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著非一般挑戰的一周。
 
每天,都有不同的槍傷患者被送往我們的醫院。
 
有腦部中槍但仍能清晰交談的女子。
有頭部中槍但幸運地,子彈只射穿頭皮而沒有穿透頭骨的男子。
有被軍人因誤會而開槍打穿肺部的女子。
同時還有另一位被多發子彈打中腹部及腿部的婦人。
有被流彈擊中,引致肝臟破裂的小童。
有意圖自毀,開槍打傷自己腹部,以致肝臟、大腸及小腸穿孔的男子。
有因與人爭執而被開槍擊中腹部,引致肝臟受損,十二指腸及大腸穿孔的男子。
更有懷孕四個月,被自己家中小孩,開槍誤傷腹部及會陰的孕婦。
而被子彈擊中四肢的,更是常見得很。
 
槍械,在這個政局不穩的國家乃十分普及的。據我所知,幾乎是每戶都擁有至少一台機槍。大多數的家庭,其目的都是為了作防禦用途,當然也有用作打獵的。據本地人說,甚至於市集也設有槍械專門店,各式軍事設備應有盡有,豐儉由人,任君選擇。
 
難怪槍傷會是如此的常見。
 
每一次遇到受槍傷的患者,我們都如臨大敵。因為,你永遠無法單憑病人表面的彈孔,準確估計到他們內裡受傷的嚴重性。
 
舉例說,假若病人身上有兩個彈孔,可能性有兩個。一,子彈貫穿了身體,形成了入口及出口的彈孔。二,他可能同時被射中了兩槍,而子彈都留在身體內。
 
如果病人身上有更多的彈孔,可能性卻又是幾何級地遞增。
 
即使身上只有一個彈孔,也不一定易於處理。因為,子彈可以射向任何一個方向。聽老前輩說,他曾治理過一位病人,彈孔在小腿處,而最後子彈卻被發現在頭顱裡!
 
所以,情況許可之下,我們都會先替病人進行全身X光檢測,好讓我們可以根據病情施以相關的手術。
 
在這個貧瘠之地,我們僅有的這一台X光機便擔當著其無可取締的角色。
 
這確實是一部極之古老的X光機。古老而殘舊得在我初次到埗時,也對其可操作性甚表懷疑。其歷史之悠久,大概從前我只能從教科書上見過。
 
它是產自我國的。沒有現代數碼化機器複雜的按鈕,只有幾個簡單的按鍵,控制X光射頻的強弱。它可活動的組件不多,要調教拍攝角度的話,就只好麻煩病人移動身體。
 
放射技師會把拍好的X光片拿到黑房裡,放進盛載了不同藥水的盒子進行沖印。然後便把滴著水點的X光片交到我們手裡。
 
彷彿,回到了黑白電視的年代。
 
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台古董機器,早已被我們的繁華世界所淘汰。然而,它在這裡卻肩負起守護生命的重任。
 
但願世間上戰火可以消失,這台機器也不必再作尋找子彈之用途。
 
小時候一直不明其真義的一句,現正正是我心中的願望: 世界和平!
 
分類: 
標籤 (Tags)

回應 (1)

  • anon

    天使們,加油喔!雖然我很無知,但也了解你們身負重任的努力,你們的精神和汗水,都是我一直支持無國界醫生的動力,感謝妳/你們無私的精神,讓更多生命能獲救,更讓生活在香港的人知道,香港人是十分十分幸運和幸福的,最後無限量精神上的支持你們!^_^

    9月 01, 2014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