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實錄

在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蘭堡已乾等了一個星期,等的就是一個許可證可讓我進入我工作的地方──巴基斯坦的傑曼(Chaman)。 傑曼位於巴基斯坦的西北面,與鄰近的阿富汗只有數公里之隔。基於安全問題,巴基斯坦政府對此地的管制非常嚴謹,外地人必須擁有特別的許可證方允許進入。甚麼?想到此旅行?别說笑了!! 我可是因此而被迫滯留在伊斯蘭堡,等待放行。 在等候期間,同事跟我作了工作上的交接,他也因許可證的問題而未能回到傑曼醫院。我問了他一個頗愚蠢的問題:「我跟你都不在傑曼醫院,如有問題,他們會找誰咨詢?」...
藥房搬走後,空出了一座建築物,經過多輪的討論後,加燈、加插頭、加風扇、加隔離室、加更衣室、加間板、加防蚊門,我們終於把內部從新裝修好,準備把初生嬰兒病房搬過來。 搬病房那天早上,病房有7個嬰兒,其中兩個需要製氧機,其中一個在六號床,另一個是危殆,在復甦床上監察著。 舊病房的設置,有11張嬰兒床,4張媽媽床(其餘7張在另一座建築物)、一張檢查床、一張復甦床、醫護人員及行政用的桌子椅子文件櫃、三部製氧機、一台不間斷電源裝置(UPS)連兩磚後備電池。 首先要把UPS 及後備電搬去新病房及安裝好。...
我來到塔吉克斯坦已經3個多月了,一直都很想寫信給你們。當我得知我將離任香港籌款總監,加入前線醫療救援隊伍時,我寫了最後一封信來與你們告別,之後我收到許多為我打氣祝福的回信、卡片和電郵。這應該是最好的方式來告別我在香港辦事處的工作,並開始我在醫療前線工作的新旅程吧。 和我之前在尼日爾和海地的兩個救援任務不同,這是我第一次被委任為項目統籌。項目統籌需要管理整個救援團隊,包括醫生和護士、以及後勤、行政和財務管理的隊伍。作為一個非醫療專業人員,要管理醫生和護士,我唯有加倍努力,...
幾個星期前的一個星期天,我當了一個下午的小小醫生「跟班」(當然實質只為觀察員),跟著那天當值的兩位醫生東奔西跑。 登上車子前買了雪糕捧和兩包冰作一個人手cold chain,在大熱天時下要保著雪糕四十五分鐘不溶,可一點也不易。 首先是跟著來自美國的婦科醫生Rachel。在車上時接到Rachel 電話,問我還有多久才到達,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我將會看到一個剖腹生產 , 壞消息,等我到達後才仔細告訴我。 一到達醫院,跳下車,便跑到pantry 把雪糕塞入冰箱,再跑到婦產科病房。...
從多羅回來後,很多人都問我「任務怎樣?」我的標準答案是「很好玩」。這個答案好像對病人和捐款人不尊敬,也不符合前線救援人員的形象−偉大、無私,但事實上,前線的生活異常艱苦,如果本身對前線的工作沒興趣,單純為了人道理由而參加任務,是不可能熬過的。 工程師的天堂 後勤人員每天都要應付各種各樣的問題:發動機故障、斷電斷水、病房漏水等。剛來到時,我很多東西都不懂,都是我的助手教我的,感覺十分丟人──一個機械工程碩士生,實際應用竟然比一個學歷只有小學生程度的人差。 幸好,在多羅,...