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醫生

因為炎熱天氣和變幻莫測的降雨,南蘇丹的農作物收成並不穩定。就像去年雨量減少,農作物失收,導致今年的食物短缺。這種氣候造就稀樹草原環境,很適合牛隻的生長。因此,牛隻成為南蘇丹人生活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一個人擁有的牛隻的數目代表其社會地位,一般而言,你要用超過二十頭牛才能娶到一個妻子。當然,在這裡一個男人可以擁有很多妻子。昨天,我認識了一個擁有十三位妻子,九十四個孩子的男人。
雨季終於降臨納賽爾。一般而言,雨季在每年的五至九月。然而,這裡下雨下得特別兇,並伴隨著如香港八號風球般的強風。縱然降雨有利農作物的生長,但亦會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壞。
我們的項目是南蘇丹東部唯一的外科醫療設施,無國界醫生在鄰近地區的項目會把有需要接受外科治療的病人送到這裡。病人可以坐飛機或船隻到這裡,因為醫院就在河邊。
我來到這裡還不到三周,已經為三個嬰孩進行外科治療,還有為他們的媽媽進行剖腹生產。他們都是不足一個月大。
南蘇丹的生活十分艱苦。炎熱的天氣,全年大部分時都沒有降雨,使耕作困難。缺乏清潔的飲用水和適當的水利衛生設施,影響居民的健康。缺乏教育系統,阻礙社會的進步。到處皆是泥濘、塵土和蒼蠅,兒童看來都很骯髒,任由蒼蠅在他們的臉上和身體飛來飛去。
自二零零八年以來,我已經第三次到非洲參與救援任務。由利比里亞(Liberia)的蒙羅維亞(Monrovia)、到南蘇丹(South Sudan)的烏韋勒(Aweil),到現在南蘇丹的納賽爾(Nasir)。

前兩天下午,內科醫生找我去急診一起看一個病人。那是一個自稱十七歲(但看起來明明不到十五歲)的小女生,幾天前因為頭暈頭痛而在鄰鎮住院,住了院頭痛沒好反而開始肚子漲。連續四天無法進食排便之後,家屬決定帶她來到我們醫院。在急診幫她檢查,人看來虛弱了點但血壓心跳都穩定也沒有發燒,肚子雖漲但還算鬆軟,壓下去也不覺得痛,可是完全聽不到腸子有任何蠕動的聲音。從這樣的檢查結果中實在無法得到診斷,於是我們先開了一些基本的抗生素針劑,並幫她低劑量灌腸,看能不能舒緩腹脹的情形再來決定下一步如何處理。

上周五有個手肘骨折移位的小孩被從一百公里外轉給我,我檢查後認為自己無法處理,所以聯絡了另一個方向一百公里外有骨科醫生的醫院,約好星期一正好有公務 車往那個方向移動,可以順路把病人轉過去。星期一一大早,車子開出去了,滿載物資文件但是忘記帶病人。星期三,另一輛公務車把小孩跟哥哥帶到醫院。
我某天收到一個槍傷病患。在手術室清傷口時,丁卡護士、俄羅斯麻醉科醫生、我,三個人聊起各地不同的槍枝規定。
先前因為醫療組長休假一周,我暫時接管她的部份工作,其中之一就是調派救護車。 派救護車。這聽起來很簡單的一件事,卻幾乎牽涉到整個營地所有單位。首先,醫療組必須確認病患狀況是否真的緊急到立刻需要救護車,還是可以等家屬自己想辦法慢慢送來,還是根本就沒有就醫的需要?如果醫療組同意,再來必須向後勤人員確認現在是否有車、有司機可派?最後,司機是不懂醫療的,多半還需要派一個人隨車照顧病人、了解病情。
Subscribe to RSS - 外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