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也門

梁瀚臻(Eric)
接到也門的任務通知時,腦海浮現出的是喜劇「老友記」裡的一個場景──男主角為了擺脫女朋友而謊稱要去也門工作。當我閱讀任務有關資料後才了解到這個國家完全跟「老友記」裡的歡樂沾不上邊。也門多年來飽受武裝衝突影響,最近局勢再次惡化,每天都有無辜平民死於轟炸和炮彈襲擊。 漫長的旅程參加任務的開始總是充滿「驚喜」。前往項目所在地的旅途中就時遇上簽證、行李失蹤和航班延誤等問題被困在機場,最後花了6天,轉了4次飛機才到達項目點。
接到任務通知的一刻 4月25日,尼泊爾發生地震。剛在英國完成了一個水務衛生培訓課程的我,很快就收到任務通知。培訓時聽導師同學們分享各種前線經歷已經令我十分心癢,收到通知後更是興奮不已。當時我正與哥哥的一家人在倫敦塔觀賞英女皇的皇冠,嫂子看到我急不及待的樣子,便去跟我哥說:「看來你弟對皇冠完全沒興趣,他就是發生災難時才會高興。

再見.邁盧特

梁瀚臻(Eric)
三個月前收到第二次任務通知,地點是南蘇丹尼羅河邊一個小城市邁盧特(Mellut);職位是基地後勤。這是一個小規模的緊急項目,主要工作是在難民營開設診所,提供初级醫療護理(Primary Health Care)。 項目上許多後勤設備都不符合無國界醫生的標準,日常管理亦亂七八糟。電力方面,没有配電箱、漏電保護斷電器和接地;水利衛生方面, 没有污水處理系統和廢品處理系統;發動機和汽車方面,没有定期保養和零件存貨。這些問題讓我每天都提心吊膽,總覺得隨時會出現大問題,就像手握多個計時炸彈一樣。

再見,多羅

梁瀚臻(Eric)
從多羅回來後,很多人都問我「任務怎樣?」我的標準答案是「很好玩」。這個答案好像對病人和捐款人不尊敬,也不符合前線救援人員的形象−偉大、無私,但事實上,前線的生活異常艱苦,如果本身對前線的工作沒興趣,單純為了人道理由而參加任務,是不可能熬過的。 工程師的天堂後勤人員每天都要應付各種各樣的問題:發動機故障、斷電斷水、病房漏水等。

跑步計劃

梁瀚臻(Eric)
來了南蘇丹多羅4個多月,跑步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了。每星期我都會按照計劃,逢星期二、星期四、星期六和星期天跑。因為安全問題,我們不能夠單獨外出,最少要兩個人結伴同行,所以每天早上6時25分,去跑步的人都會在飯堂集合,然後6時30分出發。 在多羅,早晨是最適合跑步的時候,空氣清新、涼快、清淨,感覺特別舒服。我們一般會選擇兩條路線: 多羅市場或多羅機場。

健身

梁瀚臻(Eric)
© Eric LEUNG
這就是我們在南蘇丹健身的器材。

暴雨過後

梁瀚臻(Eric)
© Eric LEUNG
上星期的暴雨過後,我的助手跟我說︰「當雨季來臨, 這裡所有人都會感到高興。」

大自然的威力

梁瀚臻(Eric)
© Eric LEUNG
今日見證了2013年南蘇丹第一場大雨,亦象徵著旱季的結束和雨季開始。回到基地, 發現整個帳幕都被雨水和泥污淹没了, 放在地上的背包、手提電腦、鞋等都無一倖免。正當我在清理帳幕的時候, 突然接到診所員工的匯報,診所多處地方出現了狀況──欄杆倒下,安全燈失靈和發動機故障。後勤隊伍立即趕回診所,進行緊急維修,直到9時多才完成。返回基地時已經全身濕透、筋疲力盡,手提電腦的「死活」也不管了,洗澡後馬上休息。

到達任務地點

梁瀚臻(Eric)
© Eric LEUNG
經過3天的行程,包括5次轉機(阿姆斯特丹、布魯塞爾、法蘭克福、亞的斯亞貝巴、朱巴)和4次Briefing,終於到逹了任務地點──南蘇丹多羅難民營。單單是送一個後勤人員到前線已需要花那麼多人力物力,真是難以想像,無國界醫生開展一個任務是多麼所困難和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