdish)地區,鄰近杜胡克市(Dohuk)的杜米茲(Domeez)營地,登記難民的人數每天都在增加。隨著每天有700至1,000名新抵達人士進行登記,營地所能提供的服務並不足以滿足龐大需要。 每天,有多達一千人穿越敘利亞和伊拉克庫爾德地區的邊境。人們為了逃離敘利亞,在滿佈石頭的山路上徒步數小時。 一名婦女說︰「我們因為戰爭而離開。我們來自加米什里(Qamishli),城市被完全圍困,沒有暖爐的燃料、沒有水、沒有電。旅途很艱險和漫長,因為我們要穿過山區。我有5個非常年幼的孩子,他們都不得不步行。我們經歷了很多痛苦才能來到這裡,但是感謝神我們抵達了。」...
© Nicole TUNG
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境內有三所地下醫院,耶熱(Loïc JAEGER)是其中一所醫院的項目經理,他在敘利亞工作了兩個月。他講述了當地的人道狀況以及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項目。 這場衝突已經發生了兩年,當地目前的情況如何? 當地形勢很嚴峻,需求龐大,整體的人道救援極度有限。只有少數在敘利亞北部工作的人道組織是主力提供外科治療。然而,當地的醫療護理需要龐大和廣泛。在戰事發生前,敘利亞人過著正常的生活,有相對高的生活水準。在我們工作的地區,鄰近土耳其邊境,有很多漂亮的避暑房子,以往大城市的居民會來到這裡度假。孩子以前可以上學,扭開水龍頭就有水。 但近幾個月,電力停止供應,也沒有自來水。...
究竟敘利亞全國聯盟、一個海外聖戰組織、一個海灣國家、伊朗政府和美國政府有甚麼共同之處?它們都在敘利亞衝突中向自己支持的一方提供不同程度的「人道」援助,但都未能獨力減低衝突所帶來的巨大傷害,也未能確保他們的援助能夠讓最脆弱的一群受惠。這不是一場簡單的戰爭,沒有簡單的援助方案,但保持現狀絕對不能是選擇之一。 這場危機的政治複雜性反映在人道救援的應對上。在敘利亞的大部分援助,都被視為只集中在政府控制地區,或是只集中在反對派控制地區,這令到越過多重戰線、以提供援助去應付龐大需要,變得不可能。現時救援組織大都靠非法越過邊境,進入反對派控制的地區,並在反對派網絡的協助下,提供救援。...
敘利亞衝突兩周年專題報告:國際救援失效(只有英文版本) 經歷兩年的激烈衝突,敘利亞現時的人道情況岌岌可危,援助遠遠不足以應付所需。外交關係癱瘓,令衝突無法透過政治層面解決,但這絕不可以成為人道救援應對失敗的藉口。無國界醫生呼籲衝突各方就人道救援進行磋商並達成協議,讓人道救援可以跨越戰線和從鄰近國家,到達全國。與此同時,各國政府、聯合國和捐助方必須接受該國四分五裂的現實情況,並盡快支援非政府組織,以協助這些組織提供援助。 敘利亞人民現時面對的,是一場極端殘暴的衝突,以及已達災難程度的人道情況──原來運作正常的醫療系統崩潰,食物短缺經常發生,飲用水和電力供應中斷。無國界醫生主席阿利(Marie-...
© Katrin KISSWANI/ MSF
科斯瓦妮(Katrin KISSWANI)曾於敘利亞北部帶領無國界醫生工作,為期兩個月。 「我們主要在伊德利卜省(Idlib)北部的杰貝勒阿克拉德(Jabal Al-Akkrad)地區工作。這裡山巒起伏,鄰近土耳其邊境。雖然區內一些地方的戰鬥並不如內陸地區般頻繁和激烈,但局勢仍然十分動盪和危險。 直昇機襲擊 這 裡幾乎每天都有些村落受到火箭或直昇機投下的炸藥和金屬裝置襲擊。這些襲擊對當地居民帶來毀滅性的影響,包括爆炸碎片造成的傷口和房屋倒塌造成的擠壓性傷 口。村落位處景色優美的山區,在天氣晴朗的日子,你會看到藍天和懾人的山景。但這些美景往往很短暫,因為天氣晴朗代表直昇機會來施襲。有幾天,...
Subscribe to RSS - 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