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

因敘利亞衝突形勢嚴峻,無國界醫生向在大馬士革(Damascus)的敘利亞阿拉伯紅新月會捐贈一個集裝箱的救援和醫療物資,當中包括手術和急救套裝。 在此次物資運輸之外,無國界醫生 在過去一年亦運送數噸醫療設備和救援物資到霍姆斯(Homs)、伊德利蔔(Idlib)、哈馬(Hama)和德拉(Deraa)各省的前線醫院和診所。 無國界醫生最近得以在敘利亞北部開設緊急醫療醫院,提供救命的外科服務。然而,鑑於該國的龐大需要,目前由無國界醫生提供的醫療援助,不足以應付需要。 有鑑於此,無國界醫生再度呼籲當局允許其在敘利亞更多地方開展工作。該組織已準備好派出醫療和外科團隊到最受暴力影響的地區工作,...
「傷者開始從四面八方而來」 外科醫生諾瓦克(Anna NOWAK)曾參與逾20次無國界醫生救援任務。她剛從敍利亞回來,在當地協助開展救援項目。 沒有敍利亞當局的正式批准,你怎樣在該國開展救援項目? 我們藉著一群敍利亞籍醫生的支持,得以找到一個地點進行外科手術。經過初步的視察,我們決定選址在一個廢置的村落。那裡有一幢樓高兩層、有8個房間的房子,雖然仍未落成,但我們沒有其他選擇。在6日內,我們發瘋的把房子改裝成有12張病床、消毒室、手術室、搶救病房和復康室的外科醫院。除了難以在當地聘請員工外,我們更要解決物資的問題,因為現在輸入醫療物資到敍利亞,有很大的風險。 你在甚麼情況下開始為傷者進行手術...
「有些病人來得太晚,已經無力回天」 麻醉科醫生迪爾沃斯(Kelly DILWORTH)參與無國界醫生的工作達9年,她剛剛完成了在敘利亞的任務。她回憶起在項目上提供合適治療的重重困難,以及所治療傷者的痛苦和病情的嚴重程度。 無國界醫生開始在當地治療病人不久,我便抵達,並參與了大約100台手術。90%的外科治療都與暴力相關,主要是因為爆炸或者炮擊受傷。我們也發現了大量遭到槍傷的受害者。然而,遭受重型炮擊病人受傷的程度、炮彈碎片導致的廣泛傷害,還有平民被無辜波及的事實都令人感到吃驚。 鑒於醫院的處理能力有限,即使是一小部分嚴重受傷的病人,已足以令我們不勝負荷。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全力以赴,...
「我們的工作得到良好的效果。」 莫萊(Brian MOLLER)是一位麻醉護士。他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達9年,現為組織的緊急項目統籌。今年7月,莫萊在敘利亞運作一所由無國界醫生設立的外科醫院。 你怎樣看敘利亞現時的情況? 我們在一個被叛軍包圍的地方工作,所以只能夠看到局部的情況。這是一場平民無法置身事外的戰爭。他們有些成了狙擊手的目標,有些則成了所謂「間接損害」的受害人。過往是政府軍隊抵抗示威者,現在則是政府軍隊與武裝的反對分子正面衝突。就我們所見,這些群體種類多變,由不同社會背景和對社會有不同訴求的人士組成。這些人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對敘利亞政權非常憤怒。 作為一個非政府組織,...
無國界醫生過去2個月在敘利亞境內工作,向受暴力衝突影響的人提供人道救援。在一群敘利亞醫生的協助下,一支醫療隊伍成功在6天內,將一所空置的房屋改造成一所緊急醫院,供傷者進行手術和留醫。 截至8月中,這所無國界醫生的設施共接收超過300名病人,進行了150次手術。傷者的傷勢大部分與衝突有關,主要是由炮彈和爆炸導致,也有很多病人受槍傷。大部分病人是男性,約有一成是婦女,約兩成病人的年齡在20歲以下。根據醫療隊伍報告,醫院有三分之二的工作是緊急外科手術。 不過,這個救援項目的前景並不明朗。無國界醫生是在沒有敘利亞當局批准的情況下展開工作的,而我們的工作亦受到衝突性質的轉變、難以獲得醫療物資,...
聯合國和敘利亞當局終於同意落實一項人道救援計劃,意味事情有所進展。在上周達成的協議條款下,若干人道救援組織和機構(指那些目前已在敘利亞境內工作,協助伊拉克難民的團體)必須能夠展開救援。不過,無國界醫生認為這項協議不足以應對目前的醫療緊急情況。現時,讓衝突的受害者,即急需護理的傷者和病人獲得治療至為關鍵。然而,以上安排無法解決確保醫療護理設施中立的需要。 對於已和敘利亞當局展開對話的各方而言,讓所有衝突受害者獲得醫療護理,應該是一項優先考慮。這代表尊重病人和醫護人員的身體健康,以及醫療設施的實體完整。敘利亞的暴力事件已延續超過十六個月,向醫院提供藥物和醫療物資已不足以應付不斷湧入的傷者。...
國際人道醫療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到訪敍利亞部分地區後表示,傷者和醫療人員持續成為襲擊目標和被威脅。 無國界醫生重申,衝突各方必須完全尊重傷者、醫生和醫療設施的安全。無國界醫生呼籲加強以政治和外交手段,以及非武力的方式,確保病人和醫療人員的安全。 無國界醫生已經花上幾個月時間,希望取得敍利亞當局的批准,在境內最受暴力衝突影響的地區,與醫療人員一起工作。至今,無論是直接與敍利亞政府抑或藉不同的中介人交涉,我們仍未取得成果。 縱然如此,無國界醫生仍然在抵達西部城市霍姆斯(Homs)之後,再進入西北部的伊利德卜行政區(Idlib)。醫療隊伍發現當地的病人和醫生正受被襲和被捕的威脅。...
敘利亞:醫療被用作迫害人民的武器 利比亞:羈留者被虐待 巴布亞新幾內亞:回到布幹維爾 巴基斯坦:無國界醫生接觸部落區域 斯威士蘭:社區一同參與治療
對無國界醫生而言,敘利亞今日的問題在於醫院去軍事化,而非將人道救援軍事化。 敘利亞的武裝力量對赫姆市(Homs)展開的新一輪攻擊,法國外交部長朱佩(Alain JUPPÉ)繼續其自二月十四日開始提出的主張,呼籲在敘利亞設立「人道走廊」。朱佩指出建議的目標以軍隊作為支援,向被圍困的城市提供「醫療物資」和其他的基本物資,在必要時「正如在利比亞一樣……為人道行動護航」。 無國界醫生主席阿利(Marie-Pierre ALLIÉ)說:「建立人道走廊不僅不能在戰事和壓迫中保護醫療人員和醫療設施,反之更會將醫療救援軍事化,使其成為襲擊的目標。」 在發生暴亂的赫姆及哈馬鄰近地區,示威者遭到炮轟,...
國際醫療人道組織無國界醫生表示,敍利亞政府現正以強硬手段鎮壓在示威中受傷的人民和嘗試向他們提供治療的醫療人員。 無國界醫生未能在敍利亞直接提供救援,但我們收集到一些在國外求醫的傷者,以及在敍利亞境內醫生的自述。有幾份在敍利亞不同地區收集得來的口述都證實,在持續暴力衝突中,提供予傷者的緊急醫療護理受到壓制。 無國界醫生主席阿利(Marie-Pierre ALLIÉ)說:「現時在敍利亞,傷者和醫生被追捕,並有被保安當局虐待和逮捕的風險。醫療正被用作迫害人民的武器。」 大部分傷者害怕會遭受嚴刑或逮捕,都沒有前往公共醫院求診。有傷者留院時,使用假名字以掩飾其身分。醫生有時會提供虛假的診療紀錄協助病人...
Subscribe to RSS - 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