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醫生

今天我們醫院來了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她的左手和前臂都生了壞疽。她兩個月前曾經摔倒,左前臂骨折。家人帶她到當地一位治療師看病,結果手上卻長出了壞疽。一個月前,她來到我們醫院接受了一些治療。我們甚至建議她將手指截除,但是她的家人當時拒絕了。 家人繼續帶她去看那位當地治療師,將她的骨頭再打碎以便重組,更將熱水倒到她的前臂。所以今天她到來時,壞疽已經生到前臂的中間,整個前臂的皮膚都有燙傷。我們唯有替她進行手肘以下的截肢,在出現嚴重感染前挽救她的生命。
當你需要全年無休地工作時,人人都希望能在周末稍稍休息一下,但現實往往事與願違。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我先為一位孕婦進行剖腹生產,因為她曾接受兩次剖腹生產,這次若自然生產,其子宮會很容易破裂。這位母親的剖腹生產過程順利,但另一位母親卻因難產遭受了很大痛苦,最後不但產下死嬰,情況更為棘手的是,她的陰道壁也被完全撕扯到直腸。若不及時修補,會導致連接直腸和陰道的瘻管病。我盡了最大努力去修補她撕裂的陰道壁,希望她能恢複健康,一切平安。
前往蘇丹一點也不容易,特別是當你在兩日前才收到通知要前往當地就更困難。從肯尼亞內羅畢飛往南蘇丹朱巴(Juba)前,需要先申請前往南蘇丹的特別許可,需要花上四天時間,到了朱巴後還要多等兩個晚上。最後,我還要乘坐無國界醫生的飛機前往今次任務的工作地點──烏韋勒(Aweil)。這架飛機被安排於公投前飛往當地候命,以應對該區可能出現的衝突。
時間飛逝,不經不覺已接近任務結束的時間。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現在我與當地人民在艱苦的環境下生活,但在少於三十三小時後我將回到屬於我的、舒適的環境,那裡的人雖然擁有完善的福利設施,但卻只懂得要求更多,儘管這種說法好像忽視了他們的好。教育、基本醫療設施、有營養的食物、潔淨和安全的食水供應、良好的衛生系統、電力供應等等,在這個貧窮的國家一切都好像太奢華和遙不可及,但在我的地方這些東西都被視為理所當然的。
今天,我們接收了一名十一歲的女孩。她被一塊石頭卡著右腳腳掌,然後跌到在地上。她扭傷和跌到,脛骨有骨折,並刺破了皮膚。 若有合適的醫療護理,這樣的受傷並不是大問題。但因為父母帶她到農村接受治療,造成今次的悲劇。她在受傷後兩個月才到我們的醫院求醫,她的脛骨一直是外露。 我不能想像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現代社會中。約三分一的脛骨外露,並已經壞死。她腿骨間的空隙十分大,我們很可能需要為她進行截肢手術。我真的不忍看見這個女孩接受截肢。 但我明白這是發展較差的國家的現實。悲劇每天也在發生。
雷蒙德是地震的受害者。她的左股骨、左小腿骨及右足踝骨都有骨折。她曾經接受脛骨牽引治療股骨骨折,及裝上外固定器治療腿骨骨折。她的股骨已經痊癒及接合。三周前,她接受手術拆除還沒有接合的左腿骨的外固定器。目前,她的左腿打上了石膏。
我們有一名二十六歲的男病人,他的右腳因感染而腫脹,並正在發燒。他是地震的受害者,曾經接受截肢手術,切除了第四及第五隻腳指。他現的問題是第一和第二隻腳指上有一個很大的傷口,但經過了一段長時間也沒有接受治療。他對留院治療感到十分猶豫。 我為他進行了清創手術,清理腳掌的傷口。我們發現他的大腳指上的傷口已經壞死,而且腳掌流出很多膿液。但最可怕的是第二隻腳指,傷口有很多蛆蟲,我們需要將蛆蟲全部抓出來。 經過多次的治療後,他的情況已經有所改善,並開始退燒,但每當我為他清理傷口時,腳掌仍然有一些膿液流出。
Subscribe to RSS - 外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