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名18歲青年。毎次來到位於巴勒斯坦加沙北部的回歸醫院,總是穿著同一件黑色T恤 ,上面寫着「Sunny Boy」,加上他的笑容變得越來越多,所以我暱稱他為「陽光青年Sunny Boy」。  Sunny Boy 在孤兒院長大。他的兩隻門牙呈啡色而且都只剩下半隻。在加沙地帶,牙醫都是私⼈執業,平民百姓著實難以負擔牙科檢查費用。  以色列嚴格控制加沙地帶的燃料和其他必需品進口,例如由以色列向當地供電,每天最多只有4至5小時有電力供應。
香港骨科醫生唐頴思 7月12日上午九時,在巴勒斯坦加沙北部的回歸醫院。電梯門在三樓打開,一名戴著黑色面紗的母親衝入護士站,要求我們即時替她的兒子穆罕默德看病。 我翻查穆罕默德的醫療紀錄,他今年16歲,5月14日因嘗試越過用來分隔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圍欄而脛骨中槍。穆罕默德已接受緊急清創手術,骨折的部位亦已用石膏固定,覆診日期訂在兩天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