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醫生

過去三日,我忙得快要瘋了。我連續兩晚都要回醫院進行緊急手術,一個是為一名肝臟受槍傷的病人,進行剖腹手術;另一個是頸部槍傷,要進行緊急氣管造口。我今日在特姆醫院做了第四次剖腹手術,這位男病人患有消化性潰瘍。數日前,他因為腿部骨折被送到醫院,也許是壓力造成這個併發症。
太好了!今日傍晚,我第一次在哈科特港跑步了。 這是星期日的下午,是尼日利亞總統就職的日子,至今一切平靜。 昨晚,我第一次在晚上收到急症室的呼召。今日原本要進行三個緊急手術,但手術室正進行每月清洗。手術室只留作進行有即時生命危險或保存肢體的手術。因此,我們有了一個輕鬆的周日下午。 我們從醫院回來後,到了附近另一間餐館。真是難以置信,我們可以在泳池旁享用一頓午餐。飯後更可以游泳。 客廳裡有一幅畫上了界線的地圖,指出了我們能單獨和結伴外出的範圍。
這是星期六的晚上。 這個星期幾乎每天都下雨,六月到九月是尼日利亞的雨季。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位於尼日爾河三角洲,擁有尼日利亞其中一個最大的瀑布。 我們今天下午六時完成了手術室的工作,是我來到特姆醫院(Teme)以來最早的一天。這兩天我們沒有很多大的個案。我們的美國骨科醫生派翠克和土耳其麻醉科醫生傑米爾昨天走了。丹麥麻醉科護士卡瑪會於周二離開。另外有三位志願人員,今天加入我們的外科隊伍,包括一名澳洲的麻醉科醫生,一名巴西的麻醉科護士和一名法國骨科醫生。
太好了,今日我可以有自己的睡房,因為部分國際人員已經離開項目。我們今日很早完成了工作,晚上七時半便回到宿舍。我終於有時間打開行李箱收拾。這是一間不錯的房間,既整潔,又有浴室和熱水供應。經過一天辛勤的工作後,現在是時候輕鬆一下。 今日,我們改善了工作流程,變得更有效率。我們一共進行了十五台手術,其中包括三個緊急手術。 一個七歲的男孩被送入醫院,他從梨樹掉下來後,左手臂腫起。我們發現他的上臂有骨折。骨折和血液積壓在肌肉阻礙了前臂和手掌的血液。我們需要將皮膚及肌肉筋膜分開,令肌肉內的壓力得以釋放。
昨天,我體驗了熱帶風暴的威力。早上的時候,雨已經開始下起來。星期日早上,我們會較遲才巡房。然後,我們進行了一項較簡單的手術。下雨時,我們正在醫院內工作。降雨令天氣變得清涼,讓我們能夠在下午好好的在宿舍休息。我們在大約下午一時離開醫院。這是第一次跟其他的國際人員一同外出,我們到了附近的一家餐館吃午飯,然後到超市買一些日用品和零食。 星期一的工作十分繁忙。我們進行十五台手術,於晚上九時完成工作。我為一名男子進行第二次剖腹手術,這位病人被人刺傷,小腸被刺破和腸系膜撕裂。
這是星期日早上六時的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這時間比較容易上網。我要回去醫院,但今日可以遲一點才開始工作。 我住的宿舍距離醫院約十分鐘車程,視乎交通情況。我們必須乘坐無國界醫生的車輛。這是個繁忙的城市,我們每日都會經過繁忙的市場。 特姆醫院(Teme Hospital)位於市區的中心。居民會把傷者送到急症室。我們只為創傷病人提供治療。一些當地的醫生會協助外科隊伍。 今天沒有太多手術個案,約十至十四個,當中主要是骨科。我們可以應付,除非個案需要花很長時間。
五月十日(星期三)的早上,我終於來到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的特姆醫院(Teme Hospital) 。在醫院走了一圈和參與簡介會後,就隨即開始工作。 特姆醫院本來是一所小型的私家醫院。五年前的大選發生暴力衝突後,無國界醫生將醫院改裝為創傷治療中心。醫院有約一百張病床和兩個手術室。醫院位於城市地區,只為創傷病人提供治療,例如交通、工業和家居意外、施暴個案、刀傷和槍傷。醫院設有一個小型的化驗室和血庫,存有約三十個血包。當地的血液捐贈屬自願性質。
我剛剛在無國界醫生法國辦事處完成簡報會,今早將會出發前往尼日利亞阿布賈(Abuja)。我將會在阿布賈逗留一晚,然後星期三會飛往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 特姆醫院(Teme Hospital)是一個創傷治療中心,我主要會負責治療家居和交通意外,或平民暴力打鬥的創傷個案。我的工作中大部分涉及傷口處理和大量的槍傷,並約有七成的骨科個案。我將會與兩位來自美國的骨科醫生合作。這是一個好機會,讓我學習更多有關創傷外科、骨科移植和外固定治療。 工作量可能視乎當地的政治局勢而有所不同。
無知和缺乏教育有時會造成悲劇。例如,孕婦花上超過兩天時間分娩,而誕下死胎、或巫醫為左手肘脫臼的女孩治療,卻使她失去手掌和前擘。
星期五早上,手術室還算清閒,但當我們準備去吃午飯的時候,有一位孕婦生產時大量出血。我們立即放下午餐,為她進行剖腹生產手術,結果發現她的胎盤也是移了位,覆蓋住了大部分子宮頸口,於是我不得不剪開胎盤,讓孩子出來。幸運地,孩子一出來就聲哭叫。不過手術還沒有完結,還有一位孿生兄弟等待出生。最後,母子三人都平安。若沒有我們的項目在這裡,今天就會同一時間失去三條生命!所以我們來到這裡,改善情況! 星期六早上四時三十分,手術室的全體成員又回到了醫院,急救一名子宮破裂的孕婦,她的情況十分危急。
Subscribe to RSS - 外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